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三百四十九章 翟修平

第三百四十九章 翟修平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林皓雪接過那個請帖,順手便要打開,然而在打開之前,很隨意地瞄了一眼那個請帖的封面,卻忍不住愣住了。

「怎麼了?」在林皓雪身邊的青衫見林皓雪的神情有了變化,忍不住開口問了一句,在開口詢問的同時,她的目光也掃向了那個請帖的封面上,在這一看之下,自己也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後唇角微微勾起,給林皓雪一個頗具深意的笑意,「我說對了吧!」

「是是是,你說的很對。」林皓雪也是勾唇一笑,道,「還真的什麼都被你猜中了,我是不是要叫你半仙了呢?」

「那倒不用!」青衫微笑搖搖頭,對林皓雪的這句玩笑話也不覺受寵若驚,並沒有一點身為隨從的拘束感,而是沖林皓雪道,「你還是趕緊看看請帖的內容吧!」

林皓雪點點頭,便去打開那個請帖。

在這一瞬間,不管是林皓雪也好,還是青衫也好,她們的注意力都在這個請帖會上,所以,兩人誰也沒有注意到,前來送信的范詩晴此刻一臉訝異地看著她們兩個人,有些不理解這兩人的相處模式。她們兩個只是今天才認識的吧,居然關係都已經這麼熟悉了?果然實力強大的妖孽,為人處世也是與眾不同的啊!

林皓雪打開請帖,裡面剛勁有力的字跡就映入兩人的眼帘。內容不多,僅僅只有三行,一行是稱呼,一行是落款,中間的一行是邀請函的內容,邀請林皓雪前去抽空前去他的府邸,說是有要事相商。

合上了那個請帖之後,林皓雪的目光投向了對面的青衫,正好,青衫也剛剛抬頭看向林皓雪,兩道目光一接觸,兩人就都笑了。

「看來,我們是要去一趟這位翟霸主的府邸了。」一邊撥弄著手中的那個燙金請帖,林皓雪一邊道。

「好像是的。」青衫也點點頭,林皓雪見到她的眼睛晶亮了起來,不知道她又有了什麼想法,便以眼神詢問。

「既然這個請貼上沒有寫明日期,那麼,擇日不如撞日,今天我們就去怎麼樣?」青衫那雙明亮的眸子閃啊閃的,帶著濃濃的興味,似乎非常期盼林皓雪肯定的回答。

「原來你打的是這個主意啊?」林皓雪忍俊不禁,心中忍不住再次想起了好久沒有見面的沈墨蓮,眼前的這個青衫,跟當初的沈墨蓮真的有幾分相似,不是說長相,而是那種感覺。記得剛開始見到沈墨蓮的時候,她以為沈墨蓮是冷冰冰的人物,但是相處久了,才知道,她是一個非常真誠非常熱心的人。

眼前的青衫也一樣,雖然相處不到一天,但是林皓雪能夠發現,青衫也許對別人是冰冷的,但是對於自己卻已經夠熱情了。

「那你答應還是不答應啊?」青衫見林皓雪看著她卻沒有立刻回答,便有些急了,忍不出開口問答。

「當然!」林皓雪笑了,語氣頗為無奈,「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還能不答應不成?」

「不過。」林皓雪微微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那麼,這位翟霸主的府邸,你到底知道不知道啊?」

「我當然知道。」青衫聞言,立刻得意的一笑,「只要你同意今天去,至於找路的事情就包給我了!」

「好!」林皓雪點點頭,望著青衫,心頭卻是微微一動,青衫這個樣子,可以看出,她的性格應該是比較活潑開朗的那種才對,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她的給人那種冰冷冷的感覺呢?而且,她對自己似乎有一種天然的信任和好感,這又是為了什麼呢?

「那我們走吧!」青衫瞥了一眼另一邊早已經目瞪口呆的范詩晴,臉上的笑容漸漸收斂的起來,恢復了剛剛見面時候的冷然,也不理會范詩晴,而是對林皓雪說道。

「我們有事先走了,你記得將鏗鏘玫瑰中的成員安頓好。」林皓雪看了一眼一邊的范詩晴,低聲說了一句,這才隨著青衫離開了。望著林皓雪與范詩晴已經遠遠離去的背影,范詩晴發怔了半晌,這才緩慢地離開了原地,打算要去做林皓雪所吩咐的事情了。

青衫對星之城果然很熟悉,一會兒轉個彎,一會兒拐個角,林皓雪跟在她的身後,都有些發懵了,也不知她們兩個到底走了怎樣的路程,終於來到了翟府所在的地方。

「不會吧,你確定翟府就是這裡?」林皓雪不由地皺起了眉頭,看著眼前這個矮小的大門,問道。

倒不是她多疑,不相信青衫,而是因為眼前這個地方實在太小太簡陋了,甚至連范詩晴范府的一半大都沒有,范詩晴還只是第三霸主陳洛河手下的人,都擁有那麼寬敞闊綽的府邸,眼前這個小院落,怎麼可能是一代霸主的住所呢?想想都覺得不可思議。

「你也覺得奇怪是吧?」在前面帶路的青衫回頭對林皓雪一笑,然後繼續說道,「可是,你不用懷疑,這千真萬確就是翟修平的府邸。這傢伙就是個怪胎。好了,現在我們進去吧!」

青衫一邊說著,一邊是上前去將那扇大門給推開,大門是關著的,根本就沒有上鎖,所以,一推就開。推開門之後,青衫並沒有謙讓林皓雪,而是自己率先走進了那個大門。林皓雪也不介意,而是跟著青衫,就這樣,兩人一前一後走進了那扇大門。

因為院落很小,所以,大門進入沒有幾步,就到了客廳。

此刻,已經是夜間了,雖然在地獄中,這裡的環境總體都偏暗一些,但同樣也有白天和黑夜之分。在客廳中,有一盞燈的光影,似乎在不斷閃動著。

見此,青衫也毫不客氣,繼續前去推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