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一百七十章∶新人與任務發布

第一百七十章∶新人與任務發布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想到這裡,鄭璇認可的點了點頭,不過下一秒卻又說道「你所說的這件事我也知道,然而就目前來看,整趟列車裡沒有任何能讓道具櫃升級的辦法,或許...」

「或許什麼?」

聽到鄭璇的這句話後,何飛便趕忙追問道。

可是接下來鄭璇卻是用不確定的語氣說道「或許...在經歷過某場足以改變輪迴者現狀的關鍵性任務過後,詛咒空間才會對列車的其他方面以及道具櫃進行升級吧,當然,這也僅僅是我的一個猜測。」

關鍵性任務?

聽到這裡,何飛的眉頭不由得皺了起來,隨後他就看向了鄭璇,而鄭璇同樣也是看著他...

{足以改變列車現狀的關鍵性任務...莫非是...}

想到這裡,下一刻,何飛卻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哆嗦,因為....一個極度讓他毛骨悚然的想法出現在了何飛的腦海里。

「鄭璇姐。」

「恩?」

「我希望明天你可以給列車上的所有人都傳達一個建議...那就是不要在刻意節省生存值,在下一場靈異任務來臨前,每個人都盡量多兌換一些道具吧,雖說最多一人也只能兌換一個可持續性道具與兩個消耗性道具...」

...............

第二天一早,鄭璇就將所有的人集中到了2號車廂的會議室內,並且建議大家在下一場任務來臨前盡量要多兌換一些道具,雖然被限制每個人最多只能攜帶3個道具,也就是一個持續性道具與兩個消耗性道具,不過鄭璇依舊還是希望大家都將能帶滿3個。

雖說大部分人都不理解鄭璇的意思,當然鄭璇也說不出什麼足夠好的理由,不過出於對鄭璇這個隊長長期的信任,所以在會議結束後絕大多數人都分別前往了一號車廂在一次的兌換了道具,將身上道具的數量最少都增加到了兩個。

至與說是絕大部分,那是因為姚付江與駱元二人可沒那個能力兌換多個道具,其主要原因則是雖說他倆都成功的度過了一場靈異任務,然而可惜的是那卻只是一場普通級任務,大家都知道普通級任務相比於中上級要簡單一些,可是給的生存值獎勵卻也相較於中上級靈異任務少的多,所以目前整個1號車廂內就僅剩下了猶豫不決的姚付江與駱元二人。

看著道具櫃里那已經被資深者兌換的所剩無幾的道具,駱元皺著眉頭對姚付江說道「咱一人就兩點生存值,到底兌換哪個好啊?」

聽到駱元這麼說,姚付江的表情也好不哪去的搖頭回答道「我哪知道啊,剛剛我幾乎都挨個摸了一遍,發現這柜子里的可持續性道具最便宜的一個都需要3點生存值啊...」

於是二人糾結了...

不過正當二人陷入糾結的時候,下一刻,姚付江卻將注意到最後一排的角落處,一個不起眼的東西引起了他的注意,隨後他就將手放了上去,約一分鐘後...姚付江的表情便有些興奮地自言自語道「這個,這個東西倒是真不錯,價格不貴,而且還...」

...............

當張虎兌換完道具正懷著有些肉痛的表情想進入自己的房間時,卻看到鄭璇正站在3號車廂的正中間等著他...

看到這裡,張虎瞬間就條件反射般的猜出了會是什麼事...

...............

5個多小時後,停了約十幾分鐘的的列車最終重新恢復了啟動,並向著未知的黑暗中駛去...

而何飛在一次來到4號車廂里後,發現這一次4號車廂里則有3名新人,兩男一女,而且三個人都有些驚慌的站在車廂中,兩個男里其中有一個年紀約在40歲左右的中年人,面容普通,不過穿著很講究,西裝革履一副成功人士的樣子,這時的他則是面容驚慌的的不停地打量著他以及車廂的四周。

另一名男人年紀則在30歲之間,穿著一身籃球球衣與大褲衩,其相貌也很有特點,在顴骨的部位有一個黑痣,不過這些都不是讓人最注意的,因為...從這傢伙那的體型來看...少說也有180斤...此刻的他也與那名西裝男一樣用惶恐的目光打量著他以及車廂四周。

至於三名新人里唯一的那名女性第一眼給何飛的感覺卻是有些不同,只見這個女人看面容應該不到30歲,上身穿著一身白色的女士夏季上衣,脖子處系著一個彩色的絲巾,下身則是也是配套的白色裙子,裙子遮到大腿處,腳上是一雙米黃色的高跟鞋,身高約在1.68米左右,看樣貌雖然有些不及鄭璇,不過也要看和誰比,別忘了鄭璇可是一個接近頂級的大美女,所以總的來看這個女人也算是很漂亮的,在現實世界裡如果還沒結婚的話應該不乏追求者,而女人現在也是始終用驚恐的目光打量著車廂里的一切。

看到這裡,何飛接著又將目光移向了正坐在一旁連椅上正翹著二郎腿並同時還在噴雲吐霧的張虎。

感受到何飛的目光,張虎吐了一口煙,隨後便對何飛說道「這三個傢伙運氣不錯,其中這個女以及這個胖子兩人在聽我說完那些話後就主動上車了,然而這個西裝男則是在鬼潮出現後被鬼一路追成狗才狼狽的逃上來,不過倒是沒尿,這一點倒是值得表揚,嘿嘿。」

說完這帶有諷刺般的話後,張虎立即嘿嘿一笑,接著又用諷刺的目光瞥了一樣神色慌張的西裝男,隨即又若有所思的說道「對了,這也和咱們之前所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