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一百零四章∶劉方坤

第一百零四章∶劉方坤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捉迷藏遊戲時間23.25分...在古堡三樓的某個走廊窗戶前...

此時,正有兩個人站在窗前似乎在交談著什麼...

「鄭璇姐,下一步咱要去哪?要不要去找何飛?或者是找其他人與他們匯合?」

說這句話的人正是程櫻,而與程櫻呆在一起的人自然是鄭璇,是的,當鄭璇在二樓相繼轉移了幾次躲藏地點後,她就隱隱的感覺到不能繼續在二樓待下去了,就算不停地轉換著地點,但是如果一直處於一個大體的方位的話,那麼被鬼抓到的可能性依舊會增加,想到這裡她便嘗試著尋找通往三樓或是一樓的樓梯。

不過值得慶幸得是她最終在這面積龐大的二樓的左側最拐角處發現了一條通往樓上的樓梯,於是鄭璇就不在遲疑的走向了三樓。

可是...當她躡手躡腳的走在樓梯的半路中的時候,沒想到上方的樓梯處居然迎面走下來一個人影!

看到這裡的鄭璇立即情不自禁的驚叫了一聲,隨後就慌忙轉身想順著樓梯朝二樓跑去,不料讓她吃驚的是,在她發出尖叫聲後,上方的黑影先是猛然一晃,緊接著就以極快的速度飛奔了下來,僅僅不到十秒就追上了鄭璇並且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膀。

就在鄭璇心道這次死定了的時候,沒想到身後卻頓時傳來了一個讓她十分熟悉的聲音...

「鄭璇姐是你嗎?」

是程櫻!

隨後,二人便重新返回了三樓,並且在三樓的一處窗戶前雙方將各自的遭遇告訴了對方。

其實程櫻也是自從出現在這個古堡里後就注意到了自己的孤身處境,但他卻並不知道自己目前所處的具體位置,然而慶幸的是沒想到他所出現位置的附近竟然有一處窗戶,於是程櫻就拿著手電筒往窗戶下照了照,隨後通過目前自己所處的樓層高度最終推測出自己應該是在三樓。

程櫻就在這個僅僅只有微弱燭光照明的陰暗樓層里四處走動了一下,發現這裡竟然十分的空曠,確切的來說應該是除了兩旁那寬廣並陰暗的走廊外,竟然一個房間都沒有,可提供躲避的地方與東西太少,所以他隱約感到繼續呆在這個第三層或許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打算看看能否找個樓梯下樓或是上樓,不過卻在機緣巧合下在3樓與2樓的拐角處碰到了鄭璇。

鄭璇也自然把她的經歷告訴的程櫻,而就在鄭璇正在沉思下一步該怎麼辦的時候,程櫻卻對其提議要不要去找其他人然後與他們匯合。

程櫻的建議提出後,鄭璇反而是搖了搖頭,隨後便對程櫻分析道「不,我不認為這是一個好辦法,雖說人多力量大但是你別忘了,如今我們的對手可是鬼,面對鬼人再多都沒有什麼用,反而還可能因為人聚集的太多被鬼一鍋端,所以就目前來看,保持這種分散的情況也不失為一個辦法。」

鄭璇的話說完後,程櫻先是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不過下一刻他卻又對鄭璇說道「之前你說過2樓或許已經不安全了,而我之前在3樓還沒有發現什麼異常,要不在就繼續在這裡呆著吧?」

「恩,不過我不想在走廊里待太久,太危險了,咱們還是看看是否能夠在三樓找到房間吧。」

............

趙平在二樓走了一會後便又重新回到了一樓的後廳...

但是如果有人注意話,那就會發現此時趙平的面色卻極為難看!因為就在三分鐘前他在二樓又一次差點遇到鬼,要不是當時剛剛他的位置恰好處於一樓與二樓的樓梯口,並且在剛聽到前方陰暗處傳來的咚咚咚的聲音後就迅速的下了樓,那麼他將必死無疑...因為他可以想像得到,別看鬼的行進速度較慢,那是因為鬼並沒有發現活人,如果說你出現在了鬼的視線範圍內並被它發現的話,那麼他毫不懷疑鬼會瞬間來到你面前殺死你!

同時這也讓他得出了一個極為毛骨悚然的結論...

——在這棟古堡里...有兩隻鬼!!!

並且一樓與二樓各有一隻!!!

是的,你可能會問趙平是如何得知的,那麼答案其實並不難,因為之前趙平曾在一樓碰到過一隻拿著鐵器在地上拖著走的鬼,從聲音上來聽其所傳出的動靜一直是腳步聲伴隨著嘩啦嘩啦的摩擦地面的聲音,然而剛剛他在二樓所聽到的那個聲音卻一直保持著極有規律的咚咚咚的跳動的聲音,那麼便可以大體得出結論,這棟古堡里有兩隻鬼,一隻在一層,另一隻在二層...

然而在想通這一點後,趙平那本就蒼白的臉上卻是在下一瞬間變得更加的難看...因為他又突然想起了一個之前被他所忽略的問題...

——這棟古堡到底有幾層!?

............

捉迷藏遊戲時間0.12分....

劉方坤再也受不了了...是的,他已經蜷縮著身子在那間廚房的大柜子里躲了接近兩個小時,雖然這個柜子不算小,躲進去一個人沒問題,但是劉方坤那本偏胖的身材擠進去就有些勉強了,而且還要像一個蝦米那樣蜷縮在那裡,腰腿伸不直的同時這也讓他本就鼓起的肚子更是深受擠壓...

劉方坤此時渾身酸麻,他知道,如果繼續在這個柜子里縮下去,那麼他就會因為血管壓迫而死...

所以最終在是在受不了的情況下,劉方坤便像一個剛剛乾完一整天體力活的人那樣渾身上下都是汗的爬了出來。

當他從柜子里爬出來後,一股極為舒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