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十二章∶謀財害命

第十二章∶謀財害命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黃山村,此刻的時間已經是夜裡21點左右,絕大多數的村民們在吃完晚飯後都紛紛開始睡覺,而這時候,在村子東頭的一座瓦房內...

「二位,你們慢慢吃,有什麼事在叫我。」

說話的是一位40歲左右的婦女,穿的衣服相比較這個村子裡的其他村民來說要好很多,她把托盤裡的菜湯放在桌子上後,接著退到了門口,隨後便又滿臉笑容的說出以上那句話。

鄭璇和張虎二人此時正坐在桌子旁,見飯菜送來後,鄭璇首先對那名婦女點了點頭並說道「謝謝,沒什麼事了,你也回去休息吧」,然後伸手從包里掏出了一塊金豆子很隨意的扔向了那名婦女。

那名婦女慌忙接住了金豆子,然後拿到嘴邊用牙咬了咬,確認是真的後臉上的笑容更是燦爛無比,隨後那婦女慌忙一邊鞠躬道謝一邊退出了房間,關上了房門後便樂呵呵的回去了。

見那門外沒有了動靜,張虎先是起身走到窗戶旁往外看了看院子,在確定看到那婦女回到了院子對面的卧房裡後,便轉過身不由自主的對鄭璇豎起了大拇指贊道「不愧是隊長啊,想的果然周全,我們的錢雖說在這個時代花不出去,但沒想到你居然在包里準備了金子!」

鄭璇聽後很隨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對張虎道「金子在任何時代都是永遠的鈔票這句話沒聽過么?我之前也經歷過一次任務地點和年代都不屬於現代的靈異任務,所以我在包裡帶點金子以備不測。」

接著她和張虎也不再多說,便開始吃起了飯...

飯後,張虎抹了抹嘴,然後隨手從兜里掏出了煙,正打算用火機點火...不過眼角無意中瞟到對面的鄭璇在看著他並皺著眉頭後...張虎尷尬的笑了笑,然後又重新將火機和煙塞回了口袋,他雖說就是抽了煙鄭璇也不會說什麼,但是他並不想得罪鄭璇,畢竟,他之前活過的兩場靈異任務里鄭璇還是或多或少幫過他的。

張虎尷尬的笑完後便轉移話題似的對鄭璇問道「難道我們今晚真的要在村長劉發家過夜嗎?」

鄭璇聽後看了一看張虎,隨後說道「嗯,就在這裡過夜,天氣太冷了,我們沒有帶禦寒的衣服,如果不借宿在戶外過夜的話,我們會被凍得睡不著的,後面還有兩天的任務時間呢,精神不養足的話人的反應神經就會變慢,不過...」

隨即鄭璇話鋒一轉又說道「不過...借住在村民家裡也是有風險的,哪怕是如今在村長家裡也一樣有風險,還有就是,雖說女鬼是按照仇恨值高低來決定殺人順序,但是除了確定張小三和卜萬田二人外,至於楚人美還有沒有其餘仇人...就不好說了...」

她的這句話聽的張虎心裡有一些不安,不過想了想便說道「不會吧...電影里的劇情里...楚人美在黃山村的仇人似乎就只有張小三和卜萬田兩個人了吧。」

鄭璇聽後冷笑了一聲道「之前我在張小三家就對大夥說過,不要完全照搬原劇情的邏輯思維,否則會死得很慘,這裡可是隨時都會有喪命危險的靈異任務,所以,先不提楚人美的仇人都有誰或者是幾個,我現在問問你,如果...楚人美按照仇恨值的高低將他的仇人都殺光了,那麼...村子裡其餘和楚人美無冤無仇的村民們,楚人美會怎麼殺?」

說完這句話後,鄭璇抬起頭用犀利的眼神盯著對面的張虎。

看到鄭璇的目光,張虎此時呼了一口氣也開始絞盡腦汁的思索起來,過了一會,一個不好的想法出現在了他的腦海里,他緩慢的抬起頭重新迎向了鄭璇的目光,接著嘴唇有些哆嗦的說道「難道是...毫無規則的亂殺...?」

「不錯!」

鄭璇肯定的點了點頭,接著又說道「按照鬼物們的殘忍習性,這個村子的里人它是絕對不會放過一個的!統統都會殺死,在鬼物有規則殺人時,我們這些乘客還能利用規則躲避危險,然而一旦鬼開始無規則的亂殺,那麼那個時候才是我們最危險的時侯!」

看到張虎的鬍渣子因為臉上的肌肉抽搐而隨著一起抖動,鄭璇皺了下眉頭又說道「到了那個時候,我們是死還是活幾乎可以說就全靠運氣了,運氣好,女鬼一直在殺其餘村民而沒有找我們,而我們只需堅持到第三天,等到任務時間結束被傳送回列車,到時候女鬼就算在找我們也太遲了,然而,如果運氣實在不夠好,說不定下一刻女鬼就會出現在我們面前,所以有時候運氣...是可以決定人的生死的。」

張虎聽後深以為然,接著他又說道「對了,我們兩個與何飛那小子以及趙海麗他們二人失散了,我還真有點擔心他倆的安全。」

鄭璇聽後臉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不過緊接著便回答道「放心吧,進入任務後,那小子別看沒啥經驗,不過分析能力還算不錯,如果我能推測出之前那些,相信那小子應該也能夠推測的出來,這時候應該也和我們一樣,在村子的某個地方躲著呢。」

說完這些後,鄭璇接著抬起右手擋著嘴打了一個哈氣,然後從椅子上起身走到了床前脫了鞋,隨後也沒脫衣服便直接躺在了房間里的床上,在蓋上被子後又回過頭對張虎說道「靈異任務里危機四伏,我們的最大目標就是活著回歸列車,日常的飯後洗漱以及睡覺脫衣等事情,在不確定是自身否安全時能不做就不做,以免給鬼物以可趁之機,今晚我們輪流守夜睡覺,我睡上半夜,你睡下半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