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十一章∶鬼剝皮

第十一章∶鬼剝皮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秋季的黃山村北風呼嘯,白天如此,夜晚更是寒風陣陣,今晚的月亮被烏雲遮住了,所以鄉間的道路就變得有些格外有些難走。

卜萬田坐在自行車上慢慢悠悠的在這條通向黃山村的路上蹬著,他今天很高興,因為白天他去了趟城裡,為了表示隆重他還特意穿上了他那身平常根本捨不得穿得洋人西服,而且也很成功的在城裡洋人開的咖啡廳里和那位富家千金見過面了。

回想起那位富家千金的標誌相貌,他就不由得咽了一口口水,不過最讓他高興的並不是這點,據說今日在咖啡廳和他相親的這位富家千金的父親可不是一般的有錢,而是銅鑼灣那裡有名的一位大富商,這位大小姐一向崇拜洋人的男女自由戀愛,一開始並不想來相親,不過最後是在拗不過她的家人才來的,然而讓他喜出望外的是,和他見面後,那小姐在得知他是一名教師並且也是單身時居然對他產生了好感,再加上他卜萬田的那張三寸不爛之舌的忽悠,居然把那位未經社會的小姐給哄住了。

卜萬田越想越高興,一邊騎著自行車竟然又一邊哼起了曲調來。

然而,由於夜色太黑視線不清,伴隨著「咯咚」一聲,自行車的輪子猛的撞到了路邊的一塊大石頭上,接著,卜萬田便猛地一下從自行車上被甩到了地上。

「哎呦...」

摔在地上的卜萬田費力的爬了起來,先是用手揉了揉腦袋上的大包和被摔疼的右腿,接著便一瘸一拐的走過去要去扶自行車...然而...就在他走到躺在地上的自行車旁打算彎腰扶起時,忽然感到有人拍了他一下他的後背!

「啊!誰...誰....!?」

卜萬田被嚇得不清,他猛地回過了過頭,然而卻發現身後除了黑漆漆的一片外,一個人都沒有...

但是,這個時候卜萬田的心裡卻極度害怕,因為正所謂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此時的他不知道為什麼...腦海里竟然不由自主的開始回想起5天前他和張小三兩個人在野地里合夥將他妻子楚人美活活殺死的畫面了...

突然他猛地打了個寒顫,然後晃了晃腦袋,不敢再繼續想下去了,隨後心裡有些驚慌的他立即扶起自行車,然後快速的向村口蹬去。

而此時,村口恰好有一個人正在往村外走,這個人身形猥瑣不說腰裡還夾著一個麻袋,他叫黃二狗,也是這個黃山村的村民,但卻沒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白天他是個老實巴交的村民,然而一到夜裡他則變成了一個賊,不過這傢伙也深知兔子不吃窩邊草的道理,所以不在本村偷,他經常等到夜深人靜的時候帶著麻袋出村,然後溜去鎮上或者是臨近的村子那裡偷東西,所以在這麼個一點月光沒有的黑漆漆的夜晚,則是最適合他出去偷東西的好天,借著著那麼黑的夜晚的掩護,他打算出村然後去鎮上碰碰手氣...如果能偷那麼一兩個大戶,則更好不過了。

不過黃二狗剛鬼鬼祟祟的走到村口,正打算出村,就聽到遠處傳來一陣自行車的晃動叮噹聲,黃二狗一驚,趕緊借著黑夜的掩護,躲到了村口的一顆樹後觀察了起來。

黃二狗惡意的想著,不過當卜萬田的騎著自行車路過村口並騎進村裡的一剎那...黃二狗卻看到了他這輩子最恐怖的畫面!

此時蹬著自行車的卜萬田頭頂上的幾厘米處...赫然是一雙穿著紫色繡花鞋的腳!再往上看去...一個披頭散髮且一身藍色戲袍的女鬼正在卜萬田的頭頂飄著,並和卜萬田的車速保持同步的向村裡行去!!!

黃小三此時忽然感到自己的褲襠一片溫暖,他尿了,但是他卻絲毫沒有感覺到,因為此時蹲在樹後的他發現自己根本沒有力氣站起來...他兩腿哆嗦個不停的蹲在那裡,過了好一會他才費力的站了起來,此時他也沒有心情去鎮上了偷東西了,又哆哆嗦嗦的重新回了村子,而後向自己的家裡跑去。

黃二狗被嚇成什麼樣暫且不提,此時的卜萬田終於蹬著自行車來到了他的家門口,一座全村僅有兩座瓦房的其中的一座瓦房就是他的家。

卜萬田回到家後,立即關上並反插上了大門,然後一路心慌的趕忙走進了堂屋,隨後掏出火柴點燃了桌子上的蠟燭,燭光帶來的光明似乎驅逐了他那一路的莫名驚慌感,接著便一屁股坐在了一邊的太師椅上重重的喘了一口氣。

喘完這口氣後,卜萬田便拿起了桌子上的涼茶灌了一大口,不過...就在他這口茶還只喝到一半的時候...忽然...桌子上的蠟燭無風自滅!

卜萬田被嚇得猛地一哆嗦,手裡的茶杯險些掉在地上,不過他也沒想那麼多,又忙掏出一根火柴點燃了蠟燭,不過這次僅僅剛點燃幾秒,蠟燭又一次無風自滅!

「鬼...鬼吹燭?」

此時卜萬田的身體開始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哆嗦,並且牙齒也開始打起了顫...蠟燭連續兩次熄滅的同時使這個房間內徹底變成了伸手不見五指。

「人...人美...我錯了...都是我的錯,但是你已經死了...你就別來找我了,我會年年給你燒紙的...」

卜萬田一邊語無倫次的說著這些話,一邊趕忙跪在地上不停地向大門的方向磕頭,然而幾分鐘過去了,感到並沒有什麼事發生的卜萬田又小心的站了起來,接著哆嗦著手重新拿起火柴,再一次點燃了蠟燭。

這一次蠟燭並沒有熄滅,燭火帶來的光明又在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