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五章∶靈異任務發布

第五章∶靈異任務發布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何飛離開了鄭璇的房間,重新回到了車廂後,他背靠在門上重重的呼了一口氣,接著,他走到了其中一個無人使用的鐵門面前,握住門把手,然後用力一推走了進去,從此以後,這間房間就是屬於他的了,不經他同意任何人是無法進入他的房間的,或者說直到他活著脫離這個詛咒或者是死在這個詛咒空間里之前,這個房間就是屬於他的了。

進入屬於自己的獨立空間後,眼前的場景和鄭璇的房間擺設大體差不多,隨後他便走向了浴室...

默默的洗了一個澡後,裹著毛巾的他來到了落地鏡面前,看著鏡子里的自己,一張至今還有些清秀的臉和身體那不算健壯的肌肉,何飛長長的呼了一口氣,然後走到冰箱面前從冰箱里拿出了一瓶飲料狠狠地灌了一大口。

將喝光的飲料瓶隨手放在桌子上後,何飛便走進了卧室,進去後也沒有打量什麼便一頭扎到床上,他太累了,這一天的恐怖死亡經歷讓他身心疲憊到了極限,他既然已經決定不放棄希望的在這裡掙扎,那麼他就不能自暴自棄,他要養足體力和精神,因為他還要繼續活下去。

這一覺何飛也不知道他睡了多久,總之他感覺自己做了好多個夢,夢到了好多人和事物,他一會看到陳曉東驚恐絕望的臉,一會又看到徐海臨死前那惡毒不甘的眼神,接著又看到自己的父母送自己去火車站的場景...最終...一張滿是腐肉的鬼臉映照在了他的面前...

何飛猛地睜開了雙眼!條件反射似的起身看了看四周的場景,才知道他依然處在這趟地獄列車上,何飛苦笑了一下,他多麼的希望這個詛咒和這趟列車以及之前遭遇的鬼物們統統都是一場夢啊,然而現實是殘酷的,因為他如今已經沒得選擇。

轉頭看了下床頭柜上的時鐘,上面顯示的時間是19.37,回想了之前睡覺時的大體時間,他這一覺睡了幾乎睡了12個小時左右。

何飛起床後,他不打算在穿之前進入這列車時穿的衣服了,於是他來到卧室的衣櫃前閉眼思索了一下,接著打開櫃門從裡面取出了一套休閑裝穿在了身上,照了照鏡子感覺很合身,然後他又忽然想到了什麼,他試探性的將手插入了新褲子的褲兜,果然...那張詭異的車票又莫名的出現在了他的褲兜里...

「果然是永遠甩不掉啊...」

何飛不再去想車票的事,接著他便去洗刷間洗一下臉,然而洗簌完畢後的他正想離開自己的房間去車廂看看有什麼情況時,突然,他卻感到褲兜里的車票卻詭異莫名顫動了起來!

何飛嚇了一跳,接著趕忙將車票掏了出來並仔細翻看著,果然,他在車票的背面又發現了一行字∶

靈異任務開始發布,請所有列車乘客前往1號車廂查詢任務詳情,30分鐘之內不去者則會被視為放棄任務,放棄任務者將會全身腐爛而死。

何飛看到這行信息後,渾身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哆嗦,接著他回憶了一下之前張虎和鄭璇對他的囑咐,然後匆忙跑到保險柜里拿出了屬於他的那張信用卡,隨後又找了個背包來到冰箱前裝了一些水和食物,正待他想出門時,房間大門的門鈴卻響了起來,何飛趕忙走過去打開了門,但是門外的人卻出乎他的預料,本以為門外要麼是鄭璇要麼就是張虎,不料站在門外的卻是趙海麗。

趙海麗依然和之前第一次見時那樣,有些畏畏縮縮的看著他說道「鄭姐和大家都去一號車廂了,靈異任務要發布了,她擔心你會睡過頭,所以吩咐我喊你一下,讓你儘快趕到一號車廂。」

何飛聽後說道「嗯,我知道了,謝謝你,我剛剛也準備好了,咱倆一起過去吧。」

趙海麗點了點頭,接著,趙海麗便和何飛二人一同走向了一號車廂。

很快,二人穿過了2號車廂來到了發布任務用的1號車廂,進去後果然看到眾人都坐在那裡抬頭看著上方的一個大顯示頻。

看到何飛二人前來,一直看著屏幕的周斌用眼神瞥了一眼何飛,然後冷哼一聲沒有說話,張虎則轉頭對著何飛點了點頭,接著也轉過頭眼睛便又重新看向了黑黑的大屏幕,鄭璇則對何飛和趙海麗擺了擺手道「何飛你來的正好,任務馬上就要發布了,發布完任務後列車將會在10分鐘後在任務目的地停車,然後我們便會下車去執行任務,你倆也坐下吧。」

何飛點了點頭,接著和趙海麗二人紛紛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

然而何飛的屁股剛剛坐定,忽然,車廂上掛著的且一直黑漆漆的顯示屏卻忽然亮了起來!

何飛立即凝神觀察著這個屏幕,緊接著,亮過後的黑色屏幕慢慢的變成了一陣陣雪花,伴隨著一陣呲啦呲啦的聲音給人一種十分壓抑的詭異感,然而不到30秒,雪花覆蓋的屏幕又重新變成了黑色,緊接著出現了一副畫面...

畫面為一個面積不大的潭水,接著...水下一團黑糊糊的東西逐漸上升變得越來越清晰...最終是一團頭髮從水裡冒了出來,隨即慢慢上升...終於一名頭髮極長到把整個頭部和半個身子都覆蓋住的女人慢慢的冒了出來...長長的頭髮將這個女人的面容完全覆蓋看不清長相,她身穿一身藍色的袍子穿在身上...然後,鏡頭慢慢拉近到了藍衣女人被頭髮覆蓋住的面部方向...直到整個屏幕都是頭髮佔據...接著...猛然間!鏡頭前的頭髮突然間從兩邊分開!赫然露出了一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