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二十一章∶窮途末路

第二十一章∶窮途末路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然而,少女在出去後沒多久卻忽然在院子內傳出了一聲慘叫!

屋內的張虎聽到這聲慘叫後渾身猛的一激靈,接著立即起身沖向了院子,來到院子後,張虎赫然看到少女痛苦的站在院子里,雖然背對著他,但張虎卻能看到此刻少女的兩隻手卻在死死地掐著她自己的脖子!

看到這裡,張虎立即明白了什麼,然後猛的大步向前來到了少女的背後伸出他那唯一完好的左臂想要把少女的掐著她自己脖子的手拉開...

然而當張虎的左手剛剛觸碰到少女的肩膀時...下一秒...少女脖子上的頭顱卻忽然從身子的正前方猛的180度的轉了過來!然後一張頭髮極長且面色白的和紙張一樣的臉面對向了他!而那個眼裡僅僅只剩下眼白的眼睛更是讓張虎永生難忘!

是楚人美!這少女居然是楚人美偽裝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

張虎頓時被這詭異驚悚的突變畫面嚇得一聲慘叫,隨即連連後退!

接著,幾乎被嚇破膽的張虎毫不猶豫的轉身就想往跑屋裡跑...然而,下一刻讓他欲哭無淚的是...楚人美居然瞬移到了他的剛轉過身的面前!

他再次調轉方向要跑...然而每次他轉向逃跑,可怕的女鬼總會瞬移到他的面前擋住他逃跑的去路。

「不!怎麼會這樣?!」

張虎近乎絕望的哀嚎著,他無路可逃了,然而這時候,女鬼楚人美卻用詭異的姿勢向張虎慢慢的接近而來...

接著...在張虎驚恐到極點得得眼神中,滿臉猙獰的楚人美終於來到了張虎面前,然後伸出一隻手狠狠地掐住了他的脖子!

「厄...咳咳...」

被女鬼掐住脖子的張虎非常痛苦,這時的他也很自然的伸出了自己僅剩的那條完好的左手,然後死死地掰著楚人美掐著他脖子的手,想用力將女鬼的手掰開...

然而在他恐懼的同時,卻有一件事讓他感到疑惑,雖說他只有一隻手可以掙扎,然而女鬼居然也只是用一隻手在掐著他,但是,就算如此,他拼盡全力的用左手抓著女鬼的手居然掰不開!

被女鬼用一隻手掐住脖子的張虎感到脖子非常疼痛,但是卻勉強還能呼吸,可能是女鬼只用一隻手的關係,所以雖說很用力的在掐他,但是卻無法快速的致張虎與死地!

由於無法快速殺死張虎,所以情急之下的張虎靈機一動,然後抬起自己的右腿狠狠地朝著面前楚人美的身體踹去!

不過...讓張虎那被掐的開始充血的雙眼目瞪口呆的是....他踹出的那隻右腳居然直接穿過了楚人美的身體!根本毫無感覺...

就好像對著空氣踢腿一樣。

此刻的張虎已經猜到了他現在極有可能中了何飛口中所說的幻覺,而且是最可怕的100%真實的幻覺!但是他卻完全不知道他是何時中的幻覺,更不知道如何破解這種幻覺!

「咳......」

這時候,張虎的呼吸已經開始變得越來越困難,他的臉色已經由之前的通紅開始向紫色轉變...同時,他眼睛裡也已經開始大量的充血,而且他感到自己的意識也開始越來越模糊...

「咳...啊啊...咳咳...啊啊啊啊!!!」

猛然間!張虎在即將窒息而死的最後時刻,他的吼聲透過脖子的最後一絲氣息吼了出來!同時把自己全身上下最後剩餘的力量全部爆發了出來,然後推動著一直掐著他的楚人美猛的向院內的那口水井衝去!

然後在他拼盡全力的推動下...張虎連帶著女鬼一起扎進了水井裡!!!

「噗通!」

接著水井裡傳出了一聲沉悶的落水聲...然後就再也沒有了動靜...

............

鄭璇和趙海麗二女此時正躲在村裡打穀場內的一個很高的草垛後面,而這個打穀場內則有很多的饅頭形狀且推成一堆的草垛,兩人在從街道跑了半天后接著便跑到這裡躲了起來,然後藏在其中一個草垛後面恢復體力。

這時候,背靠草垛坐在那的趙海麗先是用手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然後轉頭看向了身旁的鄭璇,隨後顫抖的問道「鄭璇姐...那個傀儡...沒有追過來吧?」

鄭璇並沒有立即回答趙海麗的問題,而是先悄悄站起身,隨後漏出小半個身子打量了一下打穀場的附近,接著回過頭來低聲對趙海麗說道「說話聲音盡量放低點,我也不確定傀儡是否會找到我們,這場靈異任務還剩下最後的一點時間了了,只要堅持過去就沒事了...」

然而鄭璇的話音剛落,她卻忽然感覺到背後莫名出現一陣劇烈的寒意!這種寒意甚至已經穿透了後背的皮膚直入骨髓那樣的寒冷!

隨即她猛的回過身,然後抬起頭看向了她們藏身的這個草垛的最高處!

那名眼神獃滯的傀儡赫然正站在她們頭上方草垛的最高處...正在低頭看著她倆!

「呀——啊啊啊啊啊!!!」

隨著趙海麗那超高分貝的尖叫,鄭璇毫不猶豫的在大喊一聲快跑之後,接著二女隨即就轉身向著後方拔腿就跑!

此刻的鄭璇一邊拼盡自己所有的力氣逃跑,一邊心裡充滿著絕望...因為她知道,以傀儡的那遠超普通人類極限的速度,想追上她們簡直輕而易舉...但是...如今,除了跑下去做最後的掙扎外,還有別的辦法嗎?

看到逐漸跑遠的二女背影,草垛上的傀儡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