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第三百九十九章 神秘之物

第三百九十九章 神秘之物

小說:廢材小姐異界縱橫| 作者:琴心輕吟| 類別:幻想時空

在魏氏兄妹與那些黑衣人旁邊不遠處,有一個非常高,但卻不甚粗壯的白楊樹,在這一株白楊樹的最上面,有一男一女在樹梢頭站立,兩人都是一般的白衣勝雪,一般的容貌出眾,一般的,令人心折,甚至就連神情,都有些許相似。

不過,這兩人的不同之處卻還是很明顯的,那男子白髮如雪,而那女子,則是黑髮如墨,兩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可是偏偏不會覺得違和,相反,奇異地讓人感覺到他們兩人站在一起,居然是如此和諧。

這兩人不是別人,正是離開地獄沒多久的林皓雪與何以安,然而,更加奇怪的是,他們兩人明明就這樣大剌剌地站在這裡,沒有絲毫掩飾自己的行蹤,而且,這周圍的人也很多,可是偏偏就沒有人發現他們兩個。

忽然,林皓雪緊緊盯著魏曉琳的眼睛頓時亮了起來,「來了,你看,原來這就是她的絕招啊!好眼熟哦。」

「是嗎?我看看!」聽到林皓雪的這句話,何以安也不由自主地湊了上去,望向樹下的魏曉琳,眼底有興味之色閃過,但是更深處,則是懶懶的百無聊賴,「原來不過如此,比起你的,那可差遠了。」

「這能一樣嗎?她有沒有專門練習,」林皓雪沒好氣地橫了何以安一眼,道,「再說了,我覺得她能夠做到這一步,就已經很不錯了。」

「哦,說的也是。」何以安敷衍地一笑,道,原本他覺得這個女子與林皓雪有那麼一點相像,可是現在,他的想法已然改變了,他可一點都不覺得,眼前的這個女子,有哪一點能夠比得上林皓雪,不過林皓雪這嚴於律己,寬以待人的性子他再次見識到了就是。

漫不經心地看向樹底下。

近了,近了,更近了,已經走進了對方的人群中,已經與那位少主近在咫尺,魏曉琳唇角的弧度漸漸揚起,那樣子,似乎是在微笑,但是仔細看去,卻會發現那笑容是如此冷,甚至還隱隱流露出瘋狂之色。

她的右手依然輕輕舉起,手中的靈虛草依然泛著淡淡的光芒,映襯得那位六少的眼睛都亮了幾分,映襯著周圍那些人邪肆而熱切的笑容。

所以,這一刻,誰也沒有注意到,魏曉琳的籠在衣袖中的左手,正在做一些別人都難以察覺的小動作,更加沒有人知道,這個小動作的背後,卻是他們誰都不願意承受的可怕後果。

在六少的面前站定,魏曉琳輕輕回過頭,看了一眼自己身後依然躺在地上,依然不省人事的哥哥魏國成,幽幽嘆了一口氣。

「怎麼,捨不得了?不是說了,你們都會安全的嗎?還有什麼可擔心的?」她左側的一個男子放肆地笑著,口中繼續肆無忌憚地說著污言穢語,「難道他不是你的親哥哥,而是你的,情哥哥,哈哈,情哥哥——」

語罷,他便自顧自地哈哈大笑了起來,而其他的人聞言,都是有志一同地哈哈哈大笑著,一邊笑著,一邊還斜睨著魏曉琳,眼底有淺淺的等待,似乎在等待她的憤怒,她的爆發,他們就是喜歡看那些困獸之鬥的慘狀。

然而,魏曉琳卻沒有憤怒,沒有爆發,當然,也沒有解釋,她甚至,都沒有理會這些人,她只是輕輕地回過頭來,目光直直地落在了那位六少的身上,嫣然一笑,「六少,這靈虛草,曉琳給您送來了。」

「咳!」那位六少忽然輕輕咳了一聲,然後靜靜地,略有深意地看著魏曉琳,唇角微揚,卻沒有說話。

幾乎在六少輕咳的瞬間,周圍那些原本肆意大笑的聲音,全都像瞬間被人掐住了脖子一般,戛然而止。頓時全場靜悄悄的,沒有人敢再出聲,周圍的空氣中,似乎只留下魏曉琳那輕柔聲音之後留下的尾音,以及那那聲輕咳的殘音。

怎麼說呢,那雙眼眸漆黑無波,卻又深如古井幽潭,彷彿能夠透過自己的眼睛,看到自己的靈魂一般,與那眸子對視的一剎那,魏曉琳暗自心驚,這一剎那間,她忽然覺得自己內心深處的想法,自己的計劃似乎早已經被對方給發現了。

可是,怎麼可能?

微微停頓了一瞬,當然,也只是一瞬,然後,她抬起頭來,依然笑著,笑容愈加燦爛,然後,她的左手緩緩抬起,與右手平行,形成雙手抱拳狀,兩隻手齊齊地將那虛靈草舉起,向六少的面前送去。

「請!」

「謝謝!」那位叫做六少的青年驀然一笑,笑容燦爛

ff『-----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薦閱讀:

ff『----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中帶著幾分邪肆,瞬間讓魏曉琳的心沉了下來,下一刻,他已經猛然之間出手,被魏曉琳的高高舉起的、泛著淡淡淺藍色熒光的靈虛草,瞬間就已經落在他的手中。

然後,他的身形動了,剎那間,動如脫兔,迅疾如鷹隼,在別人都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已經離開了原地,等到眾人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已經站在了魏國成的身便,他沒有做其他的動作,只是唇角依然有著微笑,但是,那笑容中是如此顯而易見的譏誚與嘲諷,他的目光所向之處,正是魏曉琳所在的地方,以及,她周圍的那些黑衣人。

別人沒有反應過來,當然,魏曉琳也沒有反應過來,就在這一愣神的功夫,她手中的東西忽然動了,正是手中驀然噴薄而起的波動,將她驚醒過來。

糟了,已經被開啟了!這是她的第一反應。然而,此刻的她,想要做什麼,卻也已經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