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六章∶黃山村

第六章∶黃山村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列車最終停了下來,何飛趕忙轉頭向車窗外望去,結果讓他大失所望的是...車窗外面和之前一樣,依舊是濃的像墨一樣的黑暗。

後邊的張虎面無表情的說道「別白費工夫了,每當列車停車後,還有乘客剛下車的時候,列車外面所有的環境依舊全部都是黑暗,哪怕你帶著夜視鏡也一樣看不清,這是詛咒的規則。」

接著,「呲拉」一聲,列車門便打開了,隨即由鄭璇這個公認的隊長帶頭走下了列車,緊隨其後張虎、何飛、周斌以及趙海麗也紛紛走了下來。

全員下車後,眾人依舊處在漆黑的環境里,接著慢慢過了約1分鐘後,他們周圍的環境終於逐漸慢慢變得明亮了起來,最終變得完全的清晰。

視線清晰後,何飛沒有第一時間打量周圍的環境,而是轉頭看向了本該處在他們身後的列車,結果一眼望去...身後以及四周哪還有什麼列車?四周全部是一片雜草荒地,而列車或者鐵軌什麼的則消失的無影無蹤。

他又望向了眾人,見其他人都是一副習以為常的表情,何飛這次並沒有開口問什麼,於是他深呼了一口氣,接著定了定神,和其他人一樣看向了四周的環境。

映入眼帘的的是一片典型的野外荒地,且涼風嗖嗖,四周則是一片荒蕪,雜草叢生,眼睛掃過四周會偶爾有一些樹木,通過這個場景幾乎看不出這是屬於什麼年代,不過當何飛看到北面時,遠處的一座小村莊卻引起了他的注意。

當然其餘人也看到了遠處的村莊,自從視線清晰後就一直僅僅依偎在鄭璇身旁並且一直抓著她的手的趙海麗膽戰心驚的問道「鄭姐,我們...要去那個村子嗎?」

被趙海麗抓著手的鄭璇此時明顯感受到了趙海麗的手上幾乎布滿了汗水,她皺了皺眉頭,這個姑娘其實僅僅只比何飛多活過了一場靈異任務,而且這個姑娘的膽子很小,在上一次的靈異任務中她居然被突然出現的鬼物嚇呆了,根本不知道逃跑,如果當時不是在旁邊的她強行拉著趙海麗逃掉了,否則趙海麗早就死在了之前的靈異任務中了。

不過鄭璇馬上拋開了心中的雜念,接著定了定神對面前的趙海麗以及眾人說道「當然是要去的,任務要求就是讓我們在那個村子裡存活三天,如果我們不去的話,相信詛咒會很樂意代替鬼物殺死我們的。」

鄭璇話音剛落,突然眾人的後方雜草處傳出了一陣響動,眾人頓時一陣慌亂,不過鄭璇卻出言安撫道「大家不要慌,根據我的經驗,一般靈異任務剛開始的時候,鬼物是不會立即襲擊我們這些乘客的。」

聽到鄭璇的話後,眾人紛紛點頭,而何飛的心裡也平復了一下,接著他便和眾人一起戒備的看向了身後傳來莫名聲響的茂密草叢,不過周斌卻顯然是個急性子,在聽到身後雖有響動...然而等了半天卻依然沒有什麼東西出來時,周斌頓時惱怒了起來。

接著,在何飛差異的目光下,周斌猛地大步走向了草叢,隨後一頭扎進了裡面。

鄭璇旁邊的張虎在看到周斌的行為後則忍不住嘟囔道「這傢伙果真是個沙比,這種時候不知道草叢裡到底是人是鬼就他媽敢往裡扎...不過還挺有種的...」

然而,僅僅過去六七秒左右,草叢裡卻突然傳來一陣二人對話...聽其中有一個人的聲音則很顯然是周斌的聲音,眾人趕忙紛紛豎起耳朵傾聽起來。

「啊!你...你是誰!?」

「草泥馬的,老子在外面等你半天你不出來,非要讓老子進去找你是吧?結果老子進來了你他嗎居然蹲在這裡拉屎?」

「我吃壞肚子拉稀怎麼了?我這一個多時辰拉了4次了...這是第五次...還有你到底是誰啊?你怎麼頭髮那麼黃?你是洋人嗎?」

「我去尼瑪的!」

「啊!別踹我,我還沒提褲子!」

隨後草叢一陣猛烈的晃動,接著眾人看到周斌費力的從草叢裡拖出了一個人來。

被拖出來的那個人此時不安的蹲在地上,雙手緊緊地抓著自己用布做成的褲腰帶,接著用雙眼緊張且不安的打量著眾人。

眾人也仔細的打量起蹲在他們面前的這個人,發現此人年紀約30歲左右,身體瘦弱,一身布衣黑褲和布鞋,看其裝扮顯然不會是現代社會的人,果真和之前張虎在列車裡說的那樣,是20世紀初時香港社會中下層男人的普遍裝束,另外此人面容消瘦且猥瑣,尤其是那雙眼睛,雖說眼神里參雜著不安,但是卻不停的向著身旁的眾人偷掃著,尤其是鄭璇和趙海麗二女則被他用眼睛偷瞄的次數最多。

看到這裡,鄭璇和趙海麗二女皆雙雙是露鄙夷的眼神,張虎眼見如此,立即大步走到那人面前接著又是一腳將那人踹倒並說道「你看什麼看!?說,你叫什麼?你是什麼人?」

被踹到的那人再一次爬起來後...先是哆嗦了一下,然後抬頭打量了下踹倒他的那人,只見踹他的這人留著光頭,一臉橫肉,且滿臉的胡咋子和胳膊上的紋身似乎在提醒著他....這人是黑道的...看到這裡,那人頓時打了個哆嗦,接著用求饒的口氣對張虎哀嚎道「這位大哥,你和那位黃頭髮的洋人大哥別打我了,我說,我說!你剛才你問我是什麼人?這裡是我住的黃山村,我自然就是這村裡的人啊,哦對了,我叫張小三,家住村子的北面。」

張虎聽後點了點頭,接著下意識的用眼角瞟了一下身旁和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