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二十二章∶驚恐之地

第二十二章∶驚恐之地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距離任務結束還剩30分鐘...

此刻,何飛正坐在村子南邊街道的一座草棚里...

他看了下手錶,接著又謹慎的四周觀察了一下,四周依舊靜悄悄的,和來的時候一樣,也和之前並沒有什麼區別。

於是乎何飛緊接著站起了身,打算向村子西面前進,這是何飛的策略,如果他一直躲在某一個地點或者是方位,那麼無論是女鬼或是傀儡終究會找到他的,而一直不停地更換位置,則會儘可能的拖延鬼找到自己的時間,直到拖延至任務結束。

不過,當何飛小心謹慎的走過街角,正打算穿過某個胡同拐彎的時候,忽然在轉彎處竟然有一張臉和他猛地來了個面對面!

「啊!!!」

「呀啊啊啊啊啊...!」

雙方同時被嚇得大叫起來...

何飛被這在拐角處突然碰到的人嚇得猛地大叫一聲,隨即匆忙後退,而對面的那個人反應比他更誇張,居然被何飛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後驚恐的嚎叫著...

待何飛定睛一看,被嚇得坐在地上的人是一個老頭...似乎還有些面熟...

「你是...」

聽到何飛的話後,坐在地上的老頭終於也反應了過來,他先是拍拍自己的心口回了一下神,然後抬起頭仔細看了看面前的這個年輕人,接著又大大的呼出了一口氣對何飛說道「呼!年輕人,你剛才猛地在拐角處出現差點沒把我這老頭子的魂嚇掉啊!這人嚇人會嚇死人的啊...」

何飛聽後苦笑道「我也被你嚇得不輕啊,對了您應該是...陳伯吧?」

老頭一聽那年輕人居然認識他,接著他便站了起來,然後仔細打量了下何飛,緊接著一拍腦袋恍然大悟似的說道「啊,我記得你,你不就是三天前來村裡的那伙歸國華人中的一個嗎?」

「陳伯好記性!」

何飛稱讚了陳伯一句,接著又面露疑惑的問道「您這是要去哪?」

聽到何飛的話後,陳伯的表情立即變得充滿了恐懼和絕望,接著他拚命壓低自己的聲音並悲痛的說道「鬼幾乎都把全村的人都殺光了,我來的這一路上到處都是死人的屍體...那個慘啊...我家的小孫子昨晚也被鬼不知用什麼方法給殺了,我當時絕望了,在家裡坐了一整夜等死,可是整整一夜我都沒事,於是我現在打算去村口看看,看看能不能出村逃離這裡。」

接著陳伯又問何飛道「年輕人,你又是怎麼回事?怎麼也只剩下你一個人了?你的姐姐妹妹和其他同伴呢?」

何飛沒打算實話實說,於是便扯謊回答道「這個村子裡果真有鬼啊,而我今早則和他們失散了,這不我正打算去村子西那邊去找她們呢!」

看到陳伯點了點頭,接著何飛又對陳伯提醒道「對了陳伯,你可千萬別去村口,凡是打算出村的人都會立刻遭到鬼的攻擊,全死了!」

陳伯聽後大吃一驚,接著哆哆嗦嗦的說道「那...這可如何是好啊?」

何飛看到陳伯怕成了這樣,只能勉強安慰道「我勸你現在還是別出村了,還是先找個地方躲起來吧。」

陳伯聽後點了點頭,接著他猛地一愣,然後趕忙對著何飛問道「啊!等一下,我突然想起來了一件事,年輕人,你之前說你要去村西去找你的同伴是吧?」

何飛聽後皺了下眉頭,但很快還是繼續答道「嗯,是啊。」

陳伯接著指著後面的方向對何飛說道「我之前在村子裡看到了你的那個叫趙海麗的妹妹了,當時我也是無意中看到的她,最後她一個人走進了附近的某座房子里了!」

何飛趕忙問道「是真的嗎!?那陳伯你快帶我去!」

陳伯肯定的點了點頭,接著便對何飛道「跟我來。」

隨後陳伯轉過身打算在在前面帶路。

然而下一刻...

身後的何飛卻猛地掏出了他之前從周斌屍體手裡得到的那把匕首,然後猛地插進了了陳伯後背的脖子!

直沒入刀柄!隨後何飛又狠狠地拔出了匕首!

然而...

想像中匕首拔出後鮮血四冒的場景沒有出現,而陳伯痛苦倒地的畫面同樣也沒有出現,陳伯此刻也依舊沒有倒下,甚至脖子上的那深深的傷口也沒有流出一滴血...陳伯靜靜的站在那裡,然後慢慢的轉過身,蒼老的臉上卻忽然漏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

隨後陳伯明明嘴巴沒有動,卻從他那裡發出了一個極為恐怖的類似迴音的聲音「你...是...如...何...發...現...的...」

「我從來沒有對你說過我夥伴們任何一個人的名字,你又是怎麼知到她叫趙海麗的?另外趙海麗一直是在和鄭璇在一起,以她的膽子根本不可能一個人到處亂跑。」

接著何飛又繼續冷冷的說道「當然,陳伯絕對是不可能知道,不過要是鬼的話...當然會知道的一清二楚!」

何飛話音剛落,陳伯的身形在何飛的視線中忽然變得模糊了起來,然後...逐漸轉化成了一個披頭散髮且身穿藍色戲袍的女鬼!

是楚人美!!!

何飛見後,毫不猶豫的轉身就跑出了胡同,然後瘋狂的的朝著村子西面逃去...

當何飛跑出了較遠的一段距離後,便累的氣喘吁吁的半跪在馬路附近的牆下大口的呼呼喘著氣,他此刻感到自己的雙腿抖得厲害,渾身上下都在不停的出汗...

然這這一切並是嚇得,而是累的!

突然,一股讓何飛汗毛直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