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七十章∶富二代劉超

第七十章∶富二代劉超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恩,是的,孟慶隆死了,在迪廳消失,而最後屍體居然詭異的出現在了他的家裡,仍舊是碎屍,至於詳細的情況剛剛我已經全部敘述給你了,你那邊也要留意點,我這邊保護任務失敗了,真實抱歉。」

「你不用自責,通過你剛才的敘述我知道你已經儘力了,你和王志強一夜沒睡也需要休息了,先返回酒店休息下吧,我這裡也剛找到那個叫劉超的被保護人的住址。」

鄭璇掛掉趙平的電話後,她的表情頓時有些低沉,不過她卻並沒有說什麼,只是將趙平對其告知的經過牢牢地記在了心裡。

「呦呵,這就是那個叫劉超的家嗎?住的居然還是別墅!」

鄭璇與張虎二人經過多次搜尋終於到達了東安市的某個郊區附近,而這時候他倆也正站在一棟被欄杆包圍的別墅的大門外,經過車票地圖的在三確認,這個叫劉超的被保護人就在前面這棟別墅里,看到這裡,張虎則忍不住裂開嘴說出了上面那句話。

張虎的話說完後,站在他旁邊的鄭璇並沒有說什麼,而是透過鐵欄杆做的大門望向了裡面,只見裡面的空間較大,兩層高的別墅樓下就是一個游泳池,而四周則是鬱鬱蔥蔥的草地與花草樹木,可以看出來,這棟別墅的主人是那種懂得享受生活的人。

而看著正在四處打量的鄭璇,一旁的張虎卻忍不住撇了撇嘴對其說道「切,我說這有什麼好看的?這種檔次的別墅也就能唬一唬尋常的老百姓,我記得你在現實中可是個非常有錢的公司CEO對吧,這種別墅應該入不了你的眼呀?」

張虎的話說完後,鄭璇則是搖了搖頭說道「我並沒有像你想的那樣在看風景,而是在觀察細節...對了,剛剛的電話是趙平打的,他那組負責保護的孟慶隆死了。」

鄭璇的話說完後,張虎頓時大吃一驚,隨後他便忍不住皺著眉頭對鄭璇說道「死了?怎麼會這麼輕易的就死了,我甚至有些懷疑趙平這小子根本就是怕鬼,所以才沒有儘力的保護。」

「事情的經過在剛才的電話里趙平已經告訴我了,怎麼回事我以後再告訴你,你也不要亂猜,如今我們要做的就是要保護好這個叫劉超的就可以了。」

鄭璇說完後,緊接著就伸出手按下了鐵門上的門鈴...

「叮咚...叮咚...」

過了一會,一個穿著保安制服約30餘歲的男子便從鐵門裡面的一座值班室走了出來,這人長著一張鞋拔子臉,給人一種猥瑣的感覺...而他在來到門邊後,發現門外居然是一男一女,於是先面露疑惑的打量了下兩人,當他注意到門外的那個女的非常漂亮時,這也讓他眼前一亮,不過...在看到那女人旁邊站著的那個男的後,那名保安頓時就理解了何為大煞風景四個字的含義...

看到這裡,那名保安便對著鐵門外的二人例行公事般的問道「請問,二位來這有什麼事嗎?」

保安的話問完後,鄭璇的臉上先是露出了微笑隨後對那名保安說道「這位保安大哥,我們想找個人,請問你們這裡是不是住著一個叫劉超的人?」

不料保安聽到後他的話後其表情頓時變得有些驚訝,不過還是忍不住回答道「你們是誰啊?來找我們董事長的兒子有什麼事嗎?」

「我們是他的朋友,想來看看他。」

鄭璇的回答說完後,保安則是仍舊面露狐疑的說道「朋友嗎?確實,少爺有不少朋友,也常來這裡找他,而我長期在這裡看大門他的朋友我幾乎都認識,可是你們二位怎麼這麼面生啊?抱歉,職責所在,我不能讓你們進去。」

「那劉超應該在家吧,那麼能不能那麻煩你幫我們向其傳達一下?」

「不行,我們董事長出差了,他臨走時命令我們不準讓少爺出去,你們還是回去吧。」

在隨後的幾分鐘里,無論鄭璇怎麼說,那名保安就是死活不讓進門也不給通傳,看到這裡,一直憋著一肚子火的張虎便開始愈發的不耐煩起來,最終他忍不住了,便立即走到了鄭璇的身前然後對著那名保安惡狠狠的說道「小子,好話說盡,你就是不讓我倆進是吧?行!那你也有出來的時候吧,我警告你,你在不讓我們進你信不信等你出來的時候我打得你滿地找牙?」

一旁的鄭璇正要勸止,然而張虎卻已經說出了口,見狀鄭璇只是嘆了口氣...知道這回麻煩了...

在張虎的恐嚇說完後,果然...那名保安頓時也是面露不善的回答道「呦呵!光頭你還挺橫啊?剛才我也是看在這位漂亮的小姐的面上才好言好語的與你們說話,你這傢伙還蹬鼻子上臉了是吧?嚇唬我?老子我就是是嚇大的!說不讓進就不讓進,趕緊滾,不然挨了揍了可別怪我沒勸過你!」

「卧槽,你這孫子還真來勁了是吧!來來來!老子就在大門口等你,出來揍我!趕緊的!你不出來你是我孫子!」

聽到那名保安的話後,張虎的神情頓時變得更加的兇狠,隨後便站在大門外對門裡的保安伸出手挑釁的說出了上面那句話。

而保安在聽到張虎的話後,他這次卻沒有立即說話,此刻他先是看了看張虎那魁梧的體型,接著又看了看張虎那張兇狠無比的臉...此刻他的心裡有些發虛,不過忽然間他卻靈機一動的想到了什麼似得,隨即便又重新對著張虎惡狠狠地說道「我呸,不是我不想和你打,而是我早就看透了你的陰謀,你想趁我開門的時候趁機闖進去吧,老子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