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三百四十三章 那一抹光亮

第三百四十三章 那一抹光亮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面對暗血和尋魂以獻祭的方式布置而成的萬魂嗜血陣,何以安並沒有懼怕,然而,那時候的他卻萬萬沒有想到,真正治他於死地的,就是眼前這他並看不在眼裡的萬魂嗜血陣。

此刻,萬魂嗜血陣彷彿席捲的一道道狂風一般,頓時,將這裡的空間給覆蓋了,不僅如此,還漸漸動搖了起來,整個法陣中的空間都晃動了起來,夾雜著一道道鮮血匯聚而成的河流,還有陣陣陰魂凝成的陰魂,一時間顯得凶煞異常。

在這樣狠厲的環境中,一襲白衣的何以安彷彿就是一葉扁舟在波濤洶湧的大海中不斷沉浮著,顯得異常渺小,異常無助,任何一個人見此,都會忍不住為他擔憂,因為不管怎麼看,似乎,他都沒有絲毫的勝算。

然而,在這樣的環境中,何以安非常沒有一絲一毫的驚慌,相反,他的唇角還揚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那抹笑意,是嘲弄,是諷刺,也有深深的厭惡和完全的不屑一顧。

這樣陰冷的殺意,這樣不顧一切的擊殺,這些邪惡的力量,是沒有任何辦法將他如何的,他的體質對於這些邪惡的力量是有強烈的剋制的,所以,這些看起來真是滔天的陣法,是不能對他怎麼樣的,也許,正是因為這樣的體質,他才會對那些邪惡的力量非常厭惡,總是想要除之而後快的。

然而,很快,何以安唇角那抹淡淡的笑意已經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沉默,一份肅然,這是他在戰鬥是最常見的一種表情。

「天以我為核,地以我為心。我之所處,萬魔不存!給我凈化!」

神情嚴肅的何以安口中喃喃低語著,雙手不斷上下翻覆,誰也不知道他到底做了什麼,漸漸地,他的身體卻似乎融化了,融為一輪太陽,不,即便是太陽,似乎也無法比的上此刻何以安身體所形成的光團的亮度,一瞬間,整個空間都亮了。

站在外面,緊緊盯著何以安的薛凌頂與何亦然,在這個時候,卻都忍不住閉上了自己的眼睛,因為,那光線實在太刺眼了,即便是數十個太陽加在一起的亮度,都比不上何以安此刻的身體所形成的亮度。

眼睛閉了一會兒,薛凌頂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的是那些黑暗,那些血紅,似乎都被一團團的大火所燃燒了,可是,那分明是光啊,不是火,卻怎麼能夠發出這樣燃燒一般的既視感。

只能看到那個咒陣中亮,很亮,非常亮,卻看到何以安的絲毫身影,但是,此刻的薛凌頂卻不再像之前那樣對何以安很擔心,因為,她的心裡清楚,何以安是無論如何不會被這些邪惡的東西給滅殺了,也許那些光亮,就是何以安的化身。

在那個水晶球的表面上,薛凌頂看到的是燃燒,不斷地燃燒,很多的光焰,刺目的光焰,已經將整個法陣都要燃燒起來一般。光亮非常刺目的顯眼,那些不斷奔涌的血色河流漸漸的消失了,那些不斷颳起的黑色陰風漸漸消失了,在那裡,原本被暗血和尋魂所形成的萬魂嗜血陣此刻非常凄慘,以一種比形成更加快捷的速度崩塌著。

漸漸的,法陣中的黑色與紅色都消失不見了,只剩下一片純然的亮。

而在那個萬魂嗜血陣完全消失之後,何以安也漸漸恢復了自己的身體,似乎有一陣陣的清風拂過,薛凌頂瞪大了眼睛,看著那個白衣如雪風度翩翩的少年終於出現在法陣之中,出現在水晶球上,出現在自己的視線之中。

剎那間,她忍不住要流出淚水來,那是喜悅的淚水,就在剛才,她以為自己沒有那麼擔心,可是,現在看到何以安終於出現了,薛凌頂才知道,剛才的那一刻,她是真的沒有她自己以為的那麼釋然,那麼放心!

法陣中,何以安也看著她,薛凌頂猛然發現,跟她的視線能夠穿透法陣看向裡面的何以安一樣,法陣中的何以安的視線同樣也能夠穿透法陣看向外面的自己,他們的目光相觸,都從對方的眼底看到了溫暖,這一刻,與那日在咒界中的情景非常相似,不過,感觸更加深刻而已。

她向何以安展顏一笑,她笑,是因為真的很開心,她笑,卻也是一種期待,期待她何以安能夠像當初她穿過重重人群走向他一樣,她也穿過這個法陣的障礙,走到她的面前來。

也許是心裡很開心,也許是眼中本來就只有何以安,所以,這一刻的薛凌頂並沒有注意,近在咫尺的何以安卻因為她的這一笑,神色驀然黯淡了下來,底下了頭,不再看她,雖然她的嫣然一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小說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薦閱讀: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笑很美,但是,這一刻,對何亦然而言,卻顯得是那麼的刺眼,因為,這樣美的笑容卻不是因他而起。

彷彿是能夠看透薛凌頂眼底深深的期待,何以安同樣會給他一笑,那笑容,溫柔而寵溺,那笑容,同樣帶著些許的期待與渴望。何以安一步一步向薛凌頂走來,果然就像當初薛凌頂向他走去那樣。看似緩慢其實迅疾。

緊緊盯著何以安,薛凌頂能夠感覺到,就在下一刻,何以安就會通過這個小小的水晶球,向自己的走來了。

然而,在這一刻,她的瞳孔,卻猛然一縮,眼底的喜悅消失了,臉上的笑容也僵硬了,因為,那一刻,她看到了一道光亮,一道異常刺眼的光亮。

那一道光亮,同樣刺目,同樣晶亮,幾乎和剛才何以安的身上湧出的光亮如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