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三百二十章 恢復

第三百二十章 恢復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可是,分明給了他希望,現在卻真的要食言了嗎?他會有多失望?薛凌頂的心裡很難受,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辦。

然而,作為薛凌頂的契約靈獸,炫能夠感受到薛凌頂此刻的難過與痛苦。知道薛凌頂做出這樣的決定,只是不願意自己受傷,炫感到心裡一暖。於是便對薛凌頂說道,「你不用擔心,其實也沒有那麼嚴重。」

「你是什麼意思?」聽了炫的話之後,薛凌頂的心裡一動,立刻問道。

「我想,你一定記得三年前在無妄之海,我的玄脈被抽取的情景吧?」炫的神色特地問道,薛凌頂點點頭後,炫繼續說道,「那時候六道玄脈被抽取,我嗯痛苦,在那之後,我的身體一直很虛弱,但是也正是因為那一次,讓我的有了新的認知。」

「什麼認知?」薛凌頂很好。

「那次雖然很痛苦,但是我也知道,他是為了我好,他也是為了保護我的生命才這樣做的,我不會怪他。所以我想,如果我的玄脈被抽出的時候,不是這麼痛苦好了。既然如此,為什麼要被動接受,而不是主動出擊呢?」

「所以?」薛凌頂覺得自己好像聽出什麼來了,但又似懂非懂。

「所以,在後面的日子,我一直在努力將我的剩下的幾系玄脈與我的身體隔離開來。」

「可是,那樣不會影響你的力量嗎?」薛凌頂驚訝道。

「不會!」炫嫩嫩的聲音卻透著一股驚人的自信,「在不斷的試驗下,我終於成功了,現在,即便是我的其餘三系玄脈都被拿去,也不會影響到我的生命力。而且,這幾系玄脈即便離開了我的身體,其實同樣也會受到我的控制的。在玄脈離開身體時,我不會很痛苦,而玄脈回歸時,則會大大地提升我的實力。」

「真的?」薛凌頂將信將疑。

「是真的!」薛凌頂回答道,「不過,這一切都要建立在我的光系玄脈沒有受到損害的前提下的。」

聽了炫的話,薛凌頂沉默了半晌,才開口,「對不起,是我無能,次的抽取玄脈,你一定非常痛苦吧?」

怎麼可能不痛苦?要是不痛苦,這三年來,炫又何必這樣做呢?它是再也不想體會當初那種蝕骨的疼痛的吧。不然,為什麼會在即便離開無妄之海,卻依然為了玄脈的分離而努力?並且為此花費了三年的時候。難怪他每次蘇醒的時間都很短,會再次陷入昏迷。

「沒關係的,」聽到薛凌頂驀然低沉下來的聲音,炫也沉默了半晌,這才一笑道,「你別擔心,我現在已經好多了。」

「嗯!」薛凌頂一時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麼,只是點點頭,嗯了一聲。

「對了,他的情況好像不太妙啊!」忽然,炫的聲音大了起來,幾乎有些尖利的聲音在薛凌頂的心裡傳來,聽到炫的話,薛凌頂忍不住心裡一慌,自從炫出現之後,她再也沒有感受到任何的不適應,這樣自然而言地放開了何亦然的手,對他疏忽了。

現在沒有她的幫助,何亦然怎麼可能熬過這一劫呢?

驚慌之下,薛凌頂立刻將自己的雙手伸出,再次按在何亦然的後背之,為他輸入玄力。然而,這次她卻驚駭地發現,即便她的玄力拚命灌注進入何亦然的身體,可那股玄力與何亦然體內瘋狂涌動的寒意相,依然是杯水車薪,根本無濟於事。

在薛凌頂感到無措時,情況再次發生了突變,何亦然猛然暴起,將薛凌頂按在他後背的手掙脫開來,他動作迅捷而暴虐,即便是這裡一片黑暗,薛凌頂也能夠感受到眼前這個何亦然彷彿換了一個人一般,渾身充滿的暴虐的煞氣,狂暴到幾乎要將自己給撕碎一般,令人駭然不已。

「不好,他的神智被冰煞入侵了!」正在這時候,炫那稚嫩卻堅定的聲音傳進了薛凌頂的耳。薛凌頂回頭,感覺到一個小小的身影站在自己的身側,她原本有些慌亂的心頓時安定了下來,因為她知道自己不是一個人面對這些。

「接下來怎麼辦?」薛凌頂下意識地問道,全然忘記了他只是一個小孩子。

「沒關係,你只要將他制服,讓他不要亂動,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我好了。」炫嚴肅地對薛凌頂說道。

「好!」薛凌頂點點頭,立刻照著炫的話去做。

已經被冰煞入侵神智的何亦然實力卻很強,薛凌頂也是費了好大的功夫才能夠將他給制服,這還是在何亦然沒有完全失去神智,會下意識的不傷害她的情況下才得手的。

「好了!」終於,何亦然安安靜靜地在薛凌頂的手,安撫好了何亦然,薛凌頂這才問對面的炫,「我還需要做什麼嗎?」

「不,不需要了。」黑暗,炫的聲音傳來,帶著一絲絲的嚴肅,「現在,你只要保證讓他不要亂動好。」

「好!」薛凌頂毫不猶豫的答應,然後,仔細地看顧著現在看起來很安分的何亦然,卻加緊了手的力道,以防萬一。

「嘩啦!」一道火紅色的光線驀然出現,這團火光的出現,頓時讓原本是一片漆黑的咒屋亮了起來。

在這火光的照射下,薛凌頂能夠清清楚楚看清楚這個咒屋的四周牆壁都是很多的咒符模樣的東西,大概也是這些東西,才讓這個小小的咒屋呈現出一片黑暗,沒有半分的光亮。現在,因為亮光,她不光能夠看到這些咒符,同樣也能夠看到因為何亦然體內的冰煞的緣故,這個咒屋全都呈現出一波波晶亮的冰藍色,透出徹骨的寒意。

而在她的對面,火光下,炫精緻的小臉非常嚴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