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一百四十三章∶逃離鏡像空間

第一百四十三章∶逃離鏡像空間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何飛在點了點後直接問道「請問伯爵閣下,當初老伯爵的畫像是在老伯爵生前就放在他的卧室里的,還是在老伯爵去世之後才擺在那裡的,另外如果是去世後才放在那裡的,那麼是否是您親手放在那裡的?」

何飛的這個問題問的有些唐突,這也聽得伯爵有些詫異,是的,貌似這個問題似乎與目前的情況並沒有關聯,不過當看到對面的那個男人嚴肅的表情後伯爵還是回答了出來,因為這個問題很好解答。

「我父親卧室里的畫像是我父親在生前就放在那裡的,而且這麼多年來也一直是靠在南面的牆下的,另外在當我父親去世後那名紅衣主教也說過盡量不要讓我父親的畫像被別人看到,所以在我父親去世後我就推著一面大鏡子將我父親的畫像給擋住了,並且也將我父親的房間給鎖住了。」

想到這裡的何飛直接在下一秒猛地從凳子上站了起來!這也將房內的眾人紛紛嚇了一跳!不過當眾人將眼睛看向何飛的臉龐時他們便赫然發現,此刻何飛的神情竟然激動異常!!!

所以,看到何飛表情的一眾輪迴者在下一刻也紛紛不由自主的站了起來,同時鄭璇也面帶期望的問道「何飛,怎麼了?你想到了什麼了!?」

聽到鄭璇的話後,何飛則立即毫不猶豫的回答道「我知道了,我知道這個鏡像空間的出口在哪裡了!!!」

何飛此言一出,此刻整個房間內的人都頓時吃驚萬分,所以隨後何飛便繼續興奮的說道「大家快跟我去二樓,逃離鏡像空間的出口就在老伯爵的房間里!!!」

「還有伯爵,鑰匙在你的手裡,你也趕快帶著你的家人跟著我們過去!!!」

所以,當何飛的話說完後,面露欣喜之色的伯爵也慌忙站了起來並拉住了女兒格蕾絲的手,同時女僕麗娜也立即叫醒了伯爵的兒子,至於躺在床上陷入昏迷的伯爵夫人則由張虎被在了背上,所以接下來伯爵一家便同一眾輪迴者們匆忙的向房門外跑去。

不過...一眾人都沒有注意的是...就在他們剛剛跑出房門的那一刻,如今已經空無一人的房間里的其中一面鏡子...卻在剎那間顯示出了一具骷髏的身影...

而仔細觀看之下則會發現如今的骷髏鬼竟然與之前的略有不同,因為此刻鏡子里的骷髏鬼那本來黑洞洞的眼孔里這一次竟然冒出了極為濃烈的紅光!!!

...............

何飛最終在靈異任務的第六天凌晨時通過各種線索得知了逃離鏡像空間的位置,也就是出口!

至於逃離鏡像空間的出口也正是在老伯爵生前的房間里!

所以,當眾人在得知這個消息後便毫不猶豫的紛紛從三樓向下面的二樓跑去。

然而...就在他們剛剛跑到二樓的那一刻...眾人卻驚愕的發現...這裡哪是2樓,面前的環境分明就是1樓大廳!!!

看到這種極度詭異的狀況,女僕麗娜首先被嚇得驚叫了一聲,是的,這太不可思議了,沒想到三樓的下面竟然直接是1樓,那麼...2樓哪去了?

而正背著伯爵夫人的張虎頓時被眼前的這詭異的一幕給驚呆了,所以他便不由自主的說道「這...這怎麼會是1樓客廳?」

同樣的,看到這裡無論是伯爵一家亦或是輪迴者們都紛紛露出極為恐慌的表情,而走在最前面的何飛與鄭璇二人則是互相對視了一眼,不過雙方卻都在對方的瞳孔里看到了對方那充滿恐慌的臉!

毫無疑問,這百分之百可以確定是那隻骷髏鬼乾的,不過這卻並不是目前讓何飛以及鄭璇二人最恐慌的地方,因為之前已經提到過,這隻骷髏鬼在鏡像空間里幾乎就是無敵一樣的存在,神通廣大無所不能,那麼...它也自然有能力將2樓給通過某種方式給隱藏起來,所以,真正讓二人恐慌的則是一旦找不到2樓的話,那麼他們便無法逃離鏡像世界,也最終都會被骷髏鬼殺死在這個鏡像空間里!

「哦,上帝啊!這簡直就是魔鬼的能力!」

看著這幅詭異的景象,霍頓伯爵終於滿臉驚恐的用雙手抱起腦袋的同時還說出了上面的那句話。

不過他們這群輪迴者可並不是那種坐以待斃的人,所以下一刻鄭璇便咬了咬牙,隨後對一眾人說道「回去看看!」

接下來一眾人便又重新按照原路返回,然而讓他們大失所望的是...哪怕是重新上樓,當來到樓上後,這裡依舊是他們之前離開沒多久的3樓!

「在...在下去試試!」

可惜的是,接下來眾人不停地的上下試驗了數次,但卻依舊在1樓與3樓之間穿梭,根本就絲毫看不到2樓的影子!!!

最終,汗流浹背的眾人紛紛停止在了1樓的樓梯處在也跑不動了。

「砰咚!」

「可惡!!!」

滿頭大汗的何飛憤怒的一拳打在了牆上,是的,骷髏鬼肯定得知了他們找到鏡像空間出口的消息,所以才會故意通過它的能力並用某種他們無法理解的方式將2樓給屏蔽了起來。

望著何飛憤怒的樣子,一旁同樣氣喘吁吁的趙平先是與眾人一樣沉默了一會,不過接下來他卻似乎想起了什麼似的說道「這會不會是鬼打牆?」

趙平此言一出,一旁的鄭璇卻皺著眉頭回答道「不太確定,不過如果真的是鬼打牆的話,那麼我這裡倒是有一個辦法似乎可以試試,不過可行性卻並不高。」

「哦?是什麼辦法?」

在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