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三十章∶執念的價值

第三十章∶執念的價值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我草!何飛尼他瑪的想死嗎!!!?」

張虎對著何飛的背影拚命的吼出這句話後,就趕忙跑到正在緩慢關閉的車廂門前使出全身的力氣開始發力打算暫緩門的關閉,不料卻發現他根本頂不動...於是張虎立即面容兇狠的回過頭,然後對著車廂內的其餘三個人同吼道「還愣著幹什麼!?還不趕緊來幫忙!?」

而已經被何飛剛才的行為搞的目瞪口呆的另外三人,在被張虎這麼一吼之後,頓時才反應過來,於是其餘三人慌忙跑過來和張虎一起頂住了正在緩慢關閉的車門,此刻的張虎和其餘三人紛紛使出了吃奶的力氣在頂,不過...下一刻他們才發現哪怕是他們四個男人合力,車廂的門依舊在關閉,他們的努力也僅僅只是略微延緩了那麼一絲車廂門關閉的速度而已。

然而這一刻的何飛,也已經用他最快的速度跑到了癱坐在地上的小慧面前,而到她面前後,何飛二話不說,直接伸出了手臂,然後用極大的力氣狠狠地一把將小慧猛地拉起,而後,在小慧的驚叫聲中,何飛拉著小慧頭也不回的轉身就跑!

就在二人剛跑出原地僅僅幾秒之後,身後的海量鬼物們也紛紛嚎叫著跟了過來,而鬼物們的速度則是越接近列車速度越快!

沒人知道何飛此刻心裡到底想的什麼,也不清楚何飛到底為什麼會這麼想,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人的本性很難改變,一旦經歷某些事,會在那人的的心裡留下極為強烈的執念,這種感覺不會讓人輕鬆,而這種執念如果不解決,時間久了會讓人產生心病,有時候,對某些人來說,做出一種極為冒險甚至危及自己生命的舉動來解決一個執念,去掉一塊心病,對某些人來說確實是值得的。

話歸正題,此刻的情況對何飛來說可以說是比處在靈異任務里更加的兇險萬分,因為首先列車已經啟動,並快要接近人類奔跑的時速了,而車廂門雖說在張虎等四人合力的阻擋下雖說關閉速度略微減緩,但仍然已經快要關閉到了一半,但是更加兇險的還是正在何飛與小慧身後追趕的鬼潮,幾乎已經快靠近二人的背後了。

「啊啊啊啊啊!!!」

接著,隨著何飛的一聲瘋狂大吼,已經趕到車廂旁的他猛地兩手抱住小慧的上半身,然後使出了驚人的力量將小慧猛地拋入了車中!

「呀啊——!」

然後,伴隨著小慧的一聲尖,她被順著已經關閉了一半的車門拋入了車廂里,接著,何飛猛地抬頭看向了車門,發現車門已經關閉三分之二!

而張虎此刻也正臉紅脖子粗的拼了命的和其餘三人在用手掰著門!

隨後,何飛再也沒有猶豫,而是雙腿猛然發力的向即將完全關閉的車門躍去...然而就在何飛剛剛躍起的同時,身後的一隻鬼爪也狠狠的抓在了何飛的背上!!!

何飛哪怕在晚跳那麼兩秒鐘...他就會被身後的鬼物們抓住!!!

「呲啦!」

就在何飛剛剛跳入車廂的那一剎那,張虎幾人則也終於承受不住車廂門傳來的巨力而猛地鬆了手,下一秒,車廂門就完全關閉了,而後列車的速度也終於變成了高速的行駛狀態,同一時刻,車窗外的景色在次回到了之前的那完全的黑色....

轟隆...轟隆...

在一道漆黑無比的隧道上,一列沒有任何標誌的地鐵列車在向前行駛著,這趟地鐵沒有列車員,而且誰也不知道它最終將會駛向何方...

「呼呼...呼...呼...!」

這時候,在這趟正在高速行駛的列車的4號車廂里,有一個二十齣頭的年輕人面色蒼白的正坐在地上低著頭呼呼的大喘著氣,並且頭上和身上的汗水也在不停的流下。

這個人正是何飛。

不過,還沒等何飛休息完,卻忽然在他的視線前出現了一雙腿,接著上方便伸出了一雙有力大手,然後猛地抓住了他的領子,下一秒何飛便被提了起來!

張虎猛地抓住何飛的領子將他提起後,接著二人便面對面,而此刻的張虎滿臉憤怒的死死的盯著何飛的臉,並且額頭上的青筋已經顯露,接著便對其大吼道「你他嗎的不要命了嗎!?啊!?在詛咒空間里活夠想自殺也不用這樣搞吧!?」

張虎的吼叫聲很大,頓時將車廂內的其餘四個新人嚇了一跳,幾人紛紛或站或坐的呆在車廂里,沒有人敢說一句話。

而此刻的何飛,並沒有立即回答張虎那憤怒的質問,他則是先伸出手抹掉了臉上張虎噴出的唾沫星子,然後對著張虎露出了副一臉輕鬆的表情,隨後便說道「張哥,做完這件事,我感覺我如今輕鬆多了。」

張虎聽後,臉上便露出了一絲莫名其妙的表情,先是轉頭看了看因驚嚇過度而癱坐在地上發獃的小慧,接著又重新回過頭對何飛疑惑的問道「難道...這個女的和你在現實中是親戚?」

何飛聽後搖了搖頭說道「不認識,非親非故。」

張虎聽後本來有些疑惑的臉頓時又充滿了憤怒,他又立即質問道「那你為什麼這麼拚命的救她!?你剛才的行為簡直就是玩命!玩命!你懂嗎!?」

不過...這一次何飛並沒有立即回答張虎的這次質問,而是呼吸有些急促的喘了幾口氣,沉默了片刻後,接著緩緩的說了一句讓張虎很費解的話...

「我救得並不是她,而是我心中的一個遺憾...」

這一次張虎聽後隨即一愣...表情陷入沉思,他似乎在回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