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七十八章∶驅魔之血

第七十八章∶驅魔之血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當何飛咬著牙點開了圖片後,首先映入他與程櫻眼帘的是一名女孩的半身照,照片里的人是個極為為漂亮的大美女,看長相也就20歲左右,尤其是那雙大眼睛更是充滿了可愛的青春氣息..

看到這裡,何飛與程櫻二人便立即紛紛皺了皺眉頭,那是因為不管他倆如何打量,這個女孩在以前都絕對沒有見過,並且也看不出這幅照片有什麼特別的。

不過,就在二人神情不解的時候,下一刻屏幕里的照片竟然產生了變化!

只見照片里的那名大美女竟然開始逐漸的老化!是的!先是臉上的皮膚慢慢變得鬆弛然後眼角的魚尾紋出現,接著美女的肌膚居然也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快速乾癟,而頭髮也慢慢的從烏黑逐漸轉換成了參雜著些許白髮,最終完全變成了白色,接下來老化的速度更快,如今已經完全變成一副老太太摸樣的女人依舊持續老化,這時候照片里人的那滿頭的白髮依然繼續脫落,本就布滿皺紋的乾癟的臉也仍舊繼續乾癟...隨後牙齒開始脫落,然後眼珠也開始乾癟並迅速脫落..

最後...照片里的美女就這樣逐漸變成了這副極為恐怖駭人的半骷髏的樣子!

何飛與程櫻二人幾乎都是流著冷汗看完的,因為他們萬萬沒想到這幅照片居然還是個動態圖!

「這圖片...居然會動!?難道是GIF動態圖?」

程櫻神情疑惑的看著何飛並說出這句話後,何飛卻僅僅只是搖了搖頭卻沒有說什麼,因為現在的他正在努力的思考著一個問題。

然而就在何飛沉著思考的同時,也就在下一秒...猛然之間卻突然從手機里傳出了一聲女人極為響亮的惡毒嚎叫聲!

——你逃不掉的!凌晨2.00,我會來取你的命!!!

「呀啊啊啊...我草!!!」

由於何飛一直在集中精神思考,所以觸不及防之下頓時就被這聲凄厲的怒嚎聲給嚇得心臟猛地一顫!隨後身體便不由自主一抖,手機也沒拿住...掉在了地上...

「呼呼呼...」

「哈哈哈!你看把你嚇的,這可是我頭一次看到你這樣啊,真有意思!」

看著坐在沙發上正在大口喘著粗氣的何飛,同樣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給嚇了一跳的程櫻先是拍了拍胸口,隨後就對著何飛哈哈大笑了起來並同時說出了上面那句話。

雖然這麼想,但何飛卻有些臉紅,是的,怎麼說如今的何飛也算勉強經歷過風浪的人了,而此刻竟然被一個突如其來的聲音給嚇成這樣,不過目前的何飛可不想在這種小事上浪費時間,所以他先是對著程櫻翻了個白眼,緊接著就對其問道「剛剛...手機里傳出的聲音是不是說凌晨2.00的時候鬼會來殺人?」

聽到何飛的問題後,程櫻也立即毫不猶豫的回答道「是的,剛剛雖然我也被嚇了一跳,但是聲音的內容我卻是聽得很清楚,就是在凌晨2.00的時候鬼會來殺田蘭蘭。」

從程櫻的口中得到肯定的回答後,何飛默默地點了點頭而後看了下時間...

還剩下不到4個小時...

想到這裡,何飛便將目光望向了卧室的門上...

幾秒種後,何飛將目光從門上收了回來,隨後伸出手從兜里掏出了上次張虎送給他的那盒香煙與火機,抽出一根叼在嘴上後便啪的一聲點燃了香煙,接著就深吸了一口開始噴雲吐霧起來,另外他在抽煙的同時也眉頭緊鎖並且一言不發,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這也是程櫻第一次看到何飛抽煙,雖說他並不抽煙也比較討厭聞二手煙,但是此刻他卻沒有一絲打擾何飛的意思,僅僅只是在何飛的身旁安靜的看著他。

.............

時間在慢慢過去,期間並沒有發生什麼事,至於之前掉在地上的手機也沒有在次傳出任何聲音,最終時間來到了凌晨1.50分...

望著茶几煙灰缸里的四個煙頭,何飛先是呼了口氣,然後他便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並同時對程櫻說道「麻煩你能你將阿明與田蘭蘭二人喊出來嗎。」

看著何飛平靜的表情以及語氣,此刻的程櫻的心裡卻突然有些莫名的感覺,他點了點頭,隨後便走到了卧室門口並推開了門...

如他所料,此時卧室內的兩人果然沒睡,穿著衣服靠在的床上阿明與田蘭蘭正雙雙頂著個黑眼圈在用阿明的手機看電影,見到程櫻進來後,阿明的精神頓時一震,隨即就趕忙從床上走了下來並對程櫻問道「怎麼樣了程警官,罪犯來了嗎?」

阿明的問題同樣也是田蘭蘭所關心的,不過程櫻卻顯然不想回答他,僅僅只是對二人張口說道「何隊長讓我叫你們去客廳。」

二人跟著程櫻來到客廳後,田蘭蘭就首先注意到站在沙發前的何飛正神情凝重的看著她,不待她說什麼,何飛就首先對她說道「我下面的話你倆要聽好,並且要完全按照我的吩咐來做!這關乎田蘭蘭你的性命!沒問題嗎?」

何飛的這句話說的蹬地有聲,並且說話的同時神情也極為鄭重,看到這裡,這也讓阿明田蘭蘭兩個人心裡打起了鼓...

「好...好的,一切聽你的。」

雖然有些無法理解,不過最終,阿明與田蘭蘭在何飛的壓力下還是雙雙點頭表示了同意。

看到二人點頭後,何飛便對阿明吩咐道「你現在找個繩子,然後把你老婆的雙手雙腳給捆上。」

「什麼!?」

此言一出,田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