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一百六十六章∶姚付江的憤怒

第一百六十六章∶姚付江的憤怒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當輪迴者們在一次睜開眼的時候,發現他們已經全部處於5號車廂之中了...

不過,剛剛集體返回列車的7個人卻明顯分為兩種不同的狀態...

何飛、張虎、趙平以及姚付江四人在剛被傳送回列車後,發現已經安全了的他們幾乎都瞬間一屁股癱坐在地上,然後個個都在那裡拚命的大口的喘著粗氣,似乎空氣根本就不夠他們呼吸一樣。

至於鄭璇、程櫻以及駱元三人在被傳送回列車後,他們三個就一直驚魂未定般的呆站在原地,並且額頭上的冷汗不停的往下流出,似乎之前經歷了多麼讓其後怕的事情一樣。

當然,眾人的這種狀態並沒有維持多久,隨後都一個個的恢復了過來,而張虎反應過來的第一件事就是立即伸出手拍了拍何飛的肩膀並對其大聲稱讚道「哈哈!不愧是你小子,真他嗎聰明,居然想出了自己畫出一個終點線的方法,沒想到還真的可行,真是不枉我背著你跑了這麼久啊!」

聽到張虎的誇讚,何飛先是看了看已經被自動治癒了的左胳膊,隨後回過頭對著張虎說道「張哥你也別這麼說,當時在那種玩命的奔跑中,相信是個人都很難在告訴的運動中能集中注意力思考的,要不是張哥你背著我讓我擁有了冷靜思考的機會的話,那麼結局還真不好說。」

「你小子又在我面前謙虛,我不以前不是告訴過你嗎,該裝比時就要裝比,千萬不要否定自己的功勞...」

同一時刻,程櫻也走到鄭璇的面前並用鄭重的神色對鄭璇說道「鄭璇姐,謝謝你!」

聽到程櫻的話後,鄭璇沒有立即說話,反而是伸出手摸了摸程櫻的腦袋,同時微笑著說道「這回不用我替你轉告其他人讓他們忘了你這個好哥們了吧?」

聽到鄭璇的回答,程櫻的臉睱頓時一紅,隨即有些尷尬的回答道「鄭璇姐你壞死了,不理你了哦!」

「呵呵。」

然而...融洽的氣氛卻在下一秒被打破了...

眾人融洽的氣氛卻並沒有維持多久,就在趙平剛剛從地上站起來的那一刻,突然之間,一聲憤怒的吼叫聲伴隨著一個偌大的拳頭瞬間就狠狠地砸在了趙平的臉上!

「我草尼瑪的!」

「碰!」

趙平在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直接被一側突然出現的拳頭給打倒在地!

當然,這聲怒罵也把其他人嚇了一跳,當他們將目光看向車廂右側的時候,發現趙平已經撲倒在了地上,而在他的身旁還站著一個一臉憤怒之色的人,這個人就正是姚付江!

將趙平一拳打倒在地後,憤怒的姚付江並沒有罷手,這次反而是抬起右腿,接著又狠狠的朝著趙平的臉上踹去!

「去死吧你!」

不過,他的這一腳卻踹不下去了,因為就在他剛剛抬腳的那一剎那,眼疾手快的程櫻就一瞬間移動到了他與趙平的中間,隨後一把就掐住了姚付江的咽喉將其控制住了,如果姚付江還敢繼續發瘋,那麼...他的咽喉就會在下一秒被程櫻掐斷!

姚付江隨即不敢動了,不過卻依舊用憤怒的眼神看著地上的趙平。

看到場面得到控制,其餘的輪迴者們都是有些二丈摸不著頭腦,何飛與張虎等人都是莫名奇妙的對視了幾眼,都不明白剛剛姚付江發的什麼瘋以及為什麼要打趙平,至於一旁的駱元自然也是用吃驚的表情看著姚付江,他的這個同學到底發的哪門子神經?

鄭璇身為隊長,這種時候理當由她出面,所以下一刻她先走到了程櫻的旁邊並對程櫻使了個眼神,程櫻會意的點了點頭後也將掐著姚付江的手拿開並走向了旁邊。

所以接下來鄭璇便對著一臉憤怒之色的姚付江問道「姚付江,你剛剛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要打趙平?看你剛才的架勢,似乎想殺了他?」

鄭璇的話問完後,這時姚付江理智也恢復了一些,不過依舊還是很憤怒,隨後他就指著地上的趙平對鄭璇說道「你問問他!這混蛋幹了什麼事他自己心裡清楚!」

眾人隨即又將目光看向了趙平...

這時,趴在地上趙平先是慢慢直起了身,又將剛剛被那一拳打掉的眼鏡撿了起來並重新帶了上去,最後他就一臉平靜的站了起了身。

由於這裡是擁有自動治療傷勢的5號車廂,所以趙平臉上的傷也早已不見,不過其嘴角卻是流出了一串血跡。

起身後的趙平發現一眾人都用一種不解的目光看向他時,趙平的表情依舊非常平靜且毫無波動,然後抬起手扶了扶鼻樑上的金絲眼鏡淡淡的說道「事情總有兩面性,犧牲一個人而拯救了四個人,這其實算是一個很划算的買賣。」

聽到趙平竟然說出這麼在他看來極度無恥的話,下一刻姚付江就立即憤怒的說道「你這算什麼歪理?明明是你自己為了活命故意把全易推向了雙頭鬼才害的他被鬼吃掉的!」

姚付江的話說完後,張虎的表情頓時一變,沒想到全易竟然是被趙平害死的,正欲發作間,不料他身旁的的何飛卻是猛地拉了一下他的衣服,隨後微微地對其搖了搖頭,看到這裡,張虎有些不解,不過出於對何飛的信任,他最終還是一句話都沒說。

當然,姚付江的話說完後,鄭璇身旁的趙平居然在下一秒對著姚付江露出了嘲諷般的笑容,隨後冷笑這說道「呵呵,事情確實是我做的,不過...你卻根本就沒有資格指責我,不僅如此,所有參加之前跑步比賽的人都沒資格指責我。」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