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三百二十四章 咒塔試煉

第三百二十四章 咒塔試煉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可是——」薛凌頂一急,當時起名字的時候,她太過隨意,沒有顧忌到何亦然的感受,但是現在,他已經是她的朋友了,哪有將朋友當做別人的替身的?這樣對待朋友,也太不厚道了吧?

「沒事。」何亦然擺擺手,正色面對何以安,擲地有聲地道,「我不會介意這個名字的,誰讓我見到她的時候比較晚呢?」

「不過,」頓了頓,何亦然卻忽然話鋒一轉,繼續道,「以後的時間還長著呢,一切都是有變數的不是?況且——」

何亦然故意沒有完,而且拖長了聲調,果然,他如願地看到何以安瞬間變黑了的臉,於是同樣回以得意的一笑,那笑容明媚而燦爛,映襯得那一張原本就漂亮的臉蛋越加動人,當然,何以安的臉自然也就更黑了。

「好了!你們兩個別鬧了行嗎?」看著這兩人再次杠上了,薛凌頂有些哭笑不得,這算是什麼跟什麼啊?這兩人是生八字不合嗎?還是她看錯了,這是壓根不是兩個大人,而是兩個還沒有炫大的孩子。

「哼,爺才不會這麼做呢!別拿爺和他們兩個白痴相比。」就在薛凌頂心念轉動的時候,她的心裡,還真的響起了炫那傲嬌的聲音,「瞧瞧他們兩個,正是幼稚!」

「呃!」薛凌頂頓時語塞,繼而無力地扶額,她怎麼忘了,她跟炫是本命契約,炫很多時候能夠感受到她內心的想法的,現在倒好,腹誹人家卻被人家給知道了,還要比這更尷尬的事情嗎?

「我們還是先離開這裡吧!」微微一頓,薛凌頂立刻轉回了注意力,決定不理會炫,而是對外面那兩個人道,「這裡太黑暗太壓抑了,讓人不舒服呢。」

「好!那就出去吧!」聽到薛凌頂話,何以安和何亦然自然不會反對,異口同聲地回答道。然後三人並肩行走,走出了那個狹窄的咒屋。

「大人,你們終於出來了!」在咒屋的外面,咒界的大長老帶領著長老會的各位成員,一直在等著。這時候,見到何以安三人走出咒屋,大長老立刻殷切地迎了上來,笑著道。

他雖然掩飾的比較好,但是,薛凌頂還是不難看出這位大長老眼中的幾分好奇與戲謔。

「嗯!」何以安點點頭,動作看似漫不經心,似乎並沒有看到大長老的好奇,「現在才將人放出來哦,那幾被關的日子怎麼辦?就這樣白關了?」

「那您的意思是?」大長老立刻陪著笑,道。

「這個簡單!」何以安略作沉吟,微微思索片刻後,才繼續道,「這幾你們咒界不是正在舉行一個什麼選拔賽嗎?」

「你是?」大長老略微吃驚,這個可算是他們內部的絕密的消息了,怎麼會被他知道,但是一想到這個人的神秘實力,便什麼都釋然了,點點頭,回答道,「是咒塔試煉?」

「對,咒塔試煉!」看到大長老如實了,何以安笑眯眯地點了點頭,道,「正好,我們對這個咒塔試煉有點興趣。」

「我們當然沒有什麼問題,只不過——」聽到何以安的這句話,大長老倒是沒有怎麼躊躇,而是提出一個疑問,「想要入咒塔的,必須要是咒師才行,我看你們幾個誰也不是咒師啊?」

「這個就不勞長老您來操心了,」何以安笑了笑,指了指身邊的薛凌頂,「她很快就是了。」

「啥?」聽到這句話,最吃驚的反倒不是大長老,而是被指到的薛凌頂,何以安的話讓她頓時不淡定了,赫然反問,「我什麼時候是咒師,我怎麼不知道?」

「相信我,你很快就會是的!」對於薛凌頂的怒目而視,何以安絲毫不以為意,而是淡淡一笑道。

「什麼很快就會是?我連什麼叫做咒陣都不知道,怎麼是?」薛凌頂很生氣,對何以安如此輕率為自己做決定而感到憤怒,立刻不滿地反駁道。

「聽話!」對薛凌頂的憤怒,何以安並沒有生氣,而是抬手揉了揉薛凌頂的腦袋,語氣輕輕地哄道,薛凌頂頓時臉色一紅,在這麼多的人面前,訥訥不出話來,只得低頭垂目,假裝不在意。

何以安卻也不再看她,而是直視對面的大長老,「大長老,您覺得這個提議如何呢?」

「呵呵。」大長老瞅了瞅薛凌頂,又瞅了瞅何以安,笑意昂然,點點頭,道,「當然可以,就按您的意思來。三日,哦不,七日後,我們咒界的咒塔試煉正式開啟,到時候,歡迎參加。」

「如此那就多謝大長老了。」何以安溫和地笑了,態度也變得很客氣,「接下來,還請大長老為我們安排一個住的地方。」

「那是自然!」大長老也很開心,笑呵呵地滿口應承了下來,頓時,雙方都是一派和氣,彷彿並沒有發生過什麼不開心的事情一般。

最後,咒界的大長老給薛凌頂三個人安置了一個很精緻漂亮的院落,院子中有三個房間,正好他們三人一人一個。

當然,因為房子的選擇,何以安和何亦然也再次發生了爭執,最後,還是薛凌頂自己選擇了那個最中間的房子,這才讓這樣的爭執告一段落了。

雖然是有三間房子,每人都有一件房子,但是,不管是何以安還是何亦然,卻都沒有回自己的房子,而是進入了薛凌頂的房間。見兩人都是如此堅持,薛凌頂也便懶得理會了。

「你這是怎麼回事?我根本就不知道怎麼樣才能夠成為咒師好不好?」在房間里,薛凌頂很不滿地對何以安抱怨道,「你什麼不好,為什麼偏偏要我去參加什麼咒塔試煉,這不是明擺著趕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