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一章∶惡夢的開端

第一章∶惡夢的開端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烈日當空,夏日的天氣豈止是光用一個熱字就可以形容的,窗外的知了玩命似的叫著,正午時分的驕陽活力四射的照耀著這座大學,且此時恰恰也是睡午覺的好時間...

然而何飛卻極度不情願的從他的床上爬了起來,穿戴完畢後順便又洗了一把臉,接著一臉無奈的從宿舍里慢慢悠悠的走了出去,其實他真的很想立刻轉頭回去繼續睡他的午覺,但是...他的另外兩個室友兼好哥們卻絕對不會答應的,因為...他倆就站在宿舍門外虎視眈眈的看著他。

今天是六月一日,世界兒童節,然而讓何飛極度無語的是...他的那倆好哥們陳曉東和徐海卻選擇了在今天決定和何飛三人一起去遊樂場玩——碰碰車!

「我說你倆沒事吧?都是大學生了,居然還去遊樂場玩碰碰車?而且還非要選在兒童節的今天?你倆難道不認為自己很幼稚嗎?」何飛不情願的走出宿舍來到了陳曉東和徐海的面前後,接著對二人極為無語的嘲諷著。

聽到何飛的話後,一身肥肉且留著平頭的徐海忽然撇了撇嘴,然後鄙視的說道「我說小飛子,你也別和我倆裝正經,咱三人大學裡一個宿舍兩年了,期間每次出去玩都是你提議的,我倆哪次不是和你一起去的?而你妹的今天居然在我倆面前裝起來了,昨晚在宿舍咱三人可是商量好的,今天就去遊樂場玩,你昨晚也答應了,現在現在想打退堂鼓?門都沒有!」

何飛頓時一臉欲哭無淚的無語表情。

看到何飛的苦碧表情,徐海旁邊的陳曉東則走到何飛面前伸出右手拍了拍何飛的肩膀,接著哈哈一笑,然後也說到「行了哥們,徐海說的也沒錯啊,昨晚可是咱們三個人一致同意的,這時候想不去的話,可不夠哥們義氣啊。」

何飛聽後再一次徹底無語,罷了罷了,算我倒霉,攤上這麼兩個室友,算了,就陪這倆貨走一遭吧...

三人不再廢話,接著走出了學校的大門,然後坐上了通往本市地鐵站的公交汽車,公交汽車行駛了約10分鐘後,終於到達了他們的下一個中轉站——地鐵站。

這個地鐵站何飛其實還是第一次來,因為雖說他和絕大部分大學生一樣,都是從外地千里迢迢的來到這個城市上的大學,不過由於他來的方向不同,所以並沒有坐過這裡的地鐵,至於同他一樣也是從別的城市過來上大學的陳曉東來沒來過就不知道了。

不過徐海可是本地人,這帶路的工作自然就當仁不讓的由他來擔當了,三人從公交汽車上的人群里擠下來後,接著徐海大手一揮,帶領著後面的二人向左邊的地鐵站走去,而然在行走的過程中,何飛卻忽然發現,原本炎熱的天氣卻在他們行走的過程中逐漸的變得越來越涼爽...

何飛此時卻沒有在意,本來夏天的天氣就是說變就變的,說不準何時就颳風下雨什麼的,不過...隨著他們三人的前行,四周溫度的逐漸下降卻居然越來越低起來,估計本來有33度的氣溫在逐漸前行的過程中已經降到了23度左右,此時,走在他前面的陳曉東和徐海也感覺到了不對勁。

徐海轉過了頭,接著看著他身後的何飛和陳曉東問道「怎麼回事?這溫度怎麼越來越低?」

陳曉飛穿著一件花襯衫,此時則是雙手不由自主的抱了下膀子,也是疑惑的說道「是啊,夏天的溫度不該這麼低的啊?之前剛下車時還熱的我們滿頭大汗呢,怎麼越往地鐵站走溫度卻越低呢?而且...」

「而且什麼?」徐海撓了撓他的平頭疑惑的問道。

陳曉東接著咽了口唾沫,接著說道「而且...而且我們四周的行人卻越來越少...到現在為止,我們附近和四周已經一個行人也沒有了...」

徐海和何飛聽後頓時同時轉頭看向了四周,果然如陳曉東所說,他們三個人的四周不僅溫度越來越低,並且周圍視線內的行人竟然一個都沒有了!四周也變得靜悄悄的,連個汽車的喇叭聲都聽不到了,安靜的十分詭異,不僅如此,在何飛還沒有來得及說話的同時,天空卻也忽然發生了變化,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越來越暗,最終從中午的晴空萬里變成了如今相當於傍晚的天空!

徐海此時已經被驚的說不出話來,他可是本地人,這條地鐵站他以前也算是經常來過的,這裡平日里雖不能說人山人海,但是這裡平日里來來人往人聲鼎沸的則是極為普遍的,然而今天的情況怎麼會變得這麼詭異且可怕?

在感受到了四周這無法解釋的詭異變化,溫度下降,行人消失以及此時的天空驟變,此時即將走到地鐵站站口的三人頓時也都被這場景嚇住了,恐懼感頓時佔據了三人的心頭。

此時何飛額頭上的冷汗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而旁邊的陳曉東也被嚇得瑟瑟發抖一句話說不出來,徐海同樣也好不到哪去,茫然的看著四周...

何飛看到這裡,接著轉過身看了看他們前方50米處的地鐵站進站口,在黑暗的籠罩下,地鐵站的進站口則是黑不隆冬的,猶如一個長大著嘴的怪物一樣可怕,就好像隨時可能活過來然後一口將他們三人吞噬了一樣。

三人越看越害怕,感到不妙的何飛立即反應了過來,接著他便對身旁徐海和陳曉東二人說道「我們快走,地鐵站我們也別進了,這地方實在是太詭異了,我們趕緊離開這裡!」

這時候,徐海和陳曉東而然才如夢初醒,接著二人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