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三百一十八章 大恩人

第三百一十八章 大恩人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那如果她無法解決呢?」對於這個問題,有人持懷疑的態度,忍不住開口問道。,:。

「哼!」大長老冷哼了一聲,氣勢昂然,「如果她無法解決那人的煞氣,會有什麼後果你們會不知道嗎?我們難道還要留著他們不成?到時候,你們知道該怎麼做!」

「是,大長老說的是!」眾人齊聲應道,在別人看不到的角落,那位白姓男子低垂的眼眸帶著幾分喜悅與得意,哼,解決煞氣,那怎麼可能?既然無法解決煞氣,那麼他們這次死定了,那些外來者全都該死,真不知道葛長老為什麼還要給他們苟延殘喘的機會?

這位姓白的男子倒不是有多心狠手辣,因為三年前的那場變故,在那些外來的人『陰』謀下,他的所有親人都死在那一場災禍,所以他才對外來者如此排斥,如此厭惡。

「好了,既然如此,那散去吧!」為首的大長老一邊說著,一邊站起身來,沖著周圍的人們揮了揮手,示意他們可以盡數離開了。

「是!」在大長老的示意下,所有的人都紛紛站起身來,正要離開這裡,正在這時,忽然一個年輕的男子冒冒失失地跑了進來,聲音急促,「報告大長老,有一份您的來信!」

「河濱!」看到那個冒冒失失闖進來的年輕人,在座的不少長老都是臉『色』『陰』沉了下來,那位白長老更是面『色』不郁,因為這位河濱,正是他的『門』下弟子,如此失態,自然是讓他覺得臉無光了,於是,他肅然呵斥道,「誰讓你這麼貿然闖進來的?難道我沒有告訴過你,做事一定要沉穩嗎?還有,這裡不能輕入,難道你忘了嗎?」

「是,白長老教訓的是,是河濱失禮了。」看到自己的師尊臉『色』不郁,那位叫做河濱的年輕咒師連連應是,耷拉著腦袋,一副闖了大禍的模樣。他可是知道自己的這位師父最近的心情可不是很好,所以連帶著脾氣也不好,這一次自己惹惱了他,還真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會是什麼處罰呢?

「好了!」見到河濱恭敬的姿態,白長老的心情也漸漸好了起來,語氣也輕緩了幾分,「說吧,到底是什麼事?」

「大長老!白長老!」一提到事情,河濱的神情便再次肅然了幾分,對主位的大長老恭敬地行了一禮,這才說道,「是這樣的,今天,咒塔之外是我和幾位師兄弟來值班,原本沒有什麼的,只是無意看到空一個紙片不斷飛舞,漸漸地,落在了咒塔的『門』口,弟子好,便前將其撿了起來。撿起來之後,這才發現,原來是一封信。不過,信封寫的是大長老親啟,我不敢逾越,在請示了值班的項長老之後,便將這封信給送到這裡了。」

一封信?只是一封信嗎?

聽了河濱的話,這些人都是『露』出了訝異的神『色』,到底是什麼人,居然能夠用這樣的方式,將信給送到咒塔之前呢?敢這樣做的,必然不會是咒界之內的人,因為在咒界,長老會的大長老可以說是高高在的大人物,一般的人是萬萬不敢這樣做的。那麼,不是咒界之內,難道是咒界之外的人?可是那怎麼可能?要知道,咒界一直是一處與世隔絕的地方,外界的東西根本不可能進來,更何況是用這樣的方式送進來一封信呢,那麼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哦!這信倒是來的蹊蹺。」聽到河濱的話,大長老也『露』出饒有興趣的神『色』,態度和藹,「既然如此,你拿來我瞧瞧。」

「是,大長老!」河濱恭恭敬敬的前行了一禮,然後雙手捧著這封信『交』給了重新坐下來的大長老的手,再次恭恭敬敬地退開了,垂手站在白長老的身側。

大長老原本還只是漫不經心的瞥了一眼信封,準備打開,然而,在看清楚信封面的那些字跡的時候,他驀然站起身來,臉浮現的是罕見的驚喜與『激』動之『色』。

眾人看到大長老的神『色』,都有些吃驚,什麼人的來信,竟然能夠讓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大長老如此失態呢?所有人都望向了大長老手的那份薄薄的信箋,目光『露』出的是濃濃的好與探究。

「咳咳!」似乎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引起了眾人的關注,大長老微微輕咳了一聲,掩飾自己的方才的窘迫。然後,沒有理會眾人的目光,而是迅速拆開了信封,閱讀起裡面的內容來。

他看得速度很快,表情也越來越『精』彩,不過,他臉的表情總體的基調都是興奮,『激』動之類的情緒,一些距離大長老較近的人,甚至還能夠聽到他的喃喃低語之聲,諸如「原來是他啊!」「他居然要來了?」此類的言語。

這個「他」到底是誰?不少人急的抓耳撓腮,都想要知道這個所謂的他到底是何方神聖,然而,處於極度『激』動之的大長老卻沒有意識到,自己的下屬們早已經好得坐立不安,心癢難耐了。在讀完信之後,他居然陷入了沉思之,似乎在思忖著什麼非常重要的事情一般,沒有理會其他的人。

「大長老!」眾人等了又等,見大長老依然沒有跟他們說話的意思,於是,有距離較近而且膽子夠大的人便試探著叫了一聲。

「嗯?」在這人的提示之下,大長老才終於回過神來,看向那位叫自己的長老,眉頭微蹙,似乎不悅自己的沉思被打斷,反問道,「怎麼了?」

「呃!」敢情這大長老還沒有回過神來,那位長老有些無語,但是,他還是低聲提醒了一下,「大長老,到底是誰的來信?我們需要怎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