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十三章∶人頭肉醬

第十三章∶人頭肉醬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翠紅面容獃滯的拿著斧頭緩緩的走進了卧室,而房內的劉發也已經穿好了衣服,此刻正彎著上半身在櫥櫃前來回翻找著什麼...

聽到背後傳來的腳步聲,劉發也沒有回頭,而是一邊翻東西一邊說道「翠紅你怎麼去了這麼半天才回來啊,把東西放桌子上吧,咦?奇怪了,我那把刀我記得之前是放在這個櫥櫃裡面了啊...?」

此時翠紅也走到了劉發的背後停了下來,接著緩緩的舉起了手裡的斧頭...

劉發翻了半天也沒找到他的那把刀,最終他不耐煩的轉過頭想問問翠紅知不知道刀在哪,然而當他剛把頭轉過來...映入他眼帘的赫然是一個快速下落的斧刃!

「撲哧!」血花四濺...

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聲凄厲到極點的慘叫頓時響徹了整個院子...

西屋裡正在睡覺的鄭璇猛地睜開了眼睛!正在守夜的張虎聽到這聲慘叫也是一驚!隨後,鄭璇和張虎相互對視了一眼,接著鄭璇立即地翻身下床穿鞋,而後便和張虎一起向房外衝去。

二人衝到院子後,首先看到主人的卧室里依舊亮著燭光,並且在屋內燭火的映射下,一個身影正在不停的揮舞這什麼...並且還不停的從房內傳出「咚咚咚」的聲音...

看到這種情景,他倆趕忙悄悄的蹲在院子水井的後面隱藏了起來,張虎咽了口吐沫,然後看向了身旁的鄭璇,鄭璇此時皺了下眉頭似乎在想什麼,隨後她似乎下定了什麼決心似的慢慢起身,然後悄悄的向主人卧室的窗戶那走去。

張虎大吃一驚,想阻攔已經來不及,此時鄭璇已經輕聲輕腳的走到了窗戶外面,接著伸出了一根手指慢慢的將那層窗戶紙捅破了一個小洞,隨後她便將眼睛貼了上去...

然而房間里的場景卻極為駭人!

因為鄭璇看到...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滿地的鮮血...然後是一個男人躺在地上,而之前留他們借宿並給他們送飯的女人此時正雙手舉著一把斧頭...正在瘋狂的對著那個男人的頭顱不停的揮舞著斧頭劈著...一下...兩下...三下...一下接一下的不停地劈著...

此時地上男人的頭顱幾乎快被剁成了肉醬,已經完全看不出頭顱原有的樣子了,腦漿伴隨著斧子的落下不停地噴射出來...並和地上的血液混在一起組成了一副極為詭異的紅白相間抽象畫。

「撲哧...」

一個圓滾滾的東西,在斧子的重劈下猛地從幾乎變成肉醬的頭顱里彈射了出來,恰巧飛向了窗戶,並一下穿透了薄薄的窗戶紙...而後掉落在了鄭璇的腳下...

一顆眼珠...

饒是鄭璇經歷過不少靈異任務,心理素質以及膽量都不算小了,然而看到這一幕她也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哆嗦,接著她強忍著胃部的劇烈翻騰感,隨後一聲不發的悄悄蹲了下去,背靠著牆壁不在出聲。

又過了五六分鐘左右,屋內的翠紅終於將劉發的頭顱用斧子完全剁成了肉醬!然後,她便停止了手裡的動作,接著「叮噹」一聲,手裡的斧子應聲而落,隨後,兩眼無神且面容獃滯的她轉過了身向院外緩緩走去。

此時窗外的鄭璇和水井後的張虎二人借著黑夜的掩護,都紛紛躲在原地不敢動彈並用眼睛死死地注視著從屋裡走出來的翠紅。

只見翠紅走到院子後,卻慢慢轉過頭向張虎的方向看來!!!

而躲在水井後的張虎在看到翠紅向他藏身的方向看來後,他此刻猶如被貓鎖定的老鼠一樣,頓時嚇得肝膽俱裂!

張虎的全身開始不由自主的哆嗦起來...並且額頭上的冷汗也隨之流了下來,他想立即逃跑,但是他卻還抱有一絲對方並沒有真正發現他的僥倖心理,一旦對方真的沒有發現他卻提前逃跑,豈不是主動暴漏位置?所以此時的他猶豫萬分,忽然間!他想起了鄭璇,接著他立即轉頭向鄭璇所處的窗戶下看去。

張虎看到鄭璇後,不料遠處的鄭璇卻給他打了一個不要動的手勢,看到這裡後,張虎略有心安,不過下一刻翠紅的動作卻讓張虎魂飛魄散!

翠紅居然慢慢的向水井走來,而且距離水井越走越近,張虎想跑了,他真的要跑了,不過再一次看向鄭璇後,鄭璇依舊拚命的給他打著不要動的手勢...

想到這裡,張虎立即呼了一口氣,然後盡量在水井後面蜷縮身形,露出的兩隻眼則死死地盯著已經站在水井另一面的翠紅!

不過,翠紅下一秒的動作卻讓水井後的張虎大吃一驚!

只見原本獃獃看著水井的翠紅身體猛地一傾斜,而後一頭栽入了水井裡...

伴隨著「撲通!」一聲水花四濺,接著...水井就再也沒有了聲息...

張虎猛地抬頭並趴在井口往井裡面看了看,此刻井裡面已經一絲動靜都沒有了,隨後他便站起身,抬手抹了一下他那光頭上的冷汗。

這時,鄭璇也走到了張虎面前,然後也看了看水井,但是她卻沒說話,而是給張虎一個眼神示意他跟著她。

張虎點了點頭,隨後跟隨鄭璇又重新回到了他們之前住的西屋裡。

進到屋裡並小心的關上門後,張虎首先走到鄭璇面前誠懇的說道「謝謝!如果不是你拚命打手勢讓我別動,否則我如今是否還活著很難說。」

然而鄭璇卻勉強笑了笑,隨後對他擺了擺手表示不用客氣,此時的她臉色有些難看,張虎看到後立即用詢問的語氣小心的問道「之前你在東屋卧室的窗外...到底看到了什麼?」

「村長劉發的頭被他老婆用斧頭給剁成肉醬了...」

聽到鄭璇的回答,張虎的嘴角又一次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下,而後臉色也和鄭璇一樣變得很難看,至於劉發的老婆為什麼突然要用斧子劈死自己的老公,不用任何人解釋,張虎也知道是什麼原因。

鄭璇接著又說道「果然和之前何飛所分析的那樣,劉發的死屬於鬼的兩種殺人手法之一,附身在被害人朋友或親人的身上,使被害人喪失警惕心,而後便突然襲擊將被害人殘忍殺死,而最後被附身者也會自殺而死。」

張虎聽的心驚膽戰的同時,隨即卻又想到了什麼...不過又不敢確定,於是他便對鄭璇試探性的說道「那...么...我們沒跑,卻依舊留在這裡過夜的意思是...」

鄭璇聽後用複雜的眼神先是看了張虎一眼,最後嘆了口氣道「其實你本身就猜出了答案,又何必非要找我證實呢?」

聽到鄭璇肯定的回答後,張虎也為自己的推理能力增強而略微自豪了一把,不過當他看到鄭璇依舊坐在凳子上沉思著什麼後,他也試圖學著鄭璇那樣深入的推測分析或是思考,不過他想了半天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於是惱怒的張虎乾脆也不想了,而是等著鄭璇的結果。

10分鐘後,鄭璇站了起來,一直關注著她的張虎也隨即站了起來,並用期待的眼神看著鄭璇,不料...站起身後的鄭璇卻直接走到床邊,隨後躺在了床上並又蓋上了被子...

此情此景讓張虎二仗摸不著頭腦...不過還是疑惑著問道「還和之前一樣輪流守夜睡覺?」

躺在床上的鄭璇閉著眼睛說道「今晚你我都不用守夜了,都安心睡覺吧,床上有兩個被子,你拿一個打個地鋪睡吧,還有明日早上都盡量早起,然後我們離開這。」

隨後,鄭璇又加了一句道「這可能是我們這些乘客在這個靈異任務里睡的第一場...同時也是最後一場安穩覺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