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十四章∶死亡之村

第十四章∶死亡之村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第二天一早,鄭璇和張虎二人便早早的從各自的被窩裡爬起,隨後迅速離開了劉發家。

早上的黃山村一片安靜,路上行人並不多,但是在剛走出劉發家的張虎眼裡則是格外的有種恐怖感,他轉頭看了看鄭璇,鄭璇則定了定神對其說道「走,我們去村子的邊緣!」

張虎急忙問道「哪個邊緣?

鄭璇毫不猶豫的說道「去村口!」

另一方面,何飛與張海麗二人也在張小三家平安的度過了一整夜,早上天剛亮,何飛就立即醒了過來,由於西屋有張小三和周斌的屍體,所以他和趙海麗昨晚在東屋睡了一夜,當然...趙海麗睡的是床,而何飛則打的地鋪。

何飛起床後,緊接著看向床上的趙海麗,見她還在呼呼大睡,何飛無奈的搖了搖頭,於是走到床邊使勁將趙海麗搖醒,然後對其說道「天亮了,繼續呆在這裡可就不像昨夜那麼安全了,不想死的就趕快跟我走!

趙海麗慌慌張張的從床上爬起來後,便也跟著何飛一起走出了張小三家,出了門口後,張海麗看了看外面的安靜的村莊便忍不住問道「何飛,我們要去哪啊?」

何飛略一沉思,而後馬上說道「去村子的邊緣!」

趙海麗一時沒有明白何飛的話,於是惱了下腦袋問道「去村子的哪個邊緣啊?」

此刻,何飛突然感覺到四周的氣氛有些莫名詭異,心裡頓時感到一陣緊張,所以立即拉著趙海麗的手開始向後方奔跑,一邊跑一邊說道「去我們昨日去過的那個村子後面的小樹林!」

何飛和趙海麗二人向村後樹林的方向跑去沒過多久,此刻,在距離張小三家最近的一戶人家裡...

「小豆子,一大早上的你又死哪裡瘋去了?!」

在一戶人家裡,一個男人在起床後,便接著來到院子里對著外面喊著他兒子的名字,不過才剛喊完一句,他便注意到他兒子此刻正蹲在家裡的圍欄那背對著他,不知道在幹什麼...

男人看到後立即大步走了過去,一邊走一邊吼道「小豆子,蹲在那幹啥呢?還不趕緊過來吃飯!」

接著男人走到小男孩的背後伸手拍了下他的頭,不過...下一秒...男孩的頭在經他一拍之下...居然直接從脖子上掉了下來!

隨後,大量的鮮血從脖腔里噴涌而出!

男人先是愣了愣...接著兩眼猛然瞪得老大且不由自主的後退一步...在次看向他兒子的屍體...他看到...他兒子躺在地上的屍體的手上還拿著一把菜刀....

「啊啊啊啊啊...小豆子!!!」

猛地一瞬間!男人發瘋似的嘶吼了起來,然後瘋了似的轉身向屋裡跑去,不過剛跑進屋裡,就看到他老婆在屋裡正在案板上拿著菜刀剁著什麼東西...「咚咚咚」的聲音不絕於耳,似乎對他在外面的吼叫根本沒聽到...

男人頓時一呆,接著便猛地跑到他老婆背後一把拽住他老婆的胳膊,強行將其拉轉過了身體,吼道「你還在幹什麼!咱家小...小...」

接著...男人後面的話卻頓時戛然而止,因為他看到回過頭來的老婆根本就是...一個面目猙獰且臉白的和紙一樣的鬼!

而在看案板上正在剁的東西...分明就是小豆子的半顆人頭!!!

「啊啊啊啊啊!!!」

男人頓時被嚇的慌慌後退!然而後退時卻猛地感覺踩到了什麼圓滾滾的東西,隨即男人重心不穩摔倒在地,定睛一看!將他絆倒的居然是他老婆的人頭!

然而此時在男人摔倒的下一刻,無數濃密烏黑的頭髮卻從房樑上猛地伸了下來,隨後將男人的脖子纏繞了起來,接著逐漸將男人吊起,男人很快雙腳離地並開始痛苦的掙扎了起來,不過很快...男人由掙扎逐漸變成了渾身抽搐...最終...幾分鐘後...他的身體停止了抽搐...

然而一陣涼風吹過,房間內哪還有什麼女鬼以及死人頭顱和頭髮什麼的,此時屋內的畫面...僅僅只有一根麻繩繩系在房樑上,麻繩下面則吊著一個已經死透了的男人,而男人懸空的腳下...還有一個踢倒的圓凳子...

而在卧室內,男人的老婆則早就躺在了床上,但卻已經死了,屍體的樣子則是...雙手握著一把剪刀插在自己的喉嚨上...

村子的大路旁...

一個簡單的草棚下,兩名老頭正在下象棋,後面還有幾個閑漢在圍觀...

「將軍!哈哈,老張,沒想到這大早上的第一盤棋你就輸了!」

一個滿頭白髮的老頭說完這句話後頓時臉上露出了笑意,並且還得意的看著對面坐著的老張,而對面坐著的老張卻不屑的說道「老蔣,你還有臉說,我讓了你一炮一車,你才贏得!」

身後觀棋的幾個閑漢發出了一陣鬨笑...

不料,這個被稱為老蔣的老頭不僅沒有面露羞愧,反而厚著臉皮抬起頭望著天說道「那又怎麼樣?就算你讓棋了,輸了一樣要承認。」

不過老蔣話說完後,卻老久沒有得到棋桌對面老張的回應,他感到很奇怪,於是他低下頭又看向了對面的老張,不過他卻發現...此刻坐在對面的老張正很安靜的低著頭...並且一點動靜都沒有...

觀棋的幾個閑漢和老蔣都很奇怪,於是老蔣忍不住將上半身探出,並伸出手拍了老張的肩膀說道「老張?老張?」

忽然!這一刻異變突起!被拍了肩膀的老張卻猛地抬起了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