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三百三十八章 咒界的變故

第三百三十八章 咒界的變故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居然有這回事?」大長老的眼睛猛然一亮,立刻盯著蘇白,語氣急促而迫切,蘇白理解他此刻的心情,便也不再含糊,而是將西雅在咒塔跟他所說過的話一一道來。

大長老一直聽得很認真,不過,臉的神情卻是複雜的變化了好幾遍,有釋然,有黯然,有無奈,有傷感,但是更多的,卻還是驚。

一直以來,他都以為是自己的那位先祖得罪了塔靈,所以,不能進入三十三層以,這是塔靈對他們的懲罰,卻完全沒有想到,這並非是塔靈對他們的懲罰,而是,塔靈的無奈之舉,誰能想到,一直以來護佑著整個咒界的咒塔,居然不是無所不能,而且還受了不可挽回的傷。

不過,幸好,偉大的咒塔現在有恢復的機會,這也是一件可喜可賀的事情。

「這件事,你知我知,不要讓第三個人知道。」大長老一直沒有坐下,站在原地沉默了好久,才終於開口對蘇白叮囑道。

「是的,大長老,」蘇白的態度還是很恭敬,「我明白這件事的重要性,必然不會說出去的。」

「好!」大長老贊了一聲,然後走近蘇白,抬起蒼老的手,輕輕拍了拍蘇白的肩頭,不由長嘆一聲,「唉,我老了,以後,咒界的一切要靠你了。」

這似是一句囑託,蘇白猛然抬起頭,不可置信地看著大長老,看到大長老那安然平靜的笑顏,有些不明白他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急忙開口說道,「大長老實力雄厚,精力還如此旺盛,怎麼會說出如此不祥之言呢?」

「呵呵,你什麼都不知道。」大長老笑容苦澀,看向蘇白,語氣好似喟嘆,「三年前的那場災難,雖然因為那位大恩人的出現而得以倖免,但是,我們咒界卻也不是沒有損失啊。不光是我,長老會的眾位成員,都或多或少地獻祭了一部分生命力,只不過,暫時沒有顯露出來而已。」

聽了大長老的這句話,蘇白不由自主地登登登後退了好幾步,這是被驚的,他此刻的驚訝程度絲毫不遜色於在咒塔見到塔靈時的驚訝程度,咒界的長老會,是咒界的掌控者,又何嘗不是咒界的守護者?他們要是都有所閃失,那麼咒界,還有沒有力量再來抗拒一次外來入侵者帶來的災難。

「你也不用太擔心。」見到蘇白的愕然,大長老不由地開懷一笑,「你所擔心的事,不會再發生了,只不過,我們咒界從現在起,要低調行事,不然以後,還是會惹麻煩的。」

「我明白,大長老!」蘇白已經不知道自己現在應該是怎麼樣的心情,只能躬身應和大長老。

而大長老也知道他是需要時間來接受,便也不急著催他,而是沉了沉目光,望向咒塔之外的方向,「他們應該也是等急了吧?我們現在出去吧!」

「好的,大長老!」蘇白依舊躬身應是,因為他自己也的確想不到應該作何反應,而且,他的心裡有些亂,沒有功夫去想。

這樣,兩人又是一前一後走出了咒塔,像剛才進入咒塔一樣,一樣的頻率,一樣的步伐,一樣的距離。

當蘇白跟著大長老來到咒塔的外面時,咒界的所有人,成千萬道目光都是齊刷刷地望向了這兩個人,那些目光有驚訝,有好,但是更多的是活人。

咒塔剛剛出來的這兩個人,一個是他們咒界德高望重的大長老,是長老會的大首腦,也是整個咒界的主宰者,而另外一個人,則是咒界最年輕的天才,更重要的是,是不知多少年來第一個進入了咒塔第三十三層以的人,是年輕人的榜樣,是他們心的神話。

「大長老萬歲,蘇白萬歲!」人群,也不知是哪一個激動過頭了的小夥子忽然這麼大喊了一句。

令蘇白苦笑不得的是,這個愣頭青的這句話卻像是一個引子一般,頓時點燃了整個人群的熱情!有不少的年輕人都跟著喊了起來,到了最後,局面越來越激烈,幾乎所有人的聲音都響徹在整個咒界的空。

「大長老威武,蘇白威武!」這樣的喊聲甚至傳到了咒塔之,西雅還在咒塔的第四十四層,沒有離開,這時候聽到這樣激動的喊聲,卻也只是微微一笑,沒有多說什麼,而是繼續閉了雙眼,開始修復咒塔的損傷。

人群很激動,呼喊聲也很激烈,見此,蘇白便知道自己阻止不了他們,便聽之任之了。而看大長老的意思,似乎也沒有要阻止瘋狂的人群的意思。

半晌,激動的人群終於停了下來,再次將熱切的目光投向了最前面的兩位,一個個雖然不再大喊了,但是那雙目光卻更加火熱了,是無限的尊重與崇敬。

大長老抬起手,向下按了按,示意他們安靜下來,見到大長老的這個動作,所有的人都是安靜下來,頓時,全場一片寂靜,與先前那激烈的場面形成鮮明的對。

「諸位,我現在在這裡,有一件事要宣布。」大長老沒有笑,但是,他的態度卻是親切的,他側首看了看站在自己身側的蘇白,道,「我身邊的這位,想必大家都知道吧,他是我們咒界數年難得一見的天才,不僅天賦驚人,而且人品也很不錯,是一個有責任心的人,更何況,這次,他居然破了我們數千年無法進入咒塔三十四層的魔咒,非但如此,還進入了四十四層,可以說,是我們整個咒界的大功臣。」

說到這裡,大長老故意停了下來,似乎是給眾人討論或反應的時間。聽著大長老的這番話,大家都很沉默,沒有人出聲說話,這番話,是在場所有人都知道的,都親眼見到的一幕,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