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四章∶生存值

第四章∶生存值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何飛跟隨鄭璇來到了她的房間後,首先聞到了一股子淡淡的清香,接著他卻赫然發現這裡的空間果真不小,居然有一個三室一廳的內部空間,而且廁所廚房和浴室皆一應俱全,看到這裡,何飛對這個列車門後本不該存在的空間更加感到驚訝,這些乘客口中所稱呼的詛咒,到底是一個什麼東西?

鄭璇此時並沒有在意何飛進入房間後的驚訝表情,而是隨口問了何飛一句「你想吃些什麼?」何飛聽後也不客氣,畢竟從進入這個詛咒到現在好幾個小時且經歷這麼多的體能消耗,此時的他真的很餓了,所以他直接說道「有啥吃啥,我不挑食的。」鄭璇聽後點了點頭,接著走入了廚房,然而僅僅過去了兩分鐘,廚房裡的鄭璇就對著客廳的何飛招呼道「開飯了,快來吃吧。」

何飛在次一驚,接著快步走到廚房,赫然看到廚房的桌子上擺滿了七八樣的熱菜!是熱菜!剛剛炒好的那種...

「那個...鄭姐,桌子上的的菜加熱的也太快了吧?」

鄭璇聽後撫媚的臉上微微一笑,接著說道「哈哈,你把這些菜當成早就做好的且又重新加熱過的嗎?」

接著鄭璇指了指旁邊的冰箱道「就是這個,在你打開冰箱前,先在腦海里想出你要吃的飯菜或者是飲料等食物,然後在打開冰箱,你就能看到裡面的食物會和你想像中的一模一樣,而且飯菜的熱或涼都由你自己決定。」

感受到旁邊何飛不可思議的目光,鄭璇又說道「不僅如此,在這個個人的獨立房間里,任何生活用品你都可以在特定的櫥櫃里得到,而且都是在打開櫃門之前在腦海里提前想像好,接著打開櫃門就可以得到了,比如想要衣服,你就在打開衣櫃前提前想像好衣服的型號和款式,還有比如想要某些工具也可以照之前的方法在房間的雜物箱里得到,另外房間里的家電都是無限電力,永遠不會斷電,同樣水也是無限水源,所以,對我們這些乘客們來說在這輛列車上錢幾乎已經失去了意義,而且除了某些特殊物品,絕大部分都可以帶到房間外面去。」

看到身邊的何飛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鄭璇又繼續說道「當然,錢也是能夠得到的,不過並不是無限,每一個乘客房間里都有一張信用卡,在卧室的保險柜里,每個月你的信用卡會自動多出5萬元,出現這些錢的原因據我們乘客的了解就是為了應對在執行靈異任務期間,在任務城市或地區里的花銷用的。」

何飛聽後覺得越來越感到不可思議,這個詛咒,這個列車以及這個空間,居然存在著這麼多讓人無法理解和解釋的事物...但是,何飛在聯想到在這個空間里連真正的鬼怪都出現了,這個房間的種種事物也似乎變得可以接受了。

接著鄭璇又提醒了一句「對了,在這個這個空間里,唯獨武器是無法獲得的,你理解我的意思嗎?」

何飛聽後並沒有什麼反應,因為經過之前鄭璇的種種解釋,他其實已經對這個個人空間有了一個大體的了解和推斷,他也越來越理解這個設定了,畢竟這個空間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確保乘客的日常生活能運行下去,因為乘客們除了執行靈異任務之外,其絕大多數時間都要被困在這個詭異且脫離現實的列車裡向前行駛,而武器,則恰恰脫離了日常生活這個範疇,所以他對著鄭璇點了點頭。

這時,鄭璇接著對著何飛招呼道「先吃飯吧,等你填飽了肚子以後,我會將你的疑惑以及我目前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訴你的。」

何飛答應了一聲後也不客氣,接著便對著桌子上的食物飯菜開始了狼吞虎咽了起來...

飯後,何飛洗了洗手,接著對鄭璇道了聲謝,然後幫著鄭璇將餐具放進了自動清洗的清潔箱後,他便與鄭璇二人回到了客廳的沙發坐了下來,待坐定後,何飛的眼神緊接著變得有些凝重起來,然後看著鄭璇說道「鄭姐,請告訴我這個詛咒到底是怎麼形成的最終的目的又是什麼?還有這趟列車,以及所謂的靈異任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鄭璇坐在沙發上,聽到何飛的一連串的問題後,她先苦笑了一下,用細長的手指隨手撩了一下她的劉海,然後回答道「我之前說過了,我僅僅只把我知道的告訴你,至於這個詛咒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以及最終目的我其實也並不清楚,眼見為實的情況相信張虎也告訴你了,每一個被捲入這個詛咒的人都會被迫進入地鐵站,然後登上這趟地獄列車,不登車的人全部都會被鬼物們殘忍殺死,登上列車後就會成為這趟地獄列車的乘客,然後就會和張虎對你說的那樣,每隔一段時間就要被詛咒強迫下車去特定的地方執行一次靈異任務。」

何飛聽後面容複雜的點了點頭,隨即他渾身莫名顫抖了一下,思索片刻後便又張嘴對著鄭璇問出了他心裡一直隱藏了很久的問題,同時也是他心中對深陷這個詛咒後心中最後的希望...

「那麼...真的如張哥所說的那樣,一旦進入這趟列車,就要不停的執行靈異任務...難道就沒有徹底擺脫這個詛咒從而到現實世界的方法了嗎?」

「可以!當然有徹底擺脫這個詛咒的方法。」鄭璇聽到何飛的這個問題後毫不思索的回答了下來,不過她在看到何飛的臉上露出希望的表情後...她的臉上反而露出了一絲痛苦的表情,接著她咬了咬嘴唇,最終又說道「方法雖然有...不過,這幾乎就是不可能實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