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一百四十二章∶出口確定

第一百四十二章∶出口確定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當老伯爵去世後,這隻惡靈或許一開始選擇了對普通人進行附身,但可惜它的能力來源於鏡子,所以如果附身活人的話那麼它就無法穿梭於鏡子世界,更加發揮不出一絲它那神通廣大的恐怖能力,所以這東西便又依附在了剛死的老伯爵的靈魂裡面,而在它依附在老伯爵的靈魂里後它則欣喜地發現...它的能力竟然比之前更強,而且還能對活人進行物理攻擊!所以為了不引起外界人的注意,它用了很長的時間通過鏡子把所有生活在莊園內的活人都拉入了它所製造的鏡像空間里,而當一切準備工作就緒後,它便急不可耐的對整座莊園里的活人進行了無差別屠殺!」

「值得慶幸的是...雖然老伯爵的靈魂被那東西依附了,可是不知怎麼的每當那惡靈想要對伯爵一家出手的時候,似乎被依附的這個靈魂便會對這隻惡靈產生了反抗,這也讓惡靈不得不暫時放棄對伯爵一家的襲擊,然而最終當惡靈基本上將莊園里的活人都殺的差不多後,惡靈自然而然的便開始襲擊起了伯爵一家,所以才會引起了老伯爵靈魂的強烈抵抗!」

何飛的這些話在全部說完後,下一刻他便沉默了起來,其餘的一眾人也都紛紛陷入了獃滯的沉思當中...似乎是在消化剛才何飛的推論...

現場寂靜了很久,不過在幾分鐘後何飛卻又慢慢重新抬起了頭,然後對著伯爵以及他的兩個孩子露出了一絲羨慕的表情並且輕聲說道「看來,老伯爵在生前真的很愛很愛你們!」

...............

靈異任務第六天,凌晨2.14分...

目前通過何飛的猜測以及分析,已經對這隻骷髏鬼的真實身份進行了比較認同的猜測,那就是這隻骷髏鬼很可能就是老伯爵的靈魂所演變而來,不過不同的是...殺人這種事似乎這並不是老伯爵的本意,而是被另一隻惡靈操縱而為。

至於油畫畫框上的逃離二字,則也極有可能是老伯爵在死前所留下的暗示。

所以當何飛的分析說完後,此刻的霍頓伯爵也早已淚流滿面,難怪...難怪為什麼之前骷髏鬼沒有襲擊他們一家,難怪最後明明襲擊了他的妻子但卻並沒有直接殺死,難怪之前當他用身體護住妻子時骷髏鬼似乎處於痛苦的掙扎之中,而這一切的一切原來都是老伯爵也就是他父親靈魂深處的殘存意識在與那隻控制他靈魂的惡靈在抗衡!

但是,當接下來他又從那群清國人的嘴裡得知他與他的家人目前所處的空間竟然不是真實空間...而是鏡子里的空間後,隨即伯爵的表情則變得驚恐與不可思議。

不過一旁的何飛卻並沒有對伯爵進行進一步的解釋,則反而是有些擔憂,因為他的內心深處卻認為即使是這種情況也依舊不樂觀,他想了很多,也考慮得很多,那就是這隻惡靈的能力遠遠超過他們這些人的想像,老伯爵的靈魂意識根本就無法抵擋這隻惡靈的控制太久,這一次或許會勉強放過伯爵一家,不過下一次可不會那麼走運了。

當然,上面的那個推論也僅僅是針對伯爵一家,而與他們這群輪迴者卻根本沒有一絲一毫的關係,所以假如說在這個完全被鬼所掌控的鏡像空間里,就算惡靈最終還是會殺死伯爵一家人,那麼也會是在殺光他們這群輪迴者之後才會動手,而且就目前的情況來看,莊園內的下人們也早已經死的差不多了,那麼也就是說...鬼接下來的主要襲擊目標則肯定是他們這些悲催的輪迴者!

何況現今也已經步入了靈異任務的第6天,也就是說如果當第7天到來時,他們這些輪迴者還是沒有解決這場靈異事件的話,那麼哪怕是鬼不在殺他們..他們這些人也最終會被詛咒所抹殺!

更別提被詛咒抹殺也僅僅只是何飛的一廂情願而已,因為這隻骷髏鬼根本就不會讓他們活到第七天!

這隻骷髏鬼在鏡像空間里幾乎無敵,並且毫無弱點,他們的道具也基本都被消耗光了,如果在不儘快逃離這個空間,那麼骷髏鬼在多襲擊他們幾次的話...他們這些人被團滅也只是時間問題。

所以,一定要逃離這個鏡像空間!也就是說他們必須要儘快找到逃離這裡的出口!

想到這裡,何飛便把他剛才的猜想又一次告訴了房間內的眾人,不過當何飛的話說完後,旁邊的鄭璇卻是若有所思的轉頭看向了伯爵並同時對其說道「伯爵閣下,目前我們都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了,並且你也知道我了們現在所處的困境都被困在鏡像世界裡無法脫身,那麼能否請您告訴我們,這個莊園內有沒有比較特殊的地方?」

是的,鄭璇的目的很明確,那就是既然他們這些輪迴者目前無法找到能逃出這個鏡像空間的辦法,那麼乾脆不如問問伯爵,畢竟他是這裡的主人,對於整個莊園內的細節應該比他們這些輪迴者要多的多。

「比較特殊的地方?」

聽到鄭璇的問題後,伯爵似乎有些難以理解鄭璇的話。

望著伯爵的表情,隨即鄭璇則再一次說道「我是指這個莊園內除了鏡子外,還有沒有其他比較特殊的東西亦或是地方。」

這一次鄭璇說的更為詳細,所以伯爵才似乎完全明白了她的意思,不過一時間他也想不出有什麼比較特殊的,所以下一刻伯爵便陷入了沉思當中,至於他身旁的兒子拉姆則早已經趴在母親的窗前睡著了,畢竟現在已經是半夜凌晨時分了,不過格蕾絲卻並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