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四十五章∶崩潰的邊緣

第四十五章∶崩潰的邊緣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鄭璇回到房間後並沒有在客廳以及卧室發現陳小慧,在接連呼喊幾聲無果後,鄭璇便開始在整個客房裡尋找,而當她走進浴室並打開內間的門後...首先一股濃烈到極點的血腥氣撲面而來。

浴室內的場景...幾乎和鄭璇曾經想像中的阿鼻地獄並沒有任何區別,陳小慧的碎屍就這樣漂浮在那個早已變為血池的浴缸里,其凄慘與恐怖可怕的場景如果換一個人看到的話,輕則嘔吐不止併產生心理陰影,重則會被嚇得神經失常,然而就算是鄭璇...饒是她在這個詛咒空間里也算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此刻也被眼前的場景驚的連連後退!

看到此場景的鄭璇首先後退數步,隨即忍不住又用手捂住了嘴巴,此刻她感覺自己的胃裡翻騰雲涌,有種強烈的嘔吐感,不過最終還是硬忍住了。

恐慌過後的她本想立即跑出去通知大家,不過隨即她似乎又想起了什麼,便又立即跑向了卧室並看向了床頭櫃。

「一二三...七...七瓶...」

看到這裡,鄭璇感覺有些詭異,不過她並沒有一個人想太多,而是迅速離開了205客房...

幾分鐘後,剩餘的所有輪迴者全都集中在了205客房的浴室門外。

此刻的眾人可謂皆是是慌慌不安,尤其是在得到鄭璇的通知並在看到陳小慧的凄慘死狀後,其中田國華頓時兩眼瞪得老大,隨後就兩腿一軟的癱坐在了地上,接著張大嘴便想尖叫,不過卻被身旁的張虎狠狠地捂住了嘴,然後對其冷聲喝到「閉嘴!你想讓整個旅館的所有人都知道嗎?上一次就因為你的尖叫把警察招來了,這次還想再來一次?」

別看張虎說的惡狠狠的,不過此時的張虎卻面色極度難看,細心的人會發現此刻張虎的身體在輕微的顫抖...

趙平此刻同樣也好不到哪去,只見此刻的他兩眼直勾勾的盯著浴池裡陳小慧的碎屍一句話都沒說,但接下來他就身體不受控制的一陣搖晃,也幸虧他及時扶住了旁邊的牆壁才沒有癱坐在地。

而眾人里或許反應最冷靜的可能就是此刻的何飛了,雖說在剛剛看到陳小慧的恐怖屍體後,他同樣也被嚇了一大跳,但是他的表情除了有些面色蒼白外,卻並沒有任何與平常不同的地方,此刻的他正安靜的和鄭璇二人並排站在幾人的的最前面看著眼前的恐怖場景。

然而卻並沒有任何知道,雖然何飛表面上非常冷靜,但是此刻他的內心卻是無比憤怒!!!

「呼...呼...」

憤怒中的何飛先是狠狠的咬了咬牙,接著便又長長的呼了口氣並迅速的恢復了冷靜,是的,如今這種情況下不論是恐懼還是憤怒根本就解決不了任何的問題,對方是一個根本看不到任何蹤跡的鬼,越是這種時刻就越要冷靜下來並沉著應對。

............

陳小慧的死除了他們這些輪迴者外,並沒有告訴任何人,住在3樓的傑西卡靚女以及樓下的餐廳服務員都沒有說,因為就算讓別人知道也沒用,除了能造成恐慌以及引來警察造成不必要的麻煩外毫無用處,因對對於夢魔弗萊迪來說,來再多的警察也沒有一丁點用,而眾人也只是在鄭璇的吩咐下將浴室的門鎖死,然後全部集中在了何飛與張虎的206客房。

待眾人全部懷著恐慌與不安的心情坐定後,鄭璇先是面色沉寂的抬頭掃視了一圈房間的眾人,如今已經是凌晨0.40分左右,也就是說此刻已經是這場靈異任務的第四天了,也就是說,只要在堅持3天,這場靈異任務就會結束。

然而,事情會這麼簡單么!?答案是絕對不可能的,七名輪迴者現今已經死掉了兩人,而且全部都是死的莫名其妙,幾乎毫無預兆的突然被殺,郭耀在夢中被殺還可以理解,畢竟這是夢魔弗萊迪最喜歡的殺人方式,然而...陳小慧又是怎麼死的?

沉默片刻,鄭璇接著就說道「關於弗萊迪夢境殺人的事大家都知道了,但是剛剛陳小慧的死卻讓我產生了極大的疑惑。」

鄭璇說完後,左邊坐著的田國華似乎想到了什麼似的,隨即就不解的問道「隊長,你說的疑惑是什麼意思啊?弗萊迪既然是夢裡殺人,那陳小慧應該也是在夢裡被殺死的啊?」

田國華的話說完後,鄭璇先是一陣沉默,不過在幾秒鐘後她卻又皺著眉頭說道「不,我感覺陳小慧的死...似乎實在現實中被殺死的。」

鄭璇的話剛說完,眾人頓時紛紛大吃一驚!並且絕大多數都露出了驚恐的神色,甚至包括了何飛!

看到幾人都用驚恐以及不解的眼神望著自己,鄭璇隨即解釋道「在我和陳小慧所住的卧室的床頭柜上本來有8瓶夢境消除藥劑,然而在陳小慧死後我卻發現床頭柜上的夢境消除藥劑卻只剩下了7瓶,也就是說,陳小慧是在喝完一瓶夢境消除藥劑後被殺的。」

何飛雖然也很震驚,但是在看過死亡現場以及經過鄭璇的猜測後,他則也用他自己的思路分析了一下這件事,接著在一眾人陷入前所未有的疑惑的時侯,此刻的他張嘴說出了他的看法。

何飛說道「在睡覺前服用夢境消除藥劑後,則不會在做夢,那麼依靠夢境來殺人的弗萊迪就失去了攻擊被害者的渠道,而剛剛鄭璇姐卻說陳小慧是在服用了夢境消除藥劑後被殺得,那麼...後面就只剩下了兩種可能...」

看到一眾人立即都將目光投在了他身上,何飛頓了頓又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