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三百六十五章 時間到!

第三百六十五章 時間到!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難道不是?」藍瑩一臉愕然,現在,明顯是星之城的人佔據了風,難道還有什麼轉機不成?「你且看著吧」月靈宮主並沒有回答藍瑩的話,而是淡淡說了這樣一句,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她的目光看向的方向不是賽的場地,也不是林皓雪,而是太陽殿所在的方向。藍瑩沒有注意,如果她注意的話,會發現,在剛才的那一瞬間,月之宮的月靈宮主與太陽殿的和光殿主之間有了一次很微妙的目光交匯,那一瞬間眼神的交流,不僅僅是交流,更是某種想法達成了共識。然後,和光殿主站起身來,沖著賽的眾人點了點頭,當然,幾乎在同一時刻,月靈宮主也是站起身來,沖著賽的眾人點了點頭。雖然賽,場面很混亂,雖然絕大多數人的注意力都留在了對戰,但是,和光殿主和月靈宮主的這一個非常細微的動作還是有人看到了,雖然不多,僅僅只有一個人看到和光殿主的動作,也只有一個人看到月靈宮主的動作,但是,這也已經完全足夠了。在那兩人看到各自首領的動作之後,太陽殿和月之宮的人都開始漸漸後退了起來,他們的速度很慢,但是,的確是在後退、後退、不斷地後退。而在他們後退的最後方,似乎漸漸連接在一起了。「怎麼會這樣?」看著下面的賽場面,翟修平忽然站起身來,怒聲道,「這一點都不公平。」「的確,這一點都不公平」不光是翟修平,連一直都挺能沉得住氣的青衫也面罩寒霜,道。此刻,那個偌大的賽場地,原本是三方對峙的試者,此刻漸漸形成了兩方對峙的局面,確切地說,是星之城的那些參賽選手們,進入太陽殿和月之宮雙方聯手對付的局面,可以說,局面對他們非常不利。「和光殿主,月靈宮主」青衫站起身了,唇角揚起一抹譏諷的弧度,語氣也很諷刺,「看樣子,你們雙方是想要聯手對付我們星之城的選手了?」青衫的這句話果然引起了看台所有人的注意力,自然有和光殿主和月靈宮主在內,也有碧林和藍瑩在內。碧林和藍瑩因為之前與林皓雪有一定的接觸,此時都有點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但是不管是和光殿主也好,還是月靈宮主也好,卻絲毫不以為意。和光殿主更是微微欠身,幾乎以一種俯視的樣子看向了翟修平,青衫,以及林皓雪等人,笑了笑,雖然同樣是一個勾唇的動作,但是,起最初見到的如沐春風,此刻,這抹笑容明顯多出了幾分嘲諷的冷意,「怎麼,你們看起來似乎很不滿意?」「當然不滿意了,因為這根本不公平」青衫厲聲道,她的目光毫不退縮得直視著和光殿主,言辭如刀,「你們想要再一次耍這樣的把戲么?當初,你們不是因為這樣,才奸計得逞的么?」「哦,看來青大人是對我積怨頗深了啊,」和光殿主唇角的弧度似乎加深了些,繼續說道,「次的事情,我已經解釋過了,你不相信,我也沒有辦法」「解釋?」不知道和光殿主的這句話是戳到了青衫的哪一點痛楚,青衫幾欲暴跳如雷,她狠狠瞪著和光殿主,那眼神簡直像是有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哼,什麼還不都是你們自己想怎麼說怎麼說?我才不會相信你們的鬼話呢」「青大人」月靈宮主聲音柔美,她也站起身來,態度似乎沒有絲毫的不悅,卻也沒有絲毫的溫度,她如水的目光柔柔地望向青衫,道,「那件事情,我們已經解釋過了,你真的不相信,我們也是沒有辦法的。況且——」她頓了頓,繼續說道,「今天的賽,你們一直在嚷嚷著不公平,這世界本實力為尊,又哪有那麼多的公平,更何況,我想請問青大人,現在,我們是觸犯了賽的哪一條規則了?規則可有規定我們不可以聯手嗎?」月靈宮主的這番話說的句句在理,但是,卻都是歪理,鑽了規則的空子,這件事情,雖然規則乜有明說出來,但是因為以前的賽都是各自為戰,已經形成某種約定俗成,而這次……青衫頓時被噎著了,翟修平更是怒火燒,怒瞪著月靈宮主,不斷地嘟囔著,「歪理,全都是歪理」雖然憤怒,但是他們兩人卻無奈地發現,自己是實在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不由覺得可悲又凄涼。青衫動了動嘴角,正打算開口再次反駁,卻發現自己被林皓雪給拉住了。「你們兩個不要太激動了,都冷靜冷靜,坐下吧」在拉了拉這兩個人之後,林皓雪開口說道,她的神色非常冷靜,語氣也很平穩,但是,在被人所看不見的瞳孔深處,卻暗藏這幾分冷意:太陽殿,月之宮,看來這次為了這場試,你們也算是不擇手段了,居然連這樣不要臉的話都能說出來,你們以為,這樣能贏了么,等著看吧「你讓我們還怎麼冷靜?我們的團體賽馬要輸了」翟修平見到林皓雪一臉平靜,還阻攔自己討回公道,立刻不忿地瞪向了她。「誰說我們的團體賽會輸?」林皓雪語氣依然很平穩,帶著淡淡的疑惑看著翟修平,「難道說,你對我們的團體賽的成團們如此沒有信心嗎?」「我們不會輸?」翟修平愣住了,雖然覺得林皓雪的這話聽來匪夷所思,但是林皓雪那平穩的神色,卻讓他莫名地相信了起來,不光是她,連青衫在聽了林皓雪的這句話後,都臉色的怒意漸漸消失,安靜了下來,看來,她也是相信了。林皓雪的這句話,沒有刻意壓低聲音,也沒有刻意提高聲音,不光是她身邊的翟修平和青衫聽到了,連遠處太陽殿和月之宮的人也都聽到了,這些人在聽到這話後,先是覺得這是天方夜譚,然後又覺得這是故弄玄虛,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