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一百三十七章∶困籠與絕望

第一百三十七章∶困籠與絕望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隨後,除伯爵一家外,其餘所有人都紛紛來到了隔壁張虎與何飛的房間里,進門後的何飛首先就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不過其他人可沒這個心情,性子比較急的張虎便忍不住率先對何飛問道「我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剛剛鏡子里明明有鬼,可是為何卻沒有繼續襲擊你與伯爵一家?」

張虎的這個問題同時也是其他所有人心中想問的問題,在張虎的話說完後,下一刻,何飛卻是默默地抬起了自己的雙手並用兩眼看著自己的雙手說道「我問大家一個問題,你們平時吃飯的時候...拿筷子吃飯用的手是左手還是右手?」

何飛此言一出,其餘所有人頓時全部愣住了,並不是這個問題很難回答,而是這個問題問的太唐突,鄭璇先是招呼著其餘人重新圍在桌子旁坐了下來,隨後她便對何飛說道「你的意思是?」

鄭璇的話說完後,何飛依舊淡淡的說道「我想除了左撇子外,其餘絕大多數人平常無論是吃飯亦或是做別的事的時候大家都是習慣用右手的吧,那麼咱這些人里有左撇子嗎?」

聽到何飛這麼說,所有人都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是左撇子。

不過接下來,何飛卻猛地將頭抬了起來並用眼睛掃視了一圈眾人,緊接著又對眾人說道「既然大家都不是左撇子,那麼下面請大家按照我的要求來做!」

眾人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

「請大家都把自己的右手舉起來!」

所有人也都按照何飛的要求毫不猶豫的紛紛舉起了自己的右手...

但是當他們都把手舉起來後...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那就是無論在誰的眼裡,對方舉起的手全部都是左手!!!

看到這種情形,所有人全部大驚失色!

「為什麼,為什麼我舉得是右手,但是左手卻舉了起來!?」

「怎麼回事?我的情況也與你一樣。」

「何飛...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面對如此讓人感到毛骨悚然的詭異情況,張虎慌了,趙平慌了,程櫻也慌了,至於那個叫劉海的新人則更是被驚的渾身打起了哆嗦,是的,這件事太讓人難以理解了。

然而,坐在何飛身旁鄭璇卻若有所思的沉思了起來,沉默了十幾秒後,鄭璇先是抬起頭看了眼正盯著她的何飛,下一刻她又將手貼在了自己的胸口右側...

沒想到她的心臟竟然也在胸口的右側跳動著!!!

「下面大家摸摸自己的胸口,看看你們的心臟是在左還是在右。」

鄭璇的這句話說完後,已經陷入驚慌中的眾人則也再一次開始按照鄭璇所說的那樣紛紛將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處,但是通過接觸他們卻赫然發現...沒想到自己的心臟竟然也都在自己的胸口右側!!!

現場頓時陷入了死一樣的寂靜之中,且...所有人的臉色卻都變得一片蒼白,這太詭異了,於是完全無法理解的眾人便再一次將目光看向了何飛。

感受到眾人那不解與恐慌的目光,何飛這一次沒有猶豫而是直接毫不猶豫的說道「根據我的推測,目前的空間應該並不是真實的空間,而是鏡子里的世界,也就是說...我們所有人目前所處的空間是...鏡像空間!」

...............

「這其實也算是我的失誤,其實早在我們剛剛來到這座莊園的時候我就與你們提過關於這棟大房子的朝向問題,並不是坐北朝南,這一點大家也應該知道,可惜由於後面被鬼襲擊以及畫像所獲得的信息,我竟然忽略了這個問題。」

「直到之前我推伯爵房門的時候我才注意到,我明明習慣用右手,但是當我推門的時候左手卻不由自主的動了起來,那麼當時我就突然發現事情不對勁,在回憶了一下最近幾天大家在吃飯或是拿東西時似乎都是在用左手,我才開始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但是這僅僅只是我懷疑的開始,因為我還想到為什麼凡是被這隻骷髏鬼殺死的人其屍體都會消失呢?為什麼呢?可能大家都不理解這個問題也忽略過這個問題,然而將這件事與之前我們的左右不分聯繫在一起的話,那麼就會得出一個讓人恐懼的答案...」

「那就是這裡根本就不是真實的空間!但我們以及這座莊園里的人卻都是真實的人,說起來很繞口,但是事實應該就是這樣,就因為這裡不是真實的空間所以人死後其屍體才會消失,這個空間存在的目的就是為了殺人,那麼人一旦死了,屍體自然便會被空間給格式化清除,而我之所以會猜測這裡是鏡子里的空間那麼則更好解釋,因為在鏡子里的世界一切都是相反的!左手與右手都是相反的,心臟的位置也是相反的。」

當何飛將他的猜測對眾人全盤托出後,所有人都震驚了!

那是因為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他們如今所處的這個空間竟然不是真實的,而是鏡子里的世界!

想到這裡,一眾人的冷汗不由自主的冒了出來...

程櫻則看著何飛問道「那麼...也就是說,這隻骷髏鬼之所以這麼神通廣大就是因為這裡是它所製造的空間所以我們才幾乎無法抵擋?」

何飛先是點了點頭,不過隨後又搖了搖頭道「即對又不對,對的是在這個空間里骷髏鬼確實神通廣大,不過...」

然而何飛的話還沒說完,之前一直在沉思的鄭璇卻忽然間想到了什麼,隨即若有所思的說道「難道說...之前你在老伯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