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三百三十五章 西雅的叮囑

第三百三十五章 西雅的叮囑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咦,」見到蘇白的能夠準確無誤地找到自己所在的位置,西雅微微驚訝的一瞬,低聲跟薛凌頂道,「這小子的感知力不錯啊。」

薛凌頂也是微微一笑,建議道,「既然你對他這麼感興趣,那為什麼不下去呢?」

「下去?」西雅立刻樂了,「這個主意很不錯,好,那我見見他好了。」

西雅痛快地回答了之後,薛凌頂再次感覺到周圍的環境發生了變化,周圍的一切都好像扭曲了一下,等到她回過神來,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穩穩站在了咒塔第四十四層所在的層面。

當薛凌頂與西雅兩人出現在咒塔地四十四層的時候,終於如願以償地看到了蘇白那愣神的臉,薛凌頂頓時笑了,笑的開懷。

「你回來了?」蘇白的眼睛瞄過西雅,然後重重地落在了薛凌頂的身,臉露出一抹溫和的笑意,道,「那時候我找不到你,我還以為你出什麼事了,可把我個擔心壞了呢。」

薛凌頂的雙眸與蘇白的那雙清澈透明的眼睛對,看到他眼底是真切的擔憂,不似作偽,心裡也湧起一股暖意來,說起來,他們其實也只有並肩而行的情分,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的交際,但是,在自己離開後,蘇白真的為自己擔憂,這一點讓她不得不感激。

於是,薛凌頂也前幾步,與蘇白相對而立,同樣,會給他一個溫暖的笑容,「是啊,我回來了,謝謝你!」

看到薛凌頂這明艷動人的一笑,蘇白不知不覺臉微微一紅,微微垂眸,不敢與薛凌頂那明媚的雙眼對視,半晌後,才勉強笑道,「你這是在做什麼呢?我們是朋友不是嗎?」

聞言,薛凌頂也露出一個更大的笑容來,「是啊,我們是朋友!」

「咳咳!」一邊的西雅發現自己好像被忽視了,便使勁咳了幾聲,道,「是是是,你們是朋友,朋友又不是情人,至於這麼肉麻兮兮的互訴衷腸么?」

「西雅,你在胡說什麼?」見到西雅故意取笑自己的,薛凌頂回頭沒好氣地道,然後故意挑釁道,「哦。我明白了,你這是在羨慕嫉妒我們的友情,對吧?」

薛凌頂只顧得回頭反駁西雅的話,卻沒有注意到,在剛才那一瞬間,西雅說出「互訴衷腸」四字的時候,蘇白的臉更加紅了。

「我是羨慕怎麼了?」西雅笑嘻嘻的繼續說道,絲毫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對,薛凌頂頓時被噎住了,哦,她怎麼忘記了呢,這西雅可不是一般的人類,不能按照常理來揣度。

頓了頓,薛凌頂不得不提醒他,也算轉換一個話題,「你既然想要見見他,應該是有什麼話想要跟他說吧?」

「你說的對,我的確有話要跟他說,」西雅一邊說著,一邊臉色也變得嚴肅了起來,他看向蘇白的臉色嚴肅,目光也帶著幾分鄭重,「小子,你還不錯!」

「你是誰?」蘇白看著對面這個似乎被自己還要俊秀年輕的少年,眼眸透出的卻是濃濃的戒備,問道。

「我叫西雅,或者,你們可以叫我塔靈。」西雅看著蘇白,說道。

「傳說居然是真的?」這是蘇白的第一反應,他抬頭看著出現在自己眼前的西雅,表情很震驚,神情更是顯露出他此刻的無措。

「什麼傳說不傳說?」聽到這話,西雅的臉一黑,不悅道,「這本來是真實的事情好不好?」

「是。」蘇白的適應能力也是極好的,他控制自己的情緒的能力也很強,迅速收斂了自己的震驚表情,取而代之的是一臉恭敬,「塔靈大人說的是,是弟子失禮了。」

雖然咒塔的塔靈對於現在咒界的人而言已經算是一個傳說,但是生活在咒界的人,對咒塔的本身卻是非常尊重而推崇的,當然,也會對咒塔的塔靈同樣推崇,同樣尊重。

「嗯,態度還算不錯。」西雅看到蘇白的態度恭敬,很滿意地點了點頭,道。

「多謝塔靈大人的寬恕。」蘇白心裡一喜,再次恭敬行禮。次據說一位大長老得罪塔靈,從而讓咒塔的所有人都無法進入咒塔三十四層,這次,他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得罪這位大人物的。

薛凌頂在一邊看著這一來一往的兩人,心裡有些好笑,看起來,蘇白明顯要西雅年齡要大一些,但是現在卻態度如此恭敬地說話,倒想一個晚輩對一個長輩一般恭敬,這畫面怎麼看怎麼滑稽。不過想想西雅存在的年歲,她頓時釋然了,有的人雖然年紀看似很小,實際年齡卻超越人的想像,這個西雅是這樣的人呢。

「你算是咒界唯一一個能夠見到我的咒師,」西雅神情肅然,對蘇白道,「所以,我有件事需要叮囑你。」

「唯一一個嗎?」蘇白看了看不遠處看著他們說話的薛凌頂,心裡閃過一縷疑惑,「不是還有她嗎?她應該我要強很多吧?」

「她?」西雅也側頭看向了站在一側的薛凌頂,露出一個苦澀的笑容來,「她的確要你厲害很多,而且不是一般的厲害,可是,很遺憾,她不是咒界人,而且,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她應該很快要離開咒界了吧!」

聞言,蘇白也頓時是沉默了下來,下意識地望向了薛凌頂所在的位置,看了看那張絕美自信的容顏,心情很複雜,他知道薛凌頂很厲害,也知道他不是咒界本地的人,可是,他卻沒有想到,薛凌頂居然會很快離開這裡,這讓他的心裡,有一種莫名其妙的遺憾與不舍。

不過,蘇白的沉默也是很短暫的,很快已經恢復了平靜,他態度依然很恭敬,對著西雅道,「請大人吩咐,晚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