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三百三十四章 蘇白的進度

第三百三十四章 蘇白的進度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這樣,兩人都沒有其他的意見,便達成了默契,兩人在這個已經名不副實的咒塔第五十五層進行了咒塔的修復工程。手機端m.

說是修復,其實過程很簡單,只是炫與西雅面對面盤膝而坐,炫將自己的一道玄脈抽出,注入塔靈西雅的身體即可。

眼前的這兩人都是雷厲風行的人,他們速度很快,盤膝相對而坐,薛凌頂純粹淪為一個看客。她看看緊閉星眸的炫,又看看同樣閉著雙眼的西雅,眼眸,也山洞這好。

半晌之後,一道晶亮的光芒從炫的身體緩緩地飄逸出來。

其實,這樣的一幕,薛凌頂可以說見過很多次了,然而每次見到這一幕,她的心都忍不住微顫,因為這個景象出現的時候,意味著炫在受苦。而且,她明白,這一次的炫脈被抽取之後,炫估計又要虛弱好一段時間了。

不過,在看清楚炫抽出玄脈的顏色之後,薛凌頂還是忍不出微微訝異了一瞬,「居然是光系玄脈?」

炫居然將光系玄脈都抽出來了?薛凌頂看著那晶亮到發光的淺白色,心頭閃過一絲憂心。

玄力共有九系,各有各的不同,但是任何人都知道,光系玄力擁有最強的治癒能力,當然,擁有光系玄力的人,即便受了傷,也能擁有自動恢復的能力。

以前炫能夠這麼快恢復過來,很大的原因是光系玄脈的存在,可是現在,炫卻捨棄了光系玄脈,同樣也捨棄了自己自動恢復的能力,這對於炫來說,可真不是一件好事啊。

可是,即便她很擔心,卻也不能在這個時候出言打擾炫,生怕會讓炫的情況更糟,所以,她只能在一邊干著急。眼睜睜看著接下來發生的事情,那道光亮從炫的身體出去之後,緩緩漂浮在半空。

下一刻,薛凌頂清楚看到,那道光亮緩慢成型,形成一個光罩形狀,然後,將正坐在炫對面的西雅全身都給包裹而住,而在那道光罩將西雅給緊緊包裹在其之時,西雅那原本透明的身體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凝實了起來,隨著身體的漸漸凝實,西雅的臉色也漸漸好了起來。

這個恢復的過程很快,沒有用多長的時間,西雅的身體已經完全凝實了起來,到了最後,已經變得跟一般的人一模一樣了,不僅如此,臉還泛著健康紅潤的光澤。

在西雅恢復完全的健康的剎那間,那道淺白色的光罩猛然化為一道晶亮的光線,嗖地一聲進入了進入了西雅的身體,而在那道光線完全進入西雅的身體的剎那間,西雅的身體微微一顫,猛然睜開了自己的雙眼,他原本深邃的雙眸變得愈加深邃,只不過起之前,要多出了幾分活氣。

而在西雅的雙眼睜開的同時,坐在他對面的炫也睜開了自己的眼睛,只不過,與西雅的充滿活氣不同,炫卻明顯氣息萎靡了不少。

看到炫睜開眼睛,薛凌頂立刻前,將他那小小的身體給輕輕扶住,低聲味道,「你沒事吧!」

「別擔心,我沒事的!」炫努力沖薛凌頂搖了搖頭,說道,雖然他在努力搖頭,但是明顯氣息不足。見此,薛凌頂忍不住心裡一酸,她知道炫這樣做只是不想要自己擔心而已。

「那你還是好好休息吧!」薛凌頂說道,想了想,又叮囑了一句,「以後如果沒有什麼事情,你還是不要出來了。」

「嗯。」見此,炫也只是無奈地點點頭,然後整個身體化作一道流光,頓時進入了薛凌頂的丹田之,內視之,薛凌頂果然發現,炫在進入丹田後,立刻進入了休息狀態。

薛凌頂與炫之間的對話雖然簡短,但是坐在炫對面的西雅卻將這些細節盡收眼底,直到炫已經進入了薛凌頂的丹田,他還有點沒回神。半晌,他才抬首看向薛凌頂,那神色很複雜,薛凌頂似乎從他的眼底看到幾分羨慕,這一認知讓她有點不解。

「你們的關係真好!」西雅莫名其妙地說了這樣一句,酸澀而複雜。薛凌頂先是一愣,但是很快明白他說的是自己的炫的關係,便笑了笑,道,「那當然好了,我們可是本命契約,生命都聯繫在一起的呢。」

「可是,他不是你的契約靈獸嗎?」西雅問道,他雖然是靈體,他雖然一直在這個咒塔,但是對於人類的很多事情卻也不是不知道,他知道很多的人類都將自己的契約靈獸不當回事,基本是關鍵時候用來送死的,像薛凌頂這樣為自己的靈獸而心疼,而難過的,實在是太少見了。

「是啊,他是我的契約靈獸,更他更是我的夥伴。」薛凌頂說道,神色鄭重,似乎並沒有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對。

「能夠遇到你的這樣的主人,也是他的幸運。」西雅仔細打量著薛凌頂的表情,見到她說話的時候,神情凝重,並不似作偽,便由衷地嘆道,他是真心認為,能夠遇到到薛凌頂這樣的主人,是炫的幸運。

然而,薛凌頂的話,卻讓西雅再次感覺幾分意外,她說,「能夠契約到炫這樣的靈獸,又何嘗不是我的幸運呢?」

西雅先是一愣,而後一笑,點點頭認同她的話,的確,能夠契約到九紋玄靈的,這個世界,也只有薛凌頂有這樣的殊榮了。

「好了,我們是不是應該出去了?」見到西雅似乎還要說什麼,薛凌頂不想再與之多說,便開口道。

「嗯,當然應該出去了!」西雅立刻明白了薛凌頂的意思,便不再多問,而是打量了周圍環境一眼,點點頭,說道,「如果你想要出去的話,現在可以的,從這裡走嗎?」

「對了,那些和我一起進入咒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