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五十二章∶鄭璇的怒火

第五十二章∶鄭璇的怒火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本來我想在弄死那個婊子後在陪你慢慢玩的,不過你這該死的蟲子一次次的打擾我,不讓我享受我應得的快樂,所以我還是先把你碾死後在和那個婊子繼續玩吧,那麼再見了蟲子!」

說完這句話後,弗萊迪的鐵爪便對著張虎的後腦勺狠狠地刺了下去!

然而,就在弗萊迪那鋒利的鐵爪即將插入張虎的頭顱中時,一個讓弗萊迪似曾相似的畫面出現了,那就是地上的張虎卻在一剎那間變得半透明,下一秒就隨即消失了。

此刻,鐵爪插在地上的弗萊迪的面容則頓時變得極度扭曲,他額頭上的青筋高高鼓起,一股名為憤怒的東西則在他的心裡逐漸燃燒,幾秒後...一個響徹天空的怒吼則充斥了整個夢境世界!

「雜碎,你死定了!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

畫面轉移至現實世界的潘多拉酒店內...

當餐廳中的趙平手持消防斧走進了廚房後,何飛便立即抓住機會躡手躡腳的重新反回了登往樓上的樓梯,一路上何飛無不小心謹慎的前行,生怕發出一絲動靜以免驚動趙平。

很快,何飛便重新來到了二樓,然後迅速走到了206客房的門口,但這次他卻沒有貿然走進,而是先將身體貼在門外的牆壁旁,接著就伸過了頭往敞開著的門裡望去,然而這一看不要緊,下一刻何飛的表情卻是驟然巨變,然後便猛地蹲到了地上...隨後就對著地面狂吐不止!

是什麼場景能把一向鎮定的何飛搞成這樣?因為此刻206客房內的地面上...有一顆滿臉是血並五官殘缺的頭顱,而通過觀察這顆殘缺的頭顱卻能隱約看到田國華的外貌,而更噁心恐怖的是,此刻在田國華頭顱的旁邊便是一具沾滿血肉的人體骨架,而骨架的四周則是滿滿一地的碎肉!!!

這時候,剛剛吐完的何飛咬牙先是忍住了繼續嘔吐的慾望,隨後便走進了房間內,緊接著便用緊張的目光望向了沙發上,不過在看到陷入昏睡中的鄭璇與張虎二人依舊平安無事後何飛那一直提著的心才放了下來,但是細心的何飛卻發現,此刻陷入昏睡中的張虎的右臉則腫的像個饅頭,而嘴角處則還滴答著絲絲鮮血,

何飛正要做什麼的時候,不料下一刻昏睡中的張虎與鄭璇二人的身體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詭異變化。

只見忽然之間,一直昏睡著的張虎先是猛地狂噴出一大口鮮血,幾秒後鄭璇的腹部則也詭異的憑空出現了四道血紅的傷口,隨即鮮血便從腹部內噴涌而出!再看鄭璇卻依舊閉著眼睛,但是她此刻的額頭上全是汗水面容也露出了痛苦之色,顯而易見,張虎和鄭璇二人在夢境里肯定正在被弗萊迪襲擊!

然而何飛剛猜測完,緊接著,張虎身體的恐怖變化更是把何飛驚得冷汗直流...

當鄭璇的傷口出現後,緊接著在另一旁昏睡的張虎的表情就變得一陣痛苦扭曲,而他的手掌上赫然也憑空多出了數道被利器割傷才會造成的傷口,而後下一刻張虎就又是吐血不止,同時胸口處就伴隨著一陣骨骼碎裂聲而凹進去一大塊!

而最後則在何飛的視線中...張虎的兩隻眼睛竟然詭異的從他的眼眶裡滑落了下來!!!

而再看此刻的張虎,他已經開始渾身抽搐並氣息游離,同時面色也極為慘白,張虎快死了...

「不!!!」

看到這裡,何飛猛然反應了過來,接著便滿頭大汗的衝到張虎面前瘋狂的搖起了張虎,但卻完全無效,不過下一秒何飛卻猛然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幾天前張虎曾偷偷在何飛耳旁對他說道——嘿嘿,別擔心,來之前我兌換了兩個,如今我身上還有一個!

想到這裡,何飛便趕忙將手伸向了張虎的懷裡,果然在他懷裡摸出了張虎的最後一張金光符,然後便毫不猶豫的『啪』的一聲貼在了張虎的額頭上!

「嘩啦!」

金光符在貼在張虎額頭上的一剎那便金光閃爍,接著便燃燒殆盡,隨後何飛便站在張虎的旁邊緊張的的看著張虎,不過...老半天過去了張虎卻依舊沒有動靜。

「張哥?張哥?」

見張虎半天沒有動靜,何飛忍不住呼喚了幾聲,然而讓何飛失望的是,全身是血的張虎卻依舊仰坐在沙發上毫無反應。

看到這裡,何飛的心先是『咯噔』一下,接著他就伸出了他那僅剩的一條左臂,然後然顫悠悠的將手往張虎的鼻下探去...

「咳!咳...咳!何飛...是...是你嗎?」

然而當何飛的手指正要放在張虎鼻下的那一刻,張虎卻忽然渾身顫動了一下,接著就一邊伸出雙手在四周胡亂摸索然後咳嗽著一邊用極度虛弱的聲音說出了這句話。

本以為張虎已經死了的何飛在這時候...居然看到張虎動了而且還說了話,這一刻,何飛的眼眶竟不由自主的濕潤了起來,接著他也顧不得擦掉眼淚,而是趕忙將僅剩的左手放在了張虎的右手上,隨後兩隻手就緊緊的攥在了一起,而後何飛便激動的說道「張哥,我是何飛,是我!」

聽到何飛的聲音後,張虎那滿是重傷的身體先是抖了一下,隨即他就揚起了他那張已經失去眼珠的臉,然後臉上勉強擠出了一絲笑容並斷斷續續的說道「嘿...我就知道是你救得我,我...咳咳...!看來...我之前用在你身上的那張...金光...符沒有白費!咳...咳!」

此刻張虎的樣子卻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