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五十五章∶莫名的憂鬱

第五十五章∶莫名的憂鬱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當何飛從那種模糊的黑暗中在次睜開眼時,他則發現此刻他已經處在地獄列車之內了,接著他便緩緩的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後打算看看四周,然而就在這時他卻猛然想起了什麼似得趕忙抬起了右臂看了看,在發現之前斷掉的右臂已經復原後,緊接著才大大的呼了一口氣...

然而當他這口氣還沒呼完,不料身後卻猛地伸出了一隻大手『啪』的一聲拍在了他的肩膀上!

「呀啊啊啊...」

何飛被這猛地一拍頓時嚇得渾身一顫,緊接著就不由自主的叫了起來,然後他就趕忙轉過了頭。

「哈哈哈哈!兄弟,這靈異任務都結束了也都返回車廂了,看把你嚇得,你說你現在還怕個毛啊?」

當何飛轉過身後,其身前站著的人果然是張虎,而張虎此刻的身體自然也被5號車廂的治癒功能給完全恢復了正常,現在的他在對何飛說這句話的同時臉上儼然也帶著笑容。

看到張虎的表情後,何飛不由得一邊在心裡感慨張虎的心可真大的同時一邊嘴角有些抽搐的苦笑道「那個...張哥啊,剛剛過去的那場靈異任務把我們搞的有多慘你應該也記憶猶新吧,怎麼這會反而笑的這麼開心呢?」

何飛苦笑著說完這句話後,張虎卻並沒有表露出後怕的情緒,反而繼續怡然自得的答道「後怕是當然會後怕的,不過...你現在拿出你的車票看看任務獎勵後相信你也會露出笑容的。」

何飛聽後趕忙從兜里掏出了自己的車票,緊接著便定睛看了起來...

乘客名∶何飛,任務完成次數∶2,生存值∶8,擁有道具∶鎮魂鐲。

看到這裡,何飛雖說並沒有像張虎形容的那樣喜形於色,但是至少在心裡上還是有些小小的吃驚的,是的,主線任務和支線任務全部完成,直接獲得所有的7個生存值獎勵點,這由不得一般人不開心,畢竟一場普通級靈異任務也僅僅才2點生存值而已。

何飛正要說話,不過就在這時又有一個聲音也從何飛的左側方向傳了過來...

「張虎你別得意忘形了,你也不想想剛剛經歷的那一場靈異任務是什麼困難等級,然後在想想那場靈異任務我們度過的是多麼的僥倖,在想想我們在裡面凄慘的死了幾個人以及我們自己的最後的慘狀。」

說話的赫然是正在那低頭看著車票的鄭璇,果然,進入車廂後鄭璇不僅從夢境里醒了過來,而且她身上的傷同樣也好了,張虎頓時被鄭璇的這段話說的有些尷尬,但是好在他本就不是臉皮薄的人,於是聽後立即哈哈一笑,緊接著又轉移話題似的對鄭璇說道「那個...你說的其實很對,但是我卻認為你的話只說對了一大半。」

張虎的話聽的旁邊的何飛與鄭璇二人不由一愣,而張虎則先是對著5號車廂內的最角落處撇了撇嘴,隨後就用一臉不爽的表情對著二人說道「那是因為我現在總算徹底理解了『睡著都能贏』這幾個字的含義了。」

何飛與鄭璇二人順著張虎的嘴角將臉轉向了5號車廂內的最角落處,赫然看到此刻趙平正一臉沉默的低頭坐在其中一排的某個座位上發獃!

趙平居然也活了下來,這讓何飛幾人頓時有些驚訝,而且他在看到趙平後似乎也理解到了剛才張虎為何會用一臉不爽的表情看著趙平了...

因為,這傢伙在剛剛的那場靈異任務里...幾乎從頭到尾都處在被弗萊迪催眠的狀態中,完全喪失了一切自我意識,而醒來後卻發現那場靈異任務已經結束了,不僅成功活了下來,還白拿7點生存值...而其餘的6名輪迴者...要麼被弗萊迪殘忍的殺死,要麼雖然免於一死但卻被折磨的生不如死,尤其是張虎,被弗萊迪狂虐的只剩下小半條命後才好不容易僥倖挨到任務結束,結果卻發現人家趙平居然是在睡覺中都度過了那場靈異任務,這讓此刻的他會做何感想?

不過好在都知道張虎不是那種小心眼的人,剛才的話也僅僅是發發牢騷表達一下情緒而已,至於何飛與鄭璇二人則更不是那種人了,且何飛作為幾個人里唯一親眼見證弗萊迪被幹掉的人,此時的他則是在心裡有些驚訝,因為他沒想到弗萊迪在最後時刻居然沒有來得及殺死趙平,然而仔細一想也對,當時傑西卡的偷襲來得太突然,弗萊迪在還沒反應過來前就已經死了,所以總的來說,趙平的存活可真是實屬幸運。

何飛剛剛想完,一直在沉思的趙平則一臉疑惑的朝著三人走了過來,而在來到幾人面前後,趙平先是用手扶了扶鼻樑上的眼鏡,隨後就面露不解的看著三人問道「那個...請問為什麼我醒來時就會在列車裡?我記得任務時間是7天啊?並且我明明在潘多拉旅店只睡了一夜而已啊?剛才我一個人在角落想了半天都想不明白...」

趙平的話音一落,鄭璇就轉過頭就對著何飛看了一眼,何飛則立即從鄭璇的眼神里了解了她的意思,然後何飛便伸出手變為拳狀的放在嘴前咳咳了兩聲,隨後就用一臉複雜的表情對著趙平說道「你的這個問題,還是我來說吧,總體上在上一場靈異任務里,對於你的表現,我認為用5個字就可以為你解釋了,那就是——睡著都能贏!」

「嗯???」

聽到何飛的話後,趙平臉上的疑惑表情則更加的愈發濃烈,而一旁的張虎卻忍不住嘴噗呲的一聲咧開嘴笑了起來。

何飛沒有理會張虎,而是又繼續說道「好了好了,既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