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三百九十章 離開之法

第三百九十章 離開之法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在聽到林皓雪的問話之後,韓山的臉『色』明顯一僵,但是很快恢復了過來,抬眼望向林皓雪,他的神『色』更加嚴肅,幾乎是一字一句地道,「和光殿主與月靈宮主其實並沒有說謊,的確是我自己選擇不出來的,是我自己願意呆在裡面的。」

「哦,這又是為什麼?」果然如此,在聽到這句話,林皓雪並沒有感覺到意外,不過她也頓時提起了『精』神,因為她知道,韓山接下來的對話會非常重要,很有可能涉及到一個驚天的秘密,而這個秘密,對現在的她,也是至關重要的,「你可知道,莫青為了你,以一人之身與和光殿主與月靈宮主為敵,她面對的是太陽殿和月之宮的兩位主宰啊,怎麼可能是其對手?你難道不擔心?」

「我不知道她會這麼做。」在聽到林皓雪提到莫青的時候,韓山的眼閃過一絲愧疚,還有一抹柔情,聲音也低沉了下來,對林皓雪道,「我當時一『門』心思想要出去,想要離開這個鬼地方,所以,忽略了她,沒有注意她的想法,這是我的失誤。」

出去?離開?當韓山的這兩個字進入林皓雪耳朵後,林皓雪頓時心頭一顫,彷彿漆黑夜空猛然出現的一盞燈塔,雖然不算很亮,但是卻帶給人溫暖,帶給人希望。原來,韓山知道離開地獄的辦法啊?

林皓雪努力壓制住自己『激』動的內心,面向韓山,盡量不讓自己的聲音因為『激』動而顫抖,平靜地問道,「難道,韓先生知道這出去之法?知道如何離開地獄之?」

「你難道不知道?」聽到林皓雪的這話,韓山卻愣了一下,臉浮現一抹驚訝之『色』,他詫異地看著林皓雪與何以安,疑『惑』地問,「不知道的話,那你們為什麼要來生魂殿?不但來了,而且還帶來了開啟生魂石的鑰匙。」

聽到韓山如此說,林皓雪忍不住側頭看了一眼站在她身側的何以安,見到何以安也正在溫柔地看向她,心情頓時安靜了下來,她微作沉『吟』,對站在對面的韓山道,「我們來生魂殿,是有另外的緣故,並非為了離開此處。當然,對於離開此處,我自然也有濃厚的興趣。只不過,剛才聽韓先生之言,莫非,外出的辦法在這生魂殿?」

「是的,的確如此。」聽到林皓雪如此說,韓山也不隱瞞,點點頭,誠懇地說道,並且,非常迅速地將自己眼底的驚訝之『色』都收了起來。

他要當然誠懇了,能不誠懇嗎?雖然他知道外出的辦法,但是,終究沒有開啟離開地獄大『門』之物,想要離開地獄,還是要靠對面這兩個人,現在東西在人家的手,只有誠懇一些,告訴對方方法,才能夠達成共贏的局面,一起離開地獄。

「哦,是什麼辦法?」聽到韓山肯定的回答後,林皓雪的目光頓時一亮,『露』出濃郁的興味之『色』,問道。然後她看著眼前的韓山,等待著他的回答。

「是這樣的。」韓山整理了一下思緒,然後娓娓道來,「不瞞兩位,在外面的世界,我原本所在的宗派規模也不算小,其也是有很多資料的,而在在被放逐之前,我喜歡卻閱覽閣翻閱一些資料,正好看到過關於地獄的事情,也提到離開地獄的關鍵之物。」

「那關鍵之物不是別的,正是地獄的生魂石。」韓山說道這裡,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不由得苦笑了一下,道,「只是,讓人覺得沮喪的是,資料面卻只是提到了要離開地獄,關鍵在於生魂石,至於如何離開,卻是沒有詳細的記載。」

「所以,你以身犯險,想方設法進入了生魂殿,卻選擇避過太陽殿和月之宮的人,沒有按時出去,是為了尋找離開地獄的辦法對嗎?」聽了韓山的話,林皓雪便明白了,便介面道。

「事實的確如此,」韓山瞟了一眼閉目養神狀態的何以安,再次看向林皓雪,道,「雖然說,那時候我在地獄也算名聲顯赫,而且還有青兒相伴,對常人來說,這已經很好了。但是,我卻有一個執念。那是,我怎麼也無法忘卻當初我們的全宗被盡數殺戮的場面,我無法忘卻那剩下不多人都被放逐在外的情景,所以,我想要回去,想要祭奠那些已經逝去的同『門』師叔師伯和師兄師妹們,我想要救出我的那些還活著,卻被困住的同『門』,當然我也想要——」

說道這裡,韓山驀然停了下來,沒有繼續說下去,他的頭微微低垂著,一時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是,林皓雪卻從那雙緊緊攥住的手明白了接下來的話的內容。

我還想要報仇!最後是報仇兩個字,但是他卻沒有說出來。明明有著刻骨銘心的仇恨,但是卻不選擇說出來,顯然,他的心也明白,報仇有多難,那麼,他的仇家,勢力一定是無法想像的強大吧。

「那,你可尋到出去的辦法?」林皓雪問道,她在有意無意地轉變話題,想要將韓山從那種『激』動低沉的仇恨拉出來,讓他能夠冷靜地處理事情。

「算是有的吧。」韓山沉默了許久,終於將自己的狀態調整了過來,抬頭的時候,依然平靜了很多。林皓雪還是看到了他眼底的那些血絲一般的東西,但是他的聲音已經流暢了許多,他道,「在進入了生魂殿後,我刻意躲開了太陽殿的和光殿主與月之宮的月靈宮主,躲在他們看不到的角落,是為了研究出去之法。」

「後來,期限到了,因為我似乎找到了一些頭緒,便沒有選擇離開,而是依然在這裡尋找離開此地的辦法。」

「然而,當他們離開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