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一百三十二章∶老伯爵

第一百三十二章∶老伯爵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但程櫻的那句話也讓剛剛走進門的鄭璇聽到了,聽到程櫻的話後,鄭璇先是略微一愣,但是隨後她則直接走到了何飛等人的面前蹲下身將地上的程櫻給抱了起來,接著對何飛三人說道「我帶他去隔壁的空房間看傷,後面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

對何飛三人說完這句話後,抱著程櫻的鄭璇隨即又轉過身對霍頓伯爵說道「請問如今莊園內是否還有醫生以及藥品?我要先幫他清洗傷口,否則會感染。」

聽到鄭璇這麼說,霍頓伯爵先是默默地點了點頭然後便低下頭與身旁的老管家阿爾法低聲說了句什麼,隨後老管家便對鄭璇說道「公主殿下,我們這裡擁有充足的藥品,但遺憾的是沒有醫生,因為伯爵的專屬醫生早在上周就已經失蹤了。」

聽到老管家這麼說,鄭璇的眉頭頓時一皺,然而下一刻,她懷裡抱著的程櫻卻用虛弱的聲音在一次說道「沒關係,我自己本身就對人體有一定的了解,我如今受的傷屬於一種什麼情況我自己心裡有數,死不了,所以光有藥品就足夠了。」

聽到程櫻的話後,鄭璇默默地點了點頭並且在老管家的帶領下抱著程櫻離開了房間。

不過...霍頓伯爵卻並沒有離開,所以當看到鄭璇幾人離開後,下一秒...何飛便猛地從地上爬了起來並同時沖向了伯爵,接著一把抓住伯爵的領子並同時用極為憤怒的語氣質問道「伯爵先生!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想隱瞞什麼!?你的父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

道具名稱∶警示珠

道具介紹∶可持續使用型道具,同時也是自動觸髮型道具,持有此道具者在受到靈體攻擊後,珠子便會在持有者的身上自動產生一道藍光並同時抵擋一次靈異攻擊。

注意事項∶本道具為自動觸髮型道具,持有者無需刻意使用便可自動對靈異攻擊產生一次抵擋效果,另外在一場靈異任務中此道具僅可被動觸發兩次,兩次觸發有冷卻時間,兩次間隔時間為30分鐘,

提示∶本道具僅對靈異攻擊有抵抗效果。

兌換價格∶4點生存值一個。

...............

「我的母親早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至於我的父親艾爾澤,林頓卻與碌碌無為的我不同,他是一名馳騁沙場的軍官,是一名英雄,他年輕的時候曾經在歐洲革命的混戰中和他的軍隊一起為國家贏得了無上的榮耀,不過可惜的是,在戰爭還沒有結束的時候,他便因為負傷不得不從前線撤了下來,女王陛下為了表彰我父親的功績,便將我父親的勛爵從世襲制子爵提升成了世襲制伯爵。」

「而如今我們腳下的房子也是我父親榮升伯爵的時候女王陛下賞賜給我們家族的,但是...自從我們搬到這座莊園里後沒多久,我父親便開始瘋狂痴迷起了鏡子,並在一段時間裡購買了大量的鏡子用來裝飾房子,雖然據我父親他自己說是為了能讓蠟燭的光芒更亮一些,但是不論是我亦或是我的妻子瑪麗都認為這很難以理解,因為如果嫌夜晚亮光不夠多點一些蠟燭不就行了么?像我們這種貴族會在乎那幾根蠟燭錢?所以那段時間裡每每看到家裡的鏡子...我與我妻子還好說,不過我的兩個孩子拉姆與格蕾絲卻經常在夜裡被鏡子嚇到,不僅如此,這也讓莊園里的侍衛與僕人們議論紛紛。」

「但是父親仍舊不肯採納我減少鏡子數量的建議,所以這件事則也不了了之,時間一久莊園里的人們也慢慢習慣了,可是在兩年前的年初,我卻發現我父親那段時間的言行舉止有些怪異...」

「那段時間他很少在與家人們接觸,整天一個人呆在他的卧室里不知道在做什麼,也禁止家人進入他的房間,吃飯也只是通過女僕將食物送到他的房間里,不過某一天我向其中的一個送飯的女僕打聽我父親都在卧室里做什麼的時候,那名女僕竟然露出恐懼的眼神對我回答道...伯爵正在對著鏡子說話,當我繼續問她說什麼的時候,女僕則回答...似乎在對著鏡子哀求著什麼,當我打算繼續聽下去的時候卻被伯爵趕了出去。」

「我最終還是沒有理解父親到底在對著鏡子祈求什麼,但是兩個月後我的父親就生病了,並且一病不起,無論醫生怎麼檢查都無法得知父親的病因,最終...在兩年前的那年的中旬,我的父親去世了,他在臨死前把我與他最疼愛的孫女也就是我的女兒格蕾絲一同叫進了他的房間,然而他卻一句話都沒有說,僅僅只是用一隻枯瘦的手撫摸了下格蕾絲的腦袋,然後就去世了...」

但是事情並沒有結束,由於我一直懷疑我父親死的不正常,為了解開謎團,所以在我父親死後的當天中午,我甚至厚著臉皮拜託了我那當親王的表哥為我請來了一名尊貴的紅衣主教!我打算請紅衣主教對我父親的遺體以及我的莊園進行了一次檢查,但是...當尊貴的紅衣主教在來到我家並且看到了我家的鏡子以及觀察了我父親的屍體後,紅衣主教緊接著就要走,我當然不肯,我攔住了他,而他最終也對我說了一些話,他告訴我父親的屍體不要土葬要儘快火化,並且還忠告我,父親死後不要把他的畫像暴漏在外人的視線內,並且還對我說室內所有鏡子盡量不要在亂動,而在說完這些後紅衣主教便匆匆離開了,而我也一直是按照紅衣主教的話做的,隨後整整兩年的時間內莊園都很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