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九十六章∶何飛命懸一線

第九十六章∶何飛命懸一線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程櫻最終離開了趙平的房間,他沒有殺掉趙平,但是在他即將走出趙平房門的時候,卻慢慢回過頭對其說了一句話「今晚的事你我都當做沒有發生過,但是...你要記住,如果將來你敢對何飛不利,到時候我絕對會親手殺了你!」

............

第二天一早8.00整,何飛就就精神抖擻的打開了自己的房門並出現在了車廂內,隨後他又掏出了車票開始查看起他目前的個人信息...

乘客名∶何飛,任務完成次數∶3,生存值∶11,擁有道具∶鎮魂鐲。

是的,何飛在上一場的中上級靈異任務里共獲得了5點生存值,按理說加上之前積攢的8點就是13點,不過卻因為使用了兩次鎮魂鐲而扣掉了兩點,然而最讓他感到遺憾的是當初的那4名被保護人都死了,這也使得他們這些輪迴者全都損失了4點生存值,這可謂是一個不小的損失,如果當初他能早一點發現照片上的細節並儘快處理的話,那麼此時的他就應該有17點生存值了!想想就很給力,但是如今後悔也沒用了,畢竟對當時處於靈異任務中的他來說,能保住命就已經是謝天謝地了。

「呦呵,這次出來的挺早啊!前幾次都是我出來很久你才出來的!」

就在何飛拿著車票陷入沉思的時候,忽然間卻從他的背後傳出了一個非常粗獷的聲音,何飛不用回頭就知道他背後的人是誰了...

想到這裡,何飛就立即轉過了身,接著...果然和他猜測的一樣,首先映入他眼帘的赫然還是那件他早已熟悉到極點的黑色背心...這和張虎在前三場靈異任務里所穿的那件一模一樣,而如今唯一的區別就是他現在穿的這件又是新的!!!

何飛「張哥...你...你....」

看到面前何飛的那一副日了狗的蛋疼表情,張虎頓時眉頭一皺,隨就就趕忙關切的問道「啥?我?我怎麼了?還有兄弟你怎麼了?怎麼講話吞吞吐吐的?有啥困難就對你張哥我說,能解決的我一定幫你解決,就算沒有困難哪怕製造困難你張哥我依舊會幫你解決!」

何飛「沒事...啥事都沒有...對了,咱還是去2號車廂吧,相信其他人應該也都到了。」

張虎疑惑的點了點頭,隨後二人便不再聊天直接向2號車廂走去。

來到處於2號車廂的會議室後,果然,鄭璇與趙平二人已經坐在各自的位置上了,看到這裡,張虎便趕忙急匆匆的走到了他地老座位...也就是鄭璇的左側坐了下去,隨後他又對著何飛揮手道「你還愣著幹嘛?右邊的這個位置是你的,快來坐啊?」

何飛點了點頭,接著走了過去,不過當他經過趙平的位置時,趙平卻忽然低聲的對何飛問了一句話...

「他是不是長期就只穿著這一件衣服?」

聽到趙平的那句話後,何飛尷尬的點了點頭,然後就走到了鄭璇的右側一屁股坐了下來。

坐下之後,何飛才注意到今天的鄭璇果然又恢復了和她平常在靈異任務里所不同的漂亮打扮,今天的她穿的居然是那種有些偏向西方的哥特式女士服裝,身上的主題顏色為黑色,並且黑色裙子搭配著灰色的絲襪以及綁在小腿上的網狀小黑繩給人一種非常奇特的感覺,而且她的脖子上今天還綁了了一條細細的黑色絲質絲帶,並且眼影以及嘴唇上的唇彩還都是黑色的,整體來看,今天鄭璇的打扮竟然給人一種很強烈的異域風情!

感受到其餘人的目光後,鄭璇則是很大方的對著其餘三個人微微一笑,畢竟女人打扮的再漂亮也得有人欣賞才行,這一點鄭璇還是明白的。

然就在何飛專心志致的欣賞鄭璇的的時候,不料一旁的鄭璇卻忽然停止了剛剛的微笑,下一刻她就對其餘人說道「嗯?怎麼沒有看到程櫻?」

鄭璇這麼一問,一旁的張虎與何飛二人才猛然想起來似乎真的漏了一個人,接著張虎就撇了撇嘴說道「這還用問,那傢伙肯定睡死過去了唄,昨天解散前鄭璇你都告訴過他今早開會的事了,沒想到他居然還沒來,我想除了睡過頭就沒有其餘的解釋了。」

張虎的話說完後,一旁的何飛則是嘆了口氣,接著便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對鄭璇說道「唉,算了,我去喊他吧。」

鄭璇點了點頭,隨後何飛便大步走出了會議室並朝3號車廂走去...

來到程櫻的房門口後,何飛先是伸出手打算敲門,不料就在他的手剛剛敲在門上的那一刻,們竟然嘎滋一聲慢慢打開了!

這傢伙昨晚睡覺竟然沒有鎖門!

猶豫了半天的何飛最終還是沒有直接推門而入,因為這樣很沒禮貌,所以他就站在門口並對著客廳裡面的卧室的方向喊道「喂!程櫻你在嗎!今早開會你忘了嗎?」

「喂!你在嗎?怎麼不說話?」

「喂!喂!你還在睡嗎?」

在持續喊了好幾聲依舊無果後,何飛腦門上的青筋開始逐漸顯露,隨後一股無名火開始在他的心中燃燃燒起!

何飛越想越惱,最終他忍不住了,於是便直接推門而入的走進了客廳,隨後便朝著程櫻的卧室里走去...

卧室內,此時程櫻正只穿著一件小背心和一條短褲並且露著兩條雪白的大腿正趴在床上呼呼大睡,然而這也不怪他,他昨晚自從回到房間後就一直在想事情,一直到了凌晨三點的時候還去了趟趙平的房間對其進行了一番恐嚇,當從趙平那出來的時候他也早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