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三百八十四章 相顧無言

第三百八十四章 相顧無言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生魂殿,一直處於修鍊狀態的林皓雪,全神貫注地修鍊著融靈決,現在的她,能夠勉強將自己八系玄脈的任意四種能夠融合在一起,在扔出去之前不會引爆。

但是,當她想要將五種玄脈融合在一起的時候,卻怎麼也無法成功,不管她用了多長的時間,都是無法成功,似乎四種玄力的融合,已經是她現在階段的極限了。而她丹田雖然因為融靈決的第二層而有所擴充,但是現在明顯顯得太過擁擠,完全跟不融合的節奏。

「唉!」林皓雪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她知道,現在的自己想要融合五種玄力,必須將擴丹田修鍊到大成甚至大圓滿,不然,自己是無論如何都做不到的。在嘆了一口氣之後,林皓雪便放棄了繼續融合,準備休息,凡事過猶不及,這個道理,她可是一直都知道的。

「咔嚓咔嚓!」

正在這時,林皓雪隱隱約約間似乎聽到了什麼東西碎裂的聲音,那種咔嚓聲,彷彿是蛋殼破裂一般,清脆卻清晰,毫無遮掩地傳進了林皓雪的耳,驚得林皓雪不由地睜開的眼睛,回過神來。

在回過神的瞬間,抬眼向前看去,林皓雪一眼看到一個黑白相間的光繭,正是那個包裹著何以安身體的光繭,只不過,此刻這個光繭的面,明顯多出了許多裂痕,彷彿裂開了一道道細縫。

不用多想,她也知道,剛才那些咔嚓的聲音,明顯是那道光繭破裂的聲音。

林皓雪停止了自己停止了現在的一切動作,神色肅然,垂目靜思。片刻後,她再次抬眼,雙眼一眨不眨地看著眼前那個包裹著何以安的光繭。心有說不清楚的複雜感,是激動,是欣喜,是期待,自然也帶著近鄉情更怯的懼意。

何以安這是要出來了么?這個念頭轉過,林皓雪經不住思緒萬千,四散而開。這一次,她進入地獄,雖說是沒有別的選擇,在何冠英的逼迫下,不得不進入這裡。但是,卻也不是完全的迫不得已,也有自己心甘情願的成分。當她聽到蕭真人告訴她的話,當她知道,在這裡有復活何以安的機會時,原本的那一點迫不得已,也變成了後來的心甘情願。

她來這裡,絕大多數的原因,是為了有朝一日能夠將何以安復活,她想要看看何以安活生生地站在自己的面前,而不是只是一個靈魂體。現在,她的願望即將實現,何以安也復活在即,她的心情怎麼能夠不激動、不緊張呢?

此刻,在林皓雪的眼,眼前那個巨大的黑白相間的光繭變得越來越大,面的裂紋也變得越來越多,越來越寬。當然,相應地,林皓雪耳邊的那咔嚓咔嚓的聲音也越來越急促。

終於,黑白相間的光繭破了。

彷彿蛋殼裂開一般,隨著最後一聲咔嚓聲,那黑白相間的光繭漸漸脫落,光繭心之物也逐漸出現在林皓雪的眼前,是他嗎?她有些緊張地閉了閉眼,深吸了一口氣,這才再次向那光繭的心看去。

白,首先看到的是一片白色,那是一個躺在其的人影,蒼白的膚色,雪白的衣衫,還有,那讓林皓雪納悶而又驚詫的是白髮,甚至連眉毛與鬍鬚都是白色的,而觀其形貌,那個人,分明是何以安,是那個在他記憶存在許久,是那個一路陪著她的何以安!

「怎麼會這樣?難道還沒有恢復?還是,失敗了?」看到何以安的白髮之後,林皓雪這一刻的心彷彿揪了起來,原本的喜悅也消散了幾分,口喃喃自語著,不由自主加快了腳步,向那個破碎的光繭走去,她很想知道,他到底有沒有事。

來到光繭旁邊,站立在那個光繭的一側,看著已經全然脫落完畢的光繭,林皓雪靜靜地盯著光繭心的那個人影,盯著復生的何以安,沒有說話,這麼看著他清俊的容顏,似乎也能察覺到他細微的呼吸,這一刻,林皓雪的心情莫名地安靜了下來。

現在的何以安,尚處於昏迷的狀態,除了白髮之外,他的相貌和她記憶的一模一樣,修長的劍眉,高挺的鼻樑,稜角分明的臉頰,緊抿的嘴唇,還有那因為微微側身而只露出的右耳都是恰到好處的好看。

總之,何以安那幾乎完美如刀削的五官,令人找不到一點瑕疵,不過,他的膚色很白,是一種久不見陽光一般的病態的蒼白,但即便如此,也絲毫不損壞他的好看。

其實,論起長相,何以安真的不算是絕美,不算超級漂亮。別的不說,當初在魔雲洞見到的那個紅衣少年,也是她記憶的何亦然,絕對要何以安好看一些,但是,在這一刻,林皓雪卻固執地認為,何以安是最好看的,只是,為什麼他還沒有醒過來呢?會不會有什麼意外?

想到這一點,林皓雪的心頭湧起一縷淡淡的憂慮,下意識地,林皓雪蹲下身,蹲在何以安的身側,緩緩抬起自己的指尖,向那雖然雪白,但依然英挺好看的眉毛撫去。

然而,在林皓雪將手指向何以安的眉頭按去之際,卻看到他那緊閉的雙眼,在這一刻眼皮忽然動了動,似乎在剋制著什麼。她的手停住了,唇角忽然揚起一抹皮皮的,似乎不屬於她的燦爛笑意,手指頓時改變的方向,不再去撫眉心,而是向脖頸處伸去,也不再是撫,而是改為撓。

「好了!」手指尚未落下,她的手被一隻大手給緊緊抓住,耳邊傳來久違的低沉的嗓音,略略帶著一些好笑與無奈,「你又來這招,我認輸了還不行嗎?」

口這樣說著,何以安驀然起身,手還抓著林皓雪的手,睜開的雙眼正好與林皓雪投過來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