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三百五十九章 訓斥

第三百五十九章 訓斥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那算了,我們還是去看看翟修平,看看他知不知道青衫的去向吧。」林皓雪便不再多問,而是繼續邁步,向著翟修平的院落走去了。

很快,就來到了翟修平的院落。

大門依然是一推就開了,林皓雪與小火邁步進入,這一次,卻並沒有在客廳中見到翟修平。正在猶疑之間,便看到了一個青衫少年的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那個少年看起來與現在的炫的年齡相仿,他的雙眸透著絲絲靈動,看了看林皓雪三人,其實有四人,只是何以安,一般的人是根本看不到的。少年的眼珠子轉了好幾下,最後終於確定了林皓雪才是這幾人中的領頭人,便上前對林皓雪行了一禮,問道:「幾位可是要找我們家主人?」

「你家的主人,就是翟修平吧?」林皓雪望著那個少年,開口輕聲問道。

「是的!」見林皓雪直呼自家主人的名字,少年也不覺得實力,而是立刻躬身回答,態度更加恭敬,「回這位大人的話,翟大人正是我家的主人。」

「那好,你帶我們去見見你家主人吧。」林皓雪點點頭道,這個少年倒是一個心思聰穎的人。

「好的,請幾位隨我來。」少年再次躬身行禮,然後轉回身就走,給林皓雪幾人帶路。

林皓雪幾人跟著那名少年一起來到了後院,翟府雖然很小,但那是相對於龐大的范府而言的,實際上面積倒也不算太擁擠。他們來到後院一個非常僻靜的角落,就看到翟修平正坐在後院中花簇中間的一個蒲團上,雙目緊閉,看他的樣子,似乎正在修鍊狀態中。

林皓雪一眼就看明白了翟修平此刻的狀態,他似乎進入了修鍊的瓶頸期,那個瓶頸,正是仙皇前期與仙皇中期中的瓶頸。但是卻遲遲無法突破。

說起來,翟修平和林皓雪一樣,都是仙皇強者的境界,翟修平比林皓雪還要更加雄厚一些,但是,論起真正的戰力來,即便是八個翟修平,也不是一個林皓雪的對手,這就是多系玄脈的優勢。

「幾位客人。」將林皓雪幾人帶到這裡後,那名少年態度恭敬而客氣地道,「我家霸主正修鍊到關鍵時刻,不得打擾,不過他在打坐之前,就叮囑了我,要是有人來找他,不管是誰,都請到這裡等一會兒。他讓我來轉告幾位,萬萬不要責怪他的怠慢之罪。」

「你家主人還真夠客氣的!好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林皓雪的唇角勾了勾,對那個少年說道,不由地再次瞥了一眼打坐狀態的翟修平,想來翟修平心中很清楚,能夠來這裡找他的,不是青衫,就是她,而這兩個人都不是出手暗中傷人之輩,所以才會這麼放心大膽地吩咐吧!

「是,我家主人說了,幾位輕便。」那少年躬身行了一禮,便離開了原地,就留下林皓雪幾人靜靜等著。

時間在一點一點流失中,翟修平始終沒有從那種修鍊的狀態中清醒過來。林皓雪很安靜,炫也很安靜。只是小火等的有點不耐煩了,她忍不住拉了拉林皓雪的衣襟,「主人姐姐,我們還要等多久?」

「我也不知道。」林皓雪搖搖頭,目光依然落在翟修平的身上,目光深沉,「看他的樣子,一時半會兒是無法從那種狀態中醒過神來的。」

「要不,我們走吧,以後再來看看?」小火依然拉著林皓雪的衣襟說道,臉上還浮現著幾分不耐煩。

「你很希望我回去?」林皓雪收回了目光,看向近在咫尺的小火,輕聲問道,語氣很平靜,臉色也很平靜。

小火看著林皓雪的表情,原本想要回答的那個「是」字卻卡在喉嚨中,再也說不出來了。她雖然任性,但是並不傻,知道這一刻的林皓雪不高興了,雖然她的語氣平靜,她的神色平靜,但是,她就是知道她的主人姐姐這一刻是生氣了。

於是,小火緩慢地低下了頭,聲音也低低的,「沒有,我不想回去。」

林皓雪看著小火低垂的小腦袋,頓時心裡軟了,但是,小火現在太過不分場合地提要求了,可能是以前一直被冰給寵著,以後自己又太過縱容她,所以,才會成為現在這個樣子,這樣下去,並不是一件好事情,而小火的身份……

「小火,」林皓雪語氣嚴肅了起來,「你知道我們現在來這裡是為什麼嗎?」

「您找翟大人是為了商議一年後天試的事情。」小火低著頭,小聲地說

ff『-----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薦閱讀:

ff『----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道,這一點她可是很清楚的。

「那你知道天試對我而言意味著什麼嗎?」林皓雪再次開口問道。

「那是——」小火想要說出來,但是卻眼睛骨碌碌轉了幾圈,瞄了瞄四周的環境,似乎怕是泄露出去,便對林皓雪說道,「總之,那對主人姐姐來說非常重要就是了。」

「你既然知道那對我來說很重要,你為什麼不願意多等?」林皓雪的聲音依舊嚴厲。

「我只是覺得煩。」小火的聲音越來越小,到最後,似乎要消散了一般。

「我知道你等的不耐煩了,可是我也煩,我們幾人沒有人是不煩的,可是即便是不耐煩,我們也要等著,這個世界上,有這太多的不得已,不是你想要怎麼樣,就能怎麼樣的。」林皓雪的聲音漸漸軟了下來,對小火說道。

「小火,我知道,你冰哥哥以前一直護著你,什麼都由著你來,自從我們相識以來,我也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