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四十八章∶雙重危機

第四十八章∶雙重危機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深夜之下,恢復神智後的何飛猛然停下了腳步,然後迅速的拉住了鄭璇並將鄭璇搖醒,鄭璇在經過何飛劇烈的搖晃後也從那無意識的混沌中清醒了過來,接著,二人又將張虎與田國華搖醒,隨後四人聚在一起冷冷的打量著四周。

首先說話的是田國華,看到這種情況田國華立即說出了一句讓他很糾結的問題「我們...這是在夢裡還是在現實啊...?」

「是在夢境里。」

鄭璇與何飛二人幾乎同時回答了出來。

之前鄭璇還有些疑惑,然而在那天他用手機給何飛聯繫過後,他就通過何飛得知了一些她之前所不知道的事情。

隨後鄭璇便拋開了腦海里的一些雜念,然後有些慌張的打量著四周,何飛與張虎亦是如此,不過良久後,觀察了四周環境半天的何飛卻嘴角一揚然後冷笑一聲,隨後他就立即轉身站到了其餘3人的面前,接著便對其餘幾人說道「大家請聽我說一句話,通過這段時間的觀察以及留意,我此刻終於可以確定了一件事,下面我將說的這的句話關乎到我們這些人的生死,所以大家一定要牢牢記住!」

何飛的這句話立即引起了其餘三人的注意,看到其餘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他,何飛定了定神,然後說道「我知道如何在夢境里擊敗弗萊迪並擺脫夢境的方法了!」

何飛此言一出,三人頓時大吃一驚!而旁邊的鄭璇也則立即追問道「何飛,難道你知道到了什麼!?」

張虎與田國華同樣有些震驚,而更多的則是喜悅,隨後他倆也立即緊張的追問道「那就快說啊!」

何飛聽後點了點頭,正要說出答案,不料就在何飛剛張嘴的那一剎那...

突然!何飛的身體居然開始變得透明...然後竟然開始逐漸消失!

由於身體消失的太快,何飛已經來不及將他的答案原原本本的告訴其餘3人了,而在他即將完全消失的最後一秒,何飛只來的及朝著三人吼出了四個字——

「我即是你!」

下一刻,何飛的身體就徹底消失了...

..........

何飛莫名其妙的消失,讓剩餘3人一陣吃驚,張虎獃獃的望著何飛消失的地方接著就面向鄭璇若有所思的說道「看這種情形,好想和之前何飛被拖入夢境之後,隨後又醒來時的情況一樣啊...難道是何飛他醒了!?」

張虎說完後他身旁的田國華卻又對著鄭璇追問道「還有何飛臨消失前說的那句『我既是你』這四個字又是什麼意思啊?」

二人的問題問完後,鄭璇先是沉思了一會,隨後便回答道「我也認為何飛確實是從夢境中清醒了過來了,所以在夢境里的他才會消失,至於最後的四個字,其實是由於消失太快,他已經來不及將原本的答案完整的告訴我們了,所以他只能來得及說出這關鍵的四個字,以用來作為我們脫離夢境的提示。」

接著鄭璇又話鋒一轉的說道「至於何飛為何會清醒,那是因為夢魔不希望他將答案告訴我們,所以才將何飛從夢境中弄醒。」

鄭璇的話說完後,田國華卻羨慕的嘆了口氣說道「看樣子何飛這次可安全了,哎,這人比人真是氣死人啊...」

然而田國華剛剛說完,不料身前的鄭璇卻突然抬起頭看向田國華,然後她的兩隻眼睛便也死死地瞪著自己。

如果換做平常被這麼一個身材好且極有御姐氣質的美女盯著,田國華或許會很開心,然而在這種環境以及場景下,田國華卻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哆嗦,然後忍不住問道「怎...怎麼了啊...?」

田國華的問題立即得到了回答,不過卻不是身前的鄭璇或是張虎回答的,而是從自己的背後傳出的!!!

只見田國華的身後頓時傳出了一陣嘲諷似的話語「嘿嘿嘿,與其在乎別人的安危我看你們還是先顧好你們自己吧!哈哈哈!!!」

話音剛落,田國華便猛地轉過了腦袋,然後便赫然看到了一個帶著黑色禮帽身上穿著花條紋上衣且右手還帶著一個鐵爪的人來,而仔細看這個人的臉,居然全是重度燒傷後的疤痕!

「啊...啊啊啊啊啊!鬼啊!!!」

看到如此恐怖的人如今站在他的面前,二人的距離甚至不足一米,田國華頓時被嚇得三魂去了七魄,在驚恐的嚎叫一聲後便慌不擇路的轉身朝著醫院的方向跑去。

看到幾乎嚇破膽的田國華越跑越遠,一直站在原地的弗萊迪在剎那間便露出了一絲獰笑,然後對著幾米外的鄭璇與張虎問道「怎麼?鄭小姐與張先生不打算跑嗎?」

這也是鄭璇與張虎二人第一次看到弗萊迪,雖然同樣被弗萊迪的恐怖外貌嚇了一跳,不過本想和田國華一樣逃命的張虎在看到身旁的鄭璇卻沒跑後,怕的要死的張虎居然硬著頭皮和鄭璇站在了一起。

聽到弗萊迪的話後,此刻的鄭璇額頭上不由自主的留出了些許冷汗,然後她冷冷的對弗萊迪說道「我不知道你是如何把本來清醒的我們拉入睡眠中的,也不知道你居然有將我們所有人都放入一個夢境里的能力,不過我卻知道在夢境里你是有絕對的掌控權,只要不徹底醒來,在夢境里跑得再遠也沒有任何意義。」

鄭璇的話說完後,聽的弗萊迪有些驚訝,不過隨即他似乎有猜到了什麼似的張嘴說道「嘿,看樣子之前不知用什麼方法從夢境里逃離的何先生已經將他所知的事情告訴你了呀,嘿嘿,然而在這裡卻並沒有什麼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