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一百三十三章∶線索初現

第一百三十三章∶線索初現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當何飛、張虎以及趙平三人跟隨霍頓伯爵來到二樓最角落的某個房門口時,何飛三人也已經猜測的**不離十了,這應該就是老伯爵生前的房間。

「這就是我父親在世時的所住的房間,自從他去世後,我便將這個房間給鎖了起來。」

隨後霍頓伯爵掏出了鑰匙,伴隨著一陣喀拉聲,已經封閉了兩年的房間最終顯示在了一眾人的視線里。

果然,幾人走進房間後首先看到的就是幾乎多到放滿牆壁的鏡子,這也和何飛的猜測相同,不過卻有一點讓何飛幾人有些詫異的是...雖說房間的四面牆壁上都或多或少的掛著鏡子,可是唯獨在南面的牆壁上鏡子的數量卻很少,不...也不能這麼說,應該說在南面的那面牆壁上也立著一面唯一的鏡子,只不過卻是一面很大的落地鏡子,高度甚至已經接近兩米,同時也是至今為止何飛那伙輪迴者在莊園內看到的最大的一面鏡子。

由於房內兩年沒有人來過,所以房間內無論是地面亦或是傢具上面都布滿了一層浮灰,並且整個房間由於長期空氣不流通,空氣中也隱隱散發著一股霉味,不過這些都不是問題,問題是...何飛三人用眼睛幾乎將房間從上到下掃視了一整圈都沒有看到老伯爵的畫像。

「伯爵閣下,你說這裡是老伯爵的房間,可是為什麼沒有看到他的畫像呢?」

何飛的問題很自然傳到了霍頓伯爵的耳里,不過伯爵卻並沒有回答,而是在下一刻徑直走到了房間左側的一面牆壁旁,也就是南面的那面最大的鏡子旁,隨後他就在眾人疑惑的目光中將那面鏡子推到了一旁,而當鏡子被推開後,一副約有一人高的人物油畫則赫然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沒想到老伯爵的畫像竟然藏在鏡子的後面!

霍頓伯爵將那面大鏡子推到了一旁後,接著就伸手指著那副油畫對何飛三人說道「各位,畫里的這位這就是我的父親艾爾澤,林頓,也是這座奧利威亞莊園的首位主人,這幅畫是他當年剛剛離開軍隊時請英格蘭最有名的畫師畫的。」

聽到伯爵的介紹與證實,果然這幅畫就是伯爵的父親,於是何飛幾人則毫不猶豫的向那幅畫走近了幾步並開始觀察起來。

這是一幅典型的歐洲風格的人物半身油畫,也是充滿了寫實主義的油畫,所以油畫里的內容則也一目了然,畫面里是一名穿著標準的英格蘭軍官服飾的男人,男人軍裝胸前掛滿了大小不一的勳章,而這個男人的長相則也與他們身旁的霍頓伯爵有些相似,而且也是留著分叉胡,不同的是從模樣上看其年紀要比霍頓伯爵大了很多,並且鬍子也已經有些花白。

大體看上去這是一幅很普通的貴族軍官像,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以至於何飛身旁的張虎與趙平兩人都在認真看過後表示沒有什麼不同,可是何飛卻依舊不耐煩的一遍又一遍的打量著這幅油畫。

所以這也讓一旁的霍頓伯爵感到有些奇怪,這個叫何飛清國人到底在看什麼?

「喂,我看這幅畫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兄弟你怎麼還看個不停了?」

然而張虎的話顯然沒有讓何飛做出任何停止觀察的意思,於是張虎便又將目光看向了趙平,至於趙平在看了眼張虎後卻是直接走到伯爵的面前面帶歉意的說道「伯爵閣下,能否讓我們先呆在這裡,我的同伴似乎並沒有觀察完這幅畫,您如果有事情可以先去忙。」

聽到趙平的話後,伯爵雖然有些不解,不過人家畢竟被他邀請來救莊園的,所以略一思索之下,霍頓伯爵微微點了點頭道「好吧,那我回去了,如果有什麼需要你們可以直接告訴我的管家阿爾法或是直接來我房間找我都可以。」

「好的伯爵閣下。」

當伯爵徹底離開了房間後,趙平隨即就回過身並將目光重新看向了何飛,然而讓他有些差異的是,當再次看向何飛時,何飛已經停止了觀察油畫,而是正坐在房間的桌子旁似乎在思考著什麼,至於張虎則對趙平攤了攤手,表示並不了解。

趙平走到了何飛的面前坐了下來,不過正當他的屁股即將坐在凳子上的那一刻,一旁的何飛卻忽然張口說出了兩個字...

——「逃離。」

「什麼?你說什麼?」

「我是說逃離。」

何飛看著趙平以及張虎二人再一次將那兩個字重複了一遍後,對面的趙平則是有些納悶的問道「什麼意思?如果你是指我們要離開這個莊園的話那是不可能的,莊園之外已經被大霧封閉,而進入大霧後最終也只會重新返回莊園里,任何人都無法離開這裡。」

不過何飛卻是搖了搖頭,隨後伸出手指向了對面的那幅油畫說道「你們看一下油畫畫框左下角。」

聽到何飛這麼說,趙平與張虎二人便趕忙重新走到了油畫的面前,然後眼睛紛紛看向了按照何飛所說的那個地方。

經過仔細的觀察,果然!二人在油畫畫框的左下角發現了一行非常小的英文詞句,畫框是用楊樹製作的,整體顏色偏暗,而那一小串詞句由於是用黑色的鋼筆寫上去的,所以如果不是非常仔細看的話那則根本看不出什麼來,至於那兩個英文單詞拼起來也正好是逃離兩個字!

沒想到竟然真的有線索,而且趙平還詫異的猜測到...雖說不知道是誰在這幅畫里留下了如此隱秘的詞句,但是留下詞句的這個人卻非常高明的利用了人思維性的漏洞,因為是平常人想在一幅畫里找到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