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牧神記 >第四百九十九章 殺人誅心秦教主

第四百九十九章 殺人誅心秦教主

小說:牧神記| 作者:宅豬| 類別:玄幻奇幻

三生鏡中,回溯的時光越來越古老,終於開始出現另一個世界,隗巫神與無數神魔受命,下界討伐開皇天庭!

即便是閻王也不禁激動起來,起身看向三生鏡。

鏡中隗巫神的記憶轉向隗巫神的視野,他想看一看,當年下令摧毀開皇天庭的到底是誰!

隗巫神的視野廣闊,映照出所謂的真天庭浩瀚廣闊的景象,無數神魔誓師征戰,打算清剿開皇天庭。

這種場面,令人心懷激蕩,又充滿了恐懼!

哪怕是隗巫神這樣的存在,在這個所謂的真天庭中也是無數神魔中毫不起眼的一個小卒!

鏡中的視野在漸漸抬起,看向那些高高在上的真神,偉岸的真神身軀廣大,浩浩無際,諸神像是繁星一樣圍繞在他們的周圍和腳下。

鏡中的隗巫神在看向這次誓師的首腦,所謂天庭的天帝。

閻王無法抑制住激動,就在隗巫神的視野即將出現那尊偉岸無比的存在的面孔時,突然鏡中景象瘋狂扭曲!

隗巫神的這段記憶突然間變得一片空白,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抹去!

閻王心中一驚,探手按在鏡面上!

「溯光訣!」

鏡面上,畫面突然穩定了一下,但下一刻,一隻巨大的眼睛出現在鏡面上,那隻眼睛似乎可以吞噬一切光,讓隗巫神的記憶不斷的被刪掉。

閻王大喝,長長的黑暗披風旋轉飛起,披風下一道劍光飛出,斬入鏡中。

三生鏡內,畫面恢復,鏡面中的景象繼續回溯,將隗巫神更早的經歷照了出來。然而隗巫神關於所謂的真天庭的記憶則被統統抹殺,不復存在!

閻王收劍,劍光又隱沒到他的披風之中,消失不見。

「有一個極為強大的存在,感應到我們在借隗巫神的記憶窺探他,於是將隗巫神對他的記憶刪除了。」

他的聲音鏗鏘有力,沉聲道:「隗巫神回憶到他,便會被他感知,法力浩蕩貫穿時空,貫穿意識,真是無比可怕!」

秦王殿內,一眾鬼王都打了個冷戰,回憶到其人便會被其人感知,直接抹除其記憶?

這種神通,堪稱不可思議!

秦牧也是震驚莫名,三生鏡能夠映照出一個人的一生記憶,已經是天方夜譚匪夷所思,而這種藉助感應知道其他人的窺探而將對方記憶刪除的神通,更是可怕到難以想像的地步!

「他們在藉機窺探那個真天庭,難道說,抹去隗巫神那段記憶的人,是真天庭的天帝?」他暗暗推測道。

三生鏡中浮現出隗巫神的殘存記憶,那是隗巫神去幽都學習法術神通的經歷,諸多鬼王紛紛上前,細細觀看,有些鬼王手持筆墨,記錄隗巫神在幽都見到學到的神通道法。

隗巫神的記憶中,天庭派出了許多天資不凡的神通者,進入幽都學習,後來這些人很多都有不凡成就。

可見這個真天庭與幽都有著很大的關聯。

秦牧怦然心動,也很想湊過去,學習幽都的道法神通。

幽都的道法神通很是不凡,他只學過九幽門的牽魂引,牽魂引便是幽都的法術,但是殘缺不全,即便如此,也是非同小可,甚至可以將藥師、司婆婆他們的魂魄喚回!

而隗巫神能夠拜死他人,靠的也是幽都的道法神通。

他倘若能夠學會,豈不是又多了一大厲害的手段。

不過,諸多鬼王將三生鏡圍得水泄不通,他現在還是個「犯人」,無法擠上前去。

突然,閻王向他看來,黑袍下的目光幻明幻滅。

秦牧心中凜然,試探道:「閻王,我的陽壽也未盡……」

赤秀神人道:「你犯的事太大,別想走了!你強行施展幽都法術,奪走了我酆都的幾個人,觸犯了我酆都律法,做的惡比星犴還甚,還想離開?閻王,他該怎麼發落?」

閻王道:「觸犯了酆都的律法,哪怕是皇子也要與庶民同罪,的確要罰。破解隗巫神記憶中的神通道法還需要一段時間,你先帶他下去,待會,我會親自單獨提審!」

赤秀神人驚訝,閻王親自單獨提審?

要知道,即便是星犴和隗巫神也沒有單獨提審的待遇!

秦牧犯的事看起來雖大,但可大可小。酆都的規矩與幽都一樣,不干涉陽間的事情。

對於活人來說,酆都與幽都都一樣,都屬於陰間,陰間干涉陽間,便會有不可預知的後果。

這是規矩。

酆都不干涉陽間,幽都也是如此。

這也是隗巫神說閻王奈何不得他的主要原因,閻王並不能處死一個陽壽未盡之人的元神。

而且,秦牧還是人皇,原本赤秀神人以為閻王會看在歷代人皇的面子上,高高舉起輕輕放下,申飭秦牧幾句也就罷了。

現在看來,這是要拿秦牧開刀的節奏,殺雞儆猴!

「跟我走吧。」

赤秀神人將秦牧押了出去,待來到殿外,他悄聲道:「待會閻王提審,你認個錯就行了。你放心,他不會真的罰你,你上頭有人。」

秦牧放下心來,心道:「村長的面子真大。不過話說回來,他剛死沒多久,就在酆都做了鬼雄了?」

殿外,星犴像是一個長滿了他人身體腦袋的大球,滾來滾去,吵來吵去,打來打去。短短時間內,他便被自己身上的肢體折磨得凄慘無比。

突然,星犴見到秦牧也被壓出秦王殿,冷笑道:「秦神醫,看來你犯的事還在我之上,我都被放了,你卻還被押著。你作惡多端,當有此報!」

秦牧停下腳步,問道:「星犴,你陽壽幾何?」

星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