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一百四十章∶何飛的推論

第一百四十章∶何飛的推論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然而,就在樓下一眾輪迴者們正陷入分析困境的時候,此時在莊園的三樓的某個房間...

望著床上昏迷不醒的妻子,霍頓伯爵的臉色非常難看,是的,最終那隻惡靈還是襲擊了他們一家,雖說並沒有直接殺死他的妻子,不過卻有一個細節引起了他的注意,這也是他剛剛從難過中回過神之後才注意到的事。

那就是當時在二樓他與妻子的卧室里,也就是在鬼出現並襲擊他妻子的前幾秒,他竟然在房間內莫明的感受到了一股極為熟悉的氣息,當時明明房間里就只有他和他妻子以及兒子三個人,並沒有其他人,並且在幾秒後當他看到一具骷髏竟然從鏡子里鑽出並迅速飄向他妻子瑪麗的那一刻,他雖然驚恐的對著他妻子大喊並奮不顧身的向妻子跑去想去拉妻子,可惜骷髏的速度太快了,已經一爪子抓中了妻子的身體,至於他的兒子在看到那恐怖的一幕後也當場被嚇的哇哇大哭。

不過當時的他見到相愛多年的妻子在流出了大量的鮮血後,悲痛中的伯爵竟然忘記了害怕,在下一秒過後伯爵竟然直接奮不顧身撲到了他妻子的身上並將妻子護在了他身體的下面,而緊接著飄在上方的骷髏鬼就將骨手朝著他的天靈蓋抓去,不料...就在骷髏的骨爪即將觸碰到他的天靈蓋時,下一秒一件讓霍頓伯爵完全無法理解的事情發生了。

那就是骷髏的骨爪在即將抓到他頭顱的一剎那竟然猛的停了下來,隨後伯爵就看到上空的骷髏似乎渾身打起了擺子,並且兩條骨臂也在漫無目的的揮舞著,後來骷髏竟然抱著腦袋在半空中搖晃了起來...

雖然那具骷髏僅僅只是一具骷髏,也根本看不出任何的表情,但是通過它的那些動作...伯爵卻隱隱可以感覺得到...它似乎很痛苦!?似乎正在拚命的掙扎與抵抗著什麼...

最終那具飄在他頭頂上空的骷髏竟然又慢慢的退回到了鏡子里,隨後住在對面房間里的大女兒也聽到動靜後跑了進來,又過了約一分鐘後那名清國公主與她剩餘的僕人們也跑了進來。

伯爵的回憶到此為止,隨後他就伸出手並露出了慈愛的表情並分別摸了摸了身旁兒子拉姆與女兒格蕾絲的腦袋,不過就在他的手撫摸著格蕾絲的腦袋時,身邊的格蕾絲卻突然想起了什麼似得說道「父親,你撫摸我腦袋的動作與在我夢裡的那個骷髏撫摸我腦袋的動作好像哦。」

什麼!

聽到格蕾絲的話後,伯爵頓時一驚!不過緊接著他便對著格蕾絲問了一句以前他從沒有問過的話,而這句話也似乎是他剛剛想到的,那就是...

「寶貝,你以前曾經說過,你夢境里的那個撫摸你腦袋的骷髏似乎穿著衣服,那麼現在父親問你,那個骷髏穿的到底穿的是什麼衣服你可以形容一下嗎?」

伯爵的話問完後,格蕾絲卻並沒有思考太久,而是在幾秒之後猛地一拍腦袋並同時指著伯爵的衣服回答道「啊,我想起來了,夢裡的那個骷髏男人所穿的衣服就和如今父親你穿的衣服一模一樣!」

聽到這裡,霍頓伯爵的瞳孔頓時猛地一陣收縮!隨後他便低下頭看向了自己的衣服...

此刻,他穿的衣服正是標準的伯爵禮服!!!

.................

正當位於樓下的一眾輪迴者的討論陷入僵局的時候,下一刻,一陣腳步聲卻突然從門口傳來。

聽到動靜後的何飛等人則慌忙轉過頭將目光望向了門口的方向,隨後映入他們眼帘的則是兩個人,走在最前面是伯爵的女兒格蕾絲,而後面的則是莊園里的最後一名叫麗娜的女僕,由於麗娜曾經給輪迴者們等人送過餐點,所以何飛也記得她的名字。

看到這裡,他們有些納悶,於是鄭璇便對門口的格蕾絲問道「格蕾絲?你不與你的家人呆在一起,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鄭璇的話問完後,格蕾絲回答道「公主姐姐,我父親有些事想和你們談談,所以讓麗娜陪著我來通知你們。」

「咦?老管家呢?平常不都是那個叫啥阿爾法的老頭負責干這些事么?」

聽到格蕾絲的話後,旁邊的張虎先是摸了摸他那光滑的腦袋隨後面露疑惑的問出了上面那句話。

張虎的疑問說出後,格蕾絲的表情卻有些黯然的回答道「阿爾法爺爺病了,所以我父親讓他在他自己的房間里好好休息。」

鄭璇等人聽後點了點後,不過隨後又想到既然伯爵有事找他們,那麼或許可以從他那裡得到什麼有價值的線索也說不定,所以接下來一眾輪迴者們便又小心翼翼的跟著女僕與格蕾絲二人重新進入了房子並且登上了通往二樓的樓梯。

期間一路上望著客廳兩旁的那一面面的鏡子,眾人無不提心弔膽的在行進的過程中不停地用眼睛掃視著那些鏡子,因為按照他們原本的打算,在分析出結果前是不打算在返回房子里了,因為房子里太危險了,鬼可以在任何時候任何地點通過鏡子襲擊他們!雖然不知道在室外鬼是否也能襲擊他們,不過至少表面上看沒有鏡子的院子里則會讓他們安心許多。

話歸正題,當鄭璇等人跟隨麗娜與格蕾絲來到2樓並進入到目前伯爵一家所待的房間里後,坐在妻子床前的伯爵則首先開口對眾人說道「請公主以及各位坐下,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訴你們,當然,這件事情我也並沒有刻意隱瞞,因為我也是剛剛想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