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一百三十九章∶伯爵的禮服

第一百三十九章∶伯爵的禮服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砰!咚!啪!

此刻,趙平與張虎二人正玩命般的正雙雙舉著凳子瘋狂砸著房門,不過可惜的是這道門已經被骷髏鬼封閉了,無論他倆怎麼砸都無濟於事,然而更令他倆絕望的是...骷髏鬼馬上就要恢復行動了。

他的靈異照相機只能拍照三次,而之前他也已經將三次使用次數全部消耗光了,所以當看著自己手裡的第三章照片也即將消失的那一刻,趙平知道...他完了!

不過旁邊的張虎則是抱著能多活一秒是一秒的想法,所以當第一張金光符的5分鐘保護效果即將結束的時候,滿頭都是冷汗的張虎在恐慌中再一次從自己的懷裡掏出了他的第二張也是最後的一張金光符!

當張虎把他的最後一張金光符掏出後,他卻沒有注意到...身旁趙平的眼睛在看到張虎的金光符後的一瞬間就變的有些詭異...

是的,這就是張虎剛將他的最後一張金光符掏出來時的那一瞬間趙平腦海里的最大想法。

想到就做,所以當金光符剛剛被張虎掏出來的那一刻,趙平的手便迅速的朝著金光符抓去!!!

不過...就當他的手已經猛的伸出一半的那一刻,猛然間...趙平的手卻又停住了,是的...並不是他良心發現也並不是張虎已經提前使用,而是...

而是望著眼前的這張金光符,趙平竟然腦海里竟然莫名的瞬間想出了一個可以逃離這個房間的方法!

所以,就在滿臉驚懼的張虎即將把最後一張金光符貼在自己額頭上的那一刻,趙平卻猛地對其大吼道「住手!!!」

自然而然的,趙平的大吼把張虎給嚇了一跳,不過望著身後即將恢復行動的骷髏鬼,張虎焦急的問道「你想幹嘛!?」

「你是想多活幾分鐘然後最終被鬼殺死,還是想徹底離開這裡!?」

聽到趙平的問題後,張虎頓時一愣,不過隨即便對其回答道「你他嗎這不是說廢話嗎?老子當然想離開這裡!」

「好,既然你想離開這裡,那麼你的最後一張符就不要在對自己使用!」

趙平此言一出,張虎的表情就在下一刻變得一片猙獰「我草!你小子夠毒啊,不給我自己用難道要給你用不成!?」

不過趙平卻沒有搭理他而是直接伸出手指向了面前的這道房門,同時對張虎焦急的說道「你趕快把你的最後一張金光符貼在這個門上!試試能不能破除門的封禁!」

「快啊!!!身後的鬼就要恢復行動了!!!」

趙平此言一出,張虎有些吃驚,金光符還能這樣用嗎?不過話說回來,只有金光符產生效果後才會自燃,就算失敗了也沒關係,退一步講他張虎也算個敢打敢拼之人,所以在聽到趙平那焦急的聲音之後,下一瞬間,張虎便毫不猶豫的將金光符啪的一聲貼在了房門上!

「嘩啦!」

沒想到就在金光符貼在門上的一剎那間就金光符瞬間爆發出一道金光,隨即自燃起來!

然而就在此時,趙平手裡的第三張照片也徹底消失了,同時他們二人身後的骷髏鬼也重新恢復了行動!

「啊啊啊啊!!!」

金光符自燃與女鬼恢復行動幾乎是同一秒發生的,所以就在金光符貼在門上並爆發出金光的那一剎那,張虎與趙平二人便也同時爆發出了一陣吼叫聲,隨即雙雙撞向了房門!

咣當!!!

伴隨著一聲咣當聲,這一次房門竟然開了!而骷髏鬼也在下一瞬間從房間里飄到了房門口!

「快快快!!!」

門口的不遠處赫然就是何飛、鄭璇與程櫻三個人,所以當二人猛然間撞開門後,看到二人出來後何飛三人的表情頓時就露出了欣喜的表情,不過欣喜的表情來得快去的也快,正當二人剛剛從房門衝到樓道的那一刻,幾米外的何飛就猛地爆發出了一聲大吼「快跑!你們後面!!!」

說完,何飛三個人也慌忙向樓下跑去。

別看形容起來顯得很複雜,其實從張虎拿出金光符到被趙平提議貼到門上,到撞開門他倆來到門外的整個過程都是在不到一分鐘內發生的事,所以當聽到遠處何飛的那聲提醒後,無論是張虎還是趙平都絲毫不敢回頭,而是雙雙咬著牙拚命的朝樓下跑去!!!

...............

「呼!呼!呼!!!」

半分鐘後,幾名輪迴者們正在房子的門口處呼呼地喘著粗氣...

當然,這5個人里似乎只有兩個人在瘋狂的喘氣,並且看樣子也極為狼狽...

沒錯,這兩個人正是張虎與趙平二人。

當最終看到二人都平安無事後,何飛與鄭璇之前提著的心也慢慢放了下去,當時在樓上的時候何飛已經做好了打算,如果張虎與趙平在跑出房門後被鬼抓到,那麼他哪怕消耗掉鎮魂鐲的最後一次使用機會也要保住他二人的性命,尤其是張虎的命,何飛只要有辦法他都不會放棄。

然而沒想到這倆人的瘋狂跑起來的速度竟然絲毫不慢,最終成功逃出了房子!

看著二人癱坐在地上的狼狽相,程櫻慢慢的走到二人的面前,而坐在地上張虎以及趙平在看到視線中的程櫻後,便紛紛抬起了頭疑惑的的看著面前的程櫻。

不料下一秒程櫻卻忽然露出了一絲好奇的表情對二人問道「喂喂,問個事,剛才是不是很刺激?」

張虎∶「我刺激你大爺,滾粗!」

話歸正題,如今站在莊園院子里的何飛先是抬起頭看了一眼這棟房子,隨後對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