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九十五章∶生存與人性

第九十五章∶生存與人性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當一眾人在聊了一會天后便紛紛感到了疲倦,接下來眾人就各自返回了各自的房間休息去了,是的,總的來說在上一場靈異任務里或許身體上並沒有多少疲憊,但是其精神上的疲憊感可謂真的是壓力山大,畢竟上一場的那隻鬼的能力與殺戮方式太過於無解,要不是最後時刻何飛看出了倪端並且最終燒掉了那隻女鬼屍體的話,那麼現如今這趟地獄列車裡估計早已經變成了一輛空車。

程櫻在回到自己的房間後,首先就將自己身上穿的衣服給脫了下來並扔進了垃圾箱,接著又痛痛快快的洗了一個澡,而在洗完澡後,裹著一條浴巾的他便走到了鏡子旁獃獃的看著鏡子里的那張非常中性但卻又十分秀美的臉...

看著鏡子中的自己,程櫻失神般伸出手指摸了摸了鏡面,不過下一刻他慌忙收回了手,並且毫不猶豫的回過了身朝著廚房走去。

飯後,程櫻穿著一套嶄新的睡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發獃...過了一會後,他的嘴角卻忽然動了動,不過卻並沒有發出聲音,但是如果鏡頭在次拉近,就會發現...此刻他的眼神竟然充滿了殺意!

............

凌晨3點時分左右,正在自己卧室里睡覺的趙平卻忽然被客廳門外的一陣敲門聲給驚醒了,是的,趙平是一個很謹慎的人,哪怕是如今在這絕對安全的詛咒空間里他睡得依舊很警醒。

當聽到門外傳來的敲門聲後,趙平先是伸出手拿起了床頭柜上的眼鏡帶上並從床上爬了起來,然後他就穿上拖鞋慢慢的走到了客廳的門旁,此時門外的敲門聲雖說並不太響,但是卻依舊在持續著,聽到這裡,趙平的眉頭微微一皺,但卻並沒有說話。

然而就在他依舊站在門旁不打算開門也沒有說話的時候,突然間,一個聲音卻從門外傳入了趙平的耳朵里。

「開門,我有些事想和你談談。」

在聽到這個人的聲音後,下一刻,本來一直很謹慎的趙平卻反而變得毫無顧忌的隨手就拉開了門。

而門外站著的那個人是...程櫻!

看到面前那一臉冰冷的程櫻,趙平的臉色卻依舊保持著平靜,接著趙平側了下身子程櫻同時也走了進去。

程櫻走進去後,趙平便咚的一聲關上了房門,然而...就在他關上門剛剛轉過身的那一剎那...

猛然間,程櫻的右手就突然掐在了趙平的咽喉上面!

雖說程櫻一剎那間就掐住了趙平的咽喉,不過卻並沒有使勁,而是一雙眼睛充滿殺意的看著趙平,接著便張口對其說道「你活不到明天了。」

感受道自己咽喉部位的那隻雖然白暫又纖細但卻可以隨時奪取他生命的手,趙平竟然一絲害怕的表情都沒有,他只是淡定的對程櫻說道「憑你的身手,整個列車裡的人沒有一個是你的對手,你想殺我確實是分分秒秒的事,不過在也請你殺我前給我個殺我的理由。」

沒想到即將就要死的的趙平在他的死亡威脅面前居然如此淡定,隨後程櫻皺了皺眉頭對其說道「在上一場靈異任務里王志強偷得血分給你了吧?而且...」

說到這裡,程櫻先是頓了一頓,隨後便又對趙平說道「而且你這傢伙為了自己能活命居然連隊友都殺!告訴我,當時你手裡拿的那個牌子是什麼東西?」

程櫻說到這裡,之前一直神色淡定的趙平終於表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色,不過隨後他便對程櫻說道「原來...被你發現了...不過這事你應該還沒有告訴何飛吧?」

「是的,第二件事我沒有告訴何飛,不過驅魔之血的事何飛卻已經知道了,其實何飛早就猜到了你當時與王志強去廁所的原因了,不過他並沒有揭穿,因為他沒有確切的證據,所以一直在隱忍,雖然在我的追問下他最終把他的猜測告訴了我,但還是勸我不要衝動,當時我也聽了,不過...」

不過自從在天堂陵園的那一晚...我明明眼睜睜的看到你被女鬼給撕成了三段,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不過沒過一會你居然又詭異的復活了,而且還從懷裡掏出了一個牌子,雖然當時的我就已經猜到你可能使用了道具,但是回到詛咒空間之後卻得知王志強居然莫名其妙的死了,我以我才敢斷定...是你通過那個詭異的道具將王志強殺死的。」

聽到程櫻的話後,趙平內心一驚,沒想到那晚他遇鬼以及被鬼殺死後使用道具復活的事...程櫻竟全程都看到了。

而程櫻說完這句話後,緊接著掐住趙平咽喉的纖細手指就猛地一用力,下一刻趙平的臉上就瞬間露出了痛苦的神色,然後程櫻說道「這回你能死的明白了吧。」

然而趙平雖說一臉痛苦,但是接下來他說的話卻依舊是淡定如常「等一下,如果你殺了我,那麼對將來的這個隊伍則是極為不利的。」

「你什麼意思?」

趙平繼續說道「想聽我解釋的話那你先把手鬆開吧,以你的身手,想殺我也就一瞬間的事。」

最終,程櫻鬆開了掐住趙平咽喉的手,同時在手離開趙平咽喉的的那一刻,趙平便長長的呼了一口氣,接下來他就走到客廳的沙發前一屁股坐了下去,隨後又伸出手對程櫻做了個請的手勢。

程櫻看了他一眼,便也走到沙發前坐了下去。

看到這裡,趙平就對程櫻接著說道「其實,這不僅是我的感覺與猜測,或許何飛與鄭璇二人也早就有這種感覺,那就是對這個詛咒空間里人員的擔憂,嚴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