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三百二十一章 找麻煩

第三百二十一章 找麻煩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知道了!」何亦然點點頭,到底發生了什麼?雖然他想要知道,但是,薛凌頂既然不想說,那麼,他就不問了,他不想勉強她。

這時候,外面似乎有喧鬧的聲音傳了進來,這個小小的咒屋雖然能夠將光線完全隔絕,但是對於聲音的隔絕倒不是很嚴格,也正是因為如此,薛凌頂和何亦然才能夠聽到外面的聲音,只不過到底還有影響,聽起來也不是很真切而已。

「外面似乎很熱鬧啊!」側耳聽了一會兒外面的動靜,薛凌頂不由自主地感慨道。

「嗯,聽起來是真的很熱鬧!」在薛凌頂聽到外面的聲音的時候,何亦然也聽到了外面的聲音,贊同地應了一聲。

「真不知道現在外面怎麼樣了?」何亦然聽到薛凌頂的一聲幽幽嘆息,嘆息悠長,彷彿有著無限的遺憾。

聽到薛凌頂這嘆息的話語,何亦然心裡莫名很複雜,他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最終什麼話也沒有說出來,因為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他也不知道的。

現在他不知道為什麼薛凌頂會有這樣的感慨,但是,一想到薛凌頂是因為他才被關進這個小小的咒屋中的,心裡就覺得愧疚。

其實,薛凌頂為什麼會突然嘆息,就連她自己也不知道原因,她只是覺得莫名其妙心裡感到有些煩躁而已,這一刻,她突然非常想知道外面的情況到底如何,直覺告訴她,自己今天不能出到外面去,一定會錯過一些事情,這些事情是與她有關的,說實話,這種感覺真的很不好受。

事實果然如同薛凌頂和何亦然所猜測的那樣,外面很熱鬧,非常熱鬧。

這一天,咒界中所有的人,不論是大人還是小孩,不論是年老還是年少,不論是男人還是女人,都從自己家的屋子裡面走了出來,都走在大街上,他他們的手中都拿著繁盛的鮮花,他們的腳下都鋪著自己能夠拿出來的最好的紅地毯。

而這些人,不管年齡如何,不管性別如何,不管修為如何,一個個臉上都洋溢著燦爛興奮的笑容,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一個方向,那就是咒塔的方向。

而在咒塔的最前面,是以大長老為首的長老會的眾多成員們,當然,他們的視線同樣都望向一個方向,不過並不是前方,而是上方,他們的目光都齊刷刷地望向咒塔的頂端那個方向,眼光火熱,彷彿在焦急地等著什麼。

然而,隨著時間的流失,這人山人海,熱火朝天的咒界中,他們所等待那個大恩人卻遲遲沒有出現。

「大長老?」終於,長老會的一位長老試探著問道,「會不會是消息有誤?其實他不是今天要來呢?而是明天呢?」

「不,應該不會的。」聽到這人的話,大長老也有些猶豫了,但是想起那份信上的內容,卻也不由自信起來,腰板也挺得更直了,語氣也很肯定,「他既然說了就在今天,那麼,肯定就在今天!我們要相信!」

「可是……」先前問話的那位長老再次抬頭看著頭頂上的那一輪偏西的太陽,猶豫了一下,嘴唇動了動,似乎想要說什麼,但還是什麼也沒有說,很識趣地閉上了嘴巴。不管怎麼說,大長老在長老會始終有著至高無上的權威,他的話,還是不要質疑的好。

這個人閉嘴之後,其他的人也都沉默了下來,眾人都識趣地沒有開口,並且態度依然很恭敬地看著頭頂的那片天空。只不過,雖這樣做著,但不少的人都從剛開始的自信滿滿到了現在的半信半疑,那個人,今天真的會來嗎?已經沒有人那麼肯定了。

時間一分一分過去了,抬頭的人們的脖子也酸澀難忍,有人忍不住低下頭,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脖子,漸漸地,這樣做動作的人也越來越多了。在長老會成員的後面,那些普通咒師也忍不住昏昏欲睡了,原本精力充沛的等待,現在已經被消耗的差不多了,只留下勉強的堅持。

要說唯一能夠繼續好好堅持的,恐怕也就只有一個大長老一個人了,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就連態度最恭敬的大長老也堅持不住了,低下頭,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脖子,並且,將右手中的鮮花交到左手中,想要休息一下自己已經有些酸澀的右臂。

「你們這是在幹什麼呢?」這個時候,一個清朗的聲音傳進了大長老的耳中。

「我們在等著迎接一位貴客呢。」一邊甩動著自己的右手臂,大長老下

ff『-----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薦閱讀:

ff『----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意識的回答了一聲,沒有抬頭,脖子太酸了。

「什麼人,居然要讓你們這麼大費周章?」那個聲音中帶著濃濃的好奇,繼續問道。

「當然要費工夫了,因為那可是我們的大恩人呢!」大長老一邊回答著,一邊將自己的右手垂下來,不再甩動。回答完之後,他驀然感覺到了不對勁。他可是整個咒界中的大長老,不管是咒界中的什麼人,見了他都是恭恭敬敬地行禮,絕對不會有人敢用這樣隨意的語氣跟他說話,可是現在,居然有人這樣跟他說話,那這人就必然不是咒界中的人,那這個人是誰?

心裡明白過來後,大長老驀然抬起頭來,看向那個聲音的來源,等到看清楚這個人的相貌的時候,他頓時愣住了。

一個相貌清俊的白衣青年站在他的右前方,雙手負在背後,正似笑非笑地看著他,青年的相貌清俊,但是,那一身卓然出塵的氣質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