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五十九章∶無盡的恐怖

第五十九章∶無盡的恐怖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當這個自稱是職業殺手的年輕人向二人友好的伸出手之後,張虎的眉頭立即皺了起來,而何飛則是一副一臉蒙比的表情,不過在看到張虎並沒有伸出手與對方握手後,為了避免尷尬,站在張虎旁的何飛則趕忙將自己的胳膊伸了過去然後與程櫻握了一下手並面露微笑的對其說道「你好,我叫何飛,這位是張虎。」

不過下一瞬間,何飛就感覺到對方的手非常的柔軟,不料還未等他多想身前的程櫻就面露不爽的說道「何飛是吧,你這微笑的表情看起來好假啊,看樣子你似乎不太相信我是殺手吧?」

程櫻對察言觀色似乎很在行,他的話也頓時聽的何飛有些尷尬,不過何飛身旁的張虎卻看了眼何飛後對其說道「何飛,我認為你還是相信他是職業殺手的好,這傢伙剛才和我打架時,我發現他根本沒有使用任何所謂的招式套路,幾乎全是用的能快速讓人失去行動能力的殺招,這些狠辣的搏擊技巧甚至連一般的軍人與格鬥選手都使不出,而會用的估計也只有兩種人...要麼是特種兵,要麼就是...職業殺手!」

張虎的這句話說的非常鄭重,所謂業有專攻,在格鬥這方面何飛並不在行畢竟它只是一名大學生,所以看到張虎的表情後,何飛的微笑也慢慢消失了,然後他就用慎重的口吻對程櫻問道「你真的是殺手?」

「那你看我像特種兵么?」

程櫻反問式的回答頓時把何飛嗆得不清,被嗆到的何飛沒有在說話,而是深吸了一口氣後隨即就又將目光看向了那名頭上帶著印有『安全生產』4個字帽子的男子。

男子發現何飛的眼睛看向他後,他趕忙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而何飛便對其問道「不知這位老哥是...」

黃帽男子自然知道何飛的意思,於是他立即自我介紹道「我叫王志強,今年36歲,是一名建築工人。」

到此時,這一次登車的兩名新全部介紹完畢,何飛點了點頭,然後便對著二人說道「我知道你們兩個人現在一定有很多問題要問,比如為何被鬼追到站台,又比如這趟不停前行的地獄列車又是怎麼回事等等,不過這些事過一會我們的隊長會親自給你們盡量進行解釋,現在請二位跟我來,我帶你們去見隊長。」

說完後,何飛便轉過身,然後帶頭向3號車廂走去。

而聽到何飛的話後,那個叫程櫻的先是撇了撇嘴,緊接著就脫口而出的說道「我草,站台前迎接的、車廂里接待的、後邊還有個解釋的...你們這居然還他嗎的是一條龍服務啊...!?」

程櫻的話聽到何飛耳里頓時讓他的眉頭皺了一下,不過他卻並沒有說話,然而一旁的張虎則在注意到何飛的表情後卻立即轉過了頭對程櫻面露兇狠的說道「小子,別那麼狂,我看你到現在還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吧?你要看清形勢!如今這裡可不是現實世界了,而是詛咒空間!說話注意點,小心別因為嘴臭得罪人最後被人幹掉都不知道!」

張虎的這句話里雖然恐嚇與警告的意味濃烈,但卻又暗含著提醒,何飛本以為以程櫻在聽到這句話後會立即出言反嗆張虎,不料張虎說完後這一次程櫻卻沒有說什麼,而是僅僅『哼』了一聲。

然後他就啥話都沒說的便與王志強二人跟在何飛背後往3號車廂走去。

何飛與張虎二人內心想著,隨後四人便向3號車廂走去。

............

來到3號車廂後,何飛照例敲了敲鄭璇的房門,隨後他又忽然想起了什麼似的又敲了敲趙平的房門,沒過多久,鄭璇與趙平二人便分別從各自的房間里走了出來,二人出來後,何飛就將兩名新人向鄭璇向與趙平介紹了下,並同時也向新人們告知鄭璇就是這個隊伍的隊長,隨後又將兩名新人的事大體的給鄭璇也說了說。

王志強倒是挺普通的,自從來到這趟地獄列車後其表現也和絕大部分普通人一樣都是神情緊張惶恐不安,不過當鄭璇發現張虎與另一名叫程櫻的都受傷後,她的臉上則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而何飛在察言觀色後先將鄭璇偷偷地拉到了一邊,隨後將之前張虎迎接新人的事完整得向鄭璇敘述了一遍。

鄭璇聽後面容平靜的點了點頭,接著又重新向新人們走去,而望著鄭璇背影的何飛則有些驚訝,心道...不愧是隊長,果然是見過大世面的人,就連隊伍里來了個極度危險的職業殺手都能淡定自若...

在這期間,趙平除了張口與新人們簡單的打了聲招呼外,剩下的時間則都表現的很沉默,不過在得知新人里有一名是職業殺手,並且通過觀察對比了下張虎與那名叫程櫻的二人的傷勢後,他則不由得伸出手扶了扶他的眼鏡框。

隨後,鄭璇便按照老規矩帶領兩名新人向她的房間走去,然而這次根本不用何飛提醒,張虎就非常主動的跟隨著兩名新人一起走進了鄭璇的房間里,甚至連個理由都不說,這寓意太明顯了...就是擺明了去給鄭璇隊長當保鏢的,而程櫻又何嘗看不出張虎的意思,於是便朝張虎翻了個白眼。

其實這次何飛也打算跟進去的,因為他知道這次的新人里有一個甚至連張虎都對付不了的職業殺手,但是卻被鄭璇用眼神制止的,雖然暫時猜不透鄭璇眼神里的意思,何飛認為還是尊重隊長的安排比較好。

在其餘幾人進到房間後,車廂內便只剩下了趙平與何飛二人,看到如此,之前一直沉默的趙平則轉過頭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