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二十九章∶新人登車

第二十九章∶新人登車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呲呲呲...!」

伴隨著列車的那陣剎車後摩擦鐵軌的聲音,這趟地獄列車終於在一個未知的站台前停了下來...

「呲啦...」

然後,4號車廂的車門緊接著便自動打開了。

門打開後,張虎便大搖大擺的走到了門口,但何飛卻沒有跟著張虎,而是趴在了車廂窗戶那默默的觀察著外面。

外面的站台依舊黑的可怕,和當初何飛登車時的情況大致相同,僅僅只能在列車車燈的照耀下才能看清站台的一小部分。

張虎走到門口後,果然看到有四個人正神情極度緊張的站在列車站台前看著他,不過張虎並不是第一次干這個接待工作,這種情況他見過好幾次了,張虎看到四人後,沒有立即說話,先是打量了一對面站台站著的那四個人,分別是三男一女。

其中一個戴著眼鏡的男人約二十七八歲左右,穿著一身筆挺的西服,看打扮貌似是一個商業人士或是上班族,而三人里那唯一的女性此刻正神情緊張的躲在那名眼鏡男的背後,估計這二人要麼是情侶要麼則是朋友。

而另外兩名男性顯然是一快的,因為這二人都穿著統一的印有德克士外賣的工作服,其中一個年紀略大約40多歲,而另一個則是一名小夥子,看年紀也就20出頭。

當然,張虎打量這四人的時候,那四個人也正在打量著他,看到這神情緊張的四人後,張虎果然又在新人面前露出了習慣性的獰笑,然而他這一笑不要緊,那名本就怕的要死的女性居然被嚇發起了抖來。

接著,張虎便對著那四個人說道「還站在那發什麼呆?不想死的就趕緊上車!」

不過...張虎的話說完後,對面站台的那四個人卻互相看了看,沒有一絲反應...

張虎一看對面的幾人根本沒有一個回答他,或者打算上車的,心裡頓時有些惱怒,臉上的表情也越來越難看。

這時,窗戶里的何飛在看到外面的情形後則忍不住想道...

幾分鐘過去了,張虎見對面的四人無論他怎麼招呼都不肯上車,終於,他開始失去了耐心,於是張虎便對著幾人大喝道「你們四個沙比聽著,15分鐘之內不上車,你們就會死,我這不會開玩笑,不信的就繼續在那呆著吧!」

說完這句話後,張虎轉身欲走,不料在這個時刻,那名戴眼鏡的男人終於喊道「這位...這位老大,請等一下,我有話想說。」

眼鏡男打量著張虎的造型...或許把他當成了黑道人物了,連稱呼都用上了江湖稱呼...

聽到背後有人喊他,張虎似乎很熟悉這個套路,因為這個轉身就走的套路他玩過好幾次了,幾乎屢試不爽,於是,張虎便很隨意的轉過了身...

接下來雙方的對話與當時何飛那伙人等車時的情況基本相同...

............

「什麼!永無止境的輪迴在靈異任務之中!?」

當對面的人在張虎告訴他們的事實以後,頓時那四個人便炸開了鍋,一個個驚慌失措的樣子看得讓人糾結,然而,當他們再一次發現身上的那張地獄車票無論怎麼都撕不爛後,再加上他們這群人之所以能來到這裡,之前也是被鬼物追到這裡的,所以到這個時候...幾個人逐漸的開始變得有些相信了...

不過,這一次的張虎卻沒有忘記鬼潮的事,他隨即抬手看了下手錶,然後又好心提醒道「大體情況我都給你們說了,不過我先給你們個警告,在過3分鐘,趟列車就會自行開走,而列車開動的同時數不清的鬼物們則會憑空出現並將這個站台淹沒,凡是不上車的都會被鬼物們殘忍殺死!你們可以現在登車,也可以選擇在見了鬼潮之後在登車,不過...到那時候在登車,可就很有點很危險了...」

這『很危險』三個字,張虎說的時候咬字很重。

張虎的話說完後便不再理他們,接著便抱著雙臂靠在車門旁饒有興緻的看著他們。

這時後,站台上的四人陷入了一陣議論中...

那名穿著德克士工作服的年長者先是回頭看了看黑漆漆的四周,然後咽了口唾沫,接著對其餘三人說道「要不...咱就聽那個光頭的...上車?」

不過,年長者剛說完,那名同樣身穿德克士工作服的年輕人卻說立即辯駁道「田叔,之前我們都是被鬼追到這的,我也相信這可能是真的,我也並不是不打算登車,但你可要想好了,那個光頭說一旦登上了這趟車就等於踏上了一條早晚會死的不歸之路,還有就算真的有鬼,我也不認為會像那人說的那樣會有那麼多的鬼會憑空出現,萬一那個光頭男是在騙我們登車的呢?萬一等一會車開走了,而數量眾多的鬼物卻沒出現呢?」

接著那名年輕人又自作聰明的說道「依我看吶,咱就等一會,等到列車開動的時候看看有沒有那光頭口中所說的鬼潮出現,如果有咱就跑快點登車,如果沒有,那咱不就徹底安全了嗎!?」

年輕人的這句話說完後,門口的張虎和趴在窗戶旁的何飛都聽到了,二人同時在腦海里想到了一句話...

因為,詛咒怎麼可能會給新人這麼大的漏洞可鑽?

不過,年輕人的話似乎卻有點打動了那名被稱為田叔的年長者,田叔聽後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接著便把詢問的目光看向了旁邊的一男一女,也就是那個穿西服的眼鏡男的那個躲在眼鏡男身後的女人。

田叔對二人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