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三百四十章 開啟法陣

第三百四十章 開啟法陣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是啊,從一開始,我都想著要來這個地方的。」何以安站在一處高地,俯視著下方的一切,輕聲說道。

薛凌頂點點頭,卻沒有說什麼,而是沉默了。

她能夠理解何以安的心情,也明白他的意思。幾年前,他們這樣站在高處,看到底下血流遍地的殘酷景象,那一刻,她心頭滿滿的都是愧疚和恨意。愧疚自己來的晚了,也恨那些血魔谷的人殘忍狠辣。那一刻,何以安是和她站在一起的,所以,何以安的心情一定和她差不多。

所以,現在,何以安選擇了這個地方。不僅僅地要在這些人的面前為他們報仇雪恨,也是想要消除自己心底的愧疚,也是想要自己能夠得到心安。從此以後,不再有這個心魔,為此,他甚至甘願將自己作為誘餌,來引誘對方鉤。

「你說,那些人會來嗎?」想到這個問題,薛凌頂便忍不住開口問道。

「會的,一定會的。」何以安回頭給她一個微笑,很肯定地回答道,「像我們想要滅了他們一樣,這些人也是同樣不行讓我活著的。」

薛凌頂點點頭,明白了其間的緣故,說起來,這段期間,何以安也是殺了不少血魔谷與獵魂宗的人,端了他們的不少據點,以至於他們不敢再出現在明面,只能在暗行動,心裡怎麼可能不恨呢?所以,得知自己有機會能夠滅殺掉何以安,他們一定會來的。

「嗯?他們已經來了。」何以安的眸子投向遠遠的一處虛空,那裡,薛凌頂什麼都沒有發現,即便是她的意念之力足夠強,卻還是沒有發現,但是,何以安卻發現了,那麼何以安的意念之力到底有多強大啊?

「凌頂!」何以安依然緊緊盯著遠處,「雖然他們來了,不過想要來到這裡,卻還是需要一些時間的,我們有足夠的時間準備。等會兒,他們出現之後,你將從咒塔那到的那個法陣拿出來,並且激活。」

「雖然說,這個陣法能夠將那些人困住,可是也會將你也困在其啊,你真的沒事嗎?」薛凌頂並沒有立刻回答,而是擔憂地問道。當初得到咒塔的陣法之後,她也想要將其交給何以安,但是,這個法陣自從將薛凌頂認主之後,何以安無法掌控它。所以,最後還是交給她了。

「不用擔心!」何以安回頭遞給他一個溫暖的笑意,「我的能力,你還信不過嗎?」

何以安這樣的話,讓薛凌頂頓時心裡一松,的確,何以安的實力有多強,沒有人知道,至少,她是看不出來的,既然他都這樣說了,那麼應該是有一定的把握才對。於是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會相信他,也會配合他的。

兩人是說話期間,兩人人影緩慢地來到了他們兩人的眼前了,這兩人並肩而行,看是很慢,實際速度卻是非常快,兩人所來的位置,正是何以安剛才遠眺那一處虛空。

看到這兩個人,薛凌頂頓時心裡一緊,一種憂慮之感涌了她的心頭,面對這兩個人,何以安真的沒事嗎?

眼前的兩個人一紅一黑,身形好似在漂移一般,迅速在何以安的面前站定。

「喲,這是何大人吧?說起來,我們已經神交許久了,只不過直到今日才有此榮幸見到您,不過,能夠見到這麼風度翩翩的一位帥哥哥,可真是我的運氣呢?」

只聽到一聲嬌笑,一個嫵媚入骨的聲音傳進薛凌頂幾人的耳,薛凌頂抬頭的瞬間,看到何以安的面前有兩人並排而立,剛才開口的,正是左邊的一個紅衣女子。

確切地說,應該是一個血衣女子,這個女子應該算是長得很漂亮的,微微翹的眉梢帶著幾分嫵媚與妖嬈,但是雙眸,卻不時閃過一些嗜血的猩紅,令人無法不生起厭惡之心。

身的衣服雖然也是紅的,卻與薛凌頂身的亮紅色截然不同,而是暗沉沉了,是那種略微凝固了一般的血的顏色,即便是這樣的衣服,卻依然無法將她的身體完整地包裹住,血紅的衣衫卻像是一道道垂落下來的布條,隨風飄動間,不時顯露出大片大片的肌膚來。

見此,薛凌頂的眉頭不由皺了起來,這個人,即便是一個陌生人,也是一個讓她厭惡的陌生人,更何況,見到這個人的樣子,薛凌頂哪裡還能夠猜不出,這個人必然是血魔谷那位神秘的谷主了。

「暗血,你又開始犯花痴了?」在那個紅衣女子開口後,站在她身邊的那位黑衣少年不悅地斥責道,「別忘了,我們來此的目的。」

「哼!尋魂你真無趣!何必這麼掃興呢?」血衣女子姿態嫵媚,頗具風情地瞪了他一眼,「我什麼時候耽誤過正事了?」

薛凌頂的視線便轉移到了那個黑衣少年的身,那個少年的身材瘦削,高挑,一襲墨黑的衣衫在他的身顯得有些寬大,少年的臉色很白,非常白,卻不是健康的白皙,而是一片蒼白,面,不帶絲毫的生機,反而像是死人的氣息一樣。

而且,他的身帶著濃重的冰冷殘酷的氣息,彷彿來自地獄的勾魂使者一般,令人不敢直視。

對於紅衣女子的話,黑衣少年只是冷哼一聲,卻不理會她,而是看向眼前的何以安,語氣冷冽而充滿煞氣,「我可是想要見你很久了呢!」

「你們想見我?」何以安也不動怒,而是輕笑一聲,語氣平和地說道,「可巧了,我也想要見見你們呢!」

「哦,是嗎?原來你也想要見見我啊,聽著這話,我的心裡很舒坦呢。」紅衣女子媚眼如絲,繼續嬌笑著,但是說話的時候,動作可一點都不慢,一條長長的紅色絲帶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