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三百二十五章 天才咒師

第三百二十五章 天才咒師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當然不能讓他們得逞了!」何以安擲地有聲,語氣鏗鏘有力,「所以,我這次出現就是想要將他們的陰謀粉碎,而且,還要將這些傢伙盡數毀滅,還這片大陸一個安寧!」

「我明白了,」薛凌頂認同地點點頭,然後問道,「你想要我進入咒塔,也是跟這件事有關對吧?」

「嗯。」何以安點點頭,「的確如此,只是我現在的準備還不能算是萬無一失,我還需要的一件咒塔中的東西,只有這件東西到手了,我才有把握將血魔谷與獵魂宗的人都一打盡。」

「既然如此。」薛凌頂眉頭輕蹙,提出自己的疑惑,「以你和咒界的關係,如果你提出自己的想要的東西,只要他們知道你的目標是血魔谷與獵魂宗,肯定不會拒絕的,你為什麼還要繞這麼大的圈子,讓我進入呢?」

「話是這樣沒錯,」何以安道,「不過,我想要的東西,雖然在咒塔中,但是,咒界中的人現在卻沒有辦法現在給我。」

「哦,這是怎麼回事?」

「因為,那個東西雖然在咒塔中,但是,據卻在咒塔的第五十五層,可是現在,咒界中的所有人沒有能夠進入咒塔中的三十四層以上的,所以,我才希望你能夠進入其中。」

「你就這麼相信我?」

「當然了,你的實力我自然是相信的。」

「那麼你呢?你的實力可是要比我強多了。既然你能夠發現我的意念之力,那麼,你的意念之力一定也很強,為什麼你不選擇自己進入呢?」薛凌頂問道,她倒不是不願意,而是純粹的好奇,她知道,眼前這個傢伙玄力境界如此厲害,那麼意念之力必然也很不凡。

「我?」何以安笑了笑,笑容不知為什麼卻有些苦澀,「我是被咒塔排斥的存在,所以,我是不能進入這裡面的。」

「我明白了。」薛凌頂聽出了何以安語氣中淡淡的苦澀,所以,也就沒有多問,這個時候要是刨根究底的話,就是在他的傷口上撒鹽。於是點點頭道,「好,既然這是你需要的,那麼,我去就是了。只是怎麼樣才能夠成為真正的咒師,你告訴我,我一定會儘力。」

「謝謝你,其實想要成為咒師,這個起來並不難。」何以安道,「不過,我需要知道你意念之力的特性。雖然我知道你的意念之力很不簡單,但是,我卻沒有親眼見過你的意念之力,所以,我需要確定。」

一邊著,何以安一邊拿出一個透明的水晶球,置於身前,對薛凌頂道,「現在,將你的手掌放在這個東西上面,閉上眼睛,在心裡冥想你最大的願望。」

薛凌頂點點頭照做,薛凌頂閉上了眼睛不知道,但是一邊的何以安和何亦然兩人,卻看到那個透明的水晶球剎那間變成了墨色,頓時,整個屋子似乎都暗了下來,兩人都是目瞪口呆,張口結舌,一時間不出話來。

何亦然還好,因為在他的心中,薛凌頂本來就是無所不能,在她的身上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是理所當然的,沒有什麼值得驚訝的,因為她本來就很強嘛。

而何以安則不然,沒有誰比他更加明白薛凌頂這黑色的意念意味著什麼,那是和炫的賦一樣,是逆的存在。只不過,薛凌頂的這一點能力更神秘更隱晦而已。炫的出生,那些人還能夠感知到,而薛凌頂的意念之力,則是沒有任何人能夠感知到,如果今不是親眼見到,他也不知道薛凌頂的意念之力居然是神秘逆的黑色意念。

「嗯,好了!」很快,何以安已經回過神來,讓薛凌頂收回手掌,然後收起了那個透明的水晶球,這個東西被收起來之後,整個屋子明顯亮堂了起來。剛才因為水晶球上墨黑映襯的有些發暗的房間,此時才正常起來了。

半晌後,何以安終於從驚訝中回過神來,他固然已經很高看薛凌頂的實力的,但是現在他才發現,自己還是沒有看透她,她的賦,比他想像的還要驚人。

「好了,我們開始吧!」非常滿意地看著眼前這個女子,何以安道,在薛凌頂點點頭同意之後,便認真細緻地手把手教薛凌頂如何凝結咒印,如何聚合咒陣,如何是用意念之力等一系列的知識。

而接下來薛凌頂的領悟能力也再次給他一個驚喜。短短的三時間,薛凌頂不但學會了如此凝結咒印,而且很快就掌握了聚合咒陣的方法,至於意念之力的使用,更是一點就通,而且速度快的驚人。

三的時間還沒有到,就已經完全掌握了成為咒師的一切要訣,而且做得非常好,這些對別人來很困難的事情,在薛凌頂看來反而變得非常簡單,作為咒師,她也是咒師中的絕對才人物了。

不過,在學習成為咒師的過程中,薛凌頂再次體會到了何以安的強大與淵博,他會的東西比她想像的還要多得多,而且,只要是他會的,無一不是做到了行業中的極致,玄力如是,咒術也如是。

同樣,看著薛凌頂這麼快就掌握了自己教會她的這些東西,何以安的心情也非常愉快,對薛凌頂的愈加欣賞了。是啊,如此資聰穎的女子,如此美麗動人的女子,如此賦驚人的女子,怎麼可能不讓人動心呢?

只不過,眼睛看向一邊那個這幾始終沒有離開,目光始終落在薛凌頂身上的何亦然,何以安的心情有點不太美麗了。那個少年雖然年輕,但是實力潛力都是一流的,更重要的,他長得太好看了,即便是他自己,也沒有見過比這個少年更加漂亮的人。

還有一點,是他怎麼也不願意承認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