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一百七十二章∶無法存活

第一百七十二章∶無法存活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幾分鐘後,地獄列車最終在這一次的靈異任務的目的地停了下來...

接下來,一群人在鄭璇的帶領下紛紛走下了列車,同時眾人的四周則也全部陷入了完全的黑暗中,三名新人雖有些慌亂,好在有鄭璇在旁解釋才平復,約一分鐘過後...視野才逐漸恢復清晰。

不過,當10名輪迴者的視野全部恢復清晰後,眼前的場景頓時就把所有人給嚇得冷汗直冒!

因為他們發現...他們目前所處的位置竟然就是視頻里的那棟荒宅的客廳里!

看到這裡的何飛與鄭璇先是互相對視了一眼,而二人也幾乎同時看到了各自眼中的恐懼之色,不過事已至此,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了,因為他們都知道,目前所有人都已經被咒怨給詛咒了。

是的,凡是看過《咒怨》這部恐怖電影的人都知道,無論是誰,一旦你進入了這棟房子里,那麼毫無疑問就等於給自己判了死刑,在《咒怨》系列的電影里,只要進入了這裡的人最終全部都被那名叫伽椰子的女鬼殺死了,無一例外!

至於為什麼會這樣,記得曾近有人說過,咒怨這個東西似乎不同於一般的鬼,伽椰子就像是一個靈異的傳染病毒,而這棟房子像就是病毒源頭,一旦進入了這裡那麼就等於攜帶了這種病毒亦或是標記,那麼用不了多久伽椰子就會通過標記找到你將你殺死,並且更可怕的是,一旦沾染了這種病毒或是標記,無論你跑多遠,哪怕是你跑到地球的另一邊,你也依舊無法逃脫伽椰子的追殺,最終下場只有死。

至於伽椰子,這也是一個完全惡毒到極限的鬼,至於惡毒到什麼程度,也就是說...只要是活人沾到了它,那麼只有死路一條,從沒有人能從伽椰子的追殺下逃脫過,它的惡毒怨念...甚至是它生前的親人乃至是至親,它都依舊毫不手軟的殺死!另外它還有一個兒子,叫做佐伯俊雄,也是一隻毫無人性的惡鬼!

話歸正題,當明顯知道到現在他們這些人都處於這棟荒宅,也就是伽椰子的家裡後,眾人的表情幾乎都是清一色的惶恐與絕望,而且絕大部分人的都在提心弔膽的看著客廳角落的那個樓梯...不過既然已經到這裡了,那麼也只能如此了,所以在鄭璇與何飛對視完之後,明顯感覺到這裡愈發不對勁的鄭璇則是立即對所有人說道「都不要在發獃了,大家快離開這裡!」

所以下一刻,一眾人便紛紛神色慌張的快速離開了這間客廳,隨後所有人又離開了院子,然而就在這時候...走在最後面剛想跑出院子的張虎卻是猛然停住了自己的腳步,接著他就一臉猙獰的的回頭看向了身後的這棟房子。

看到張虎的動作,已經站在院門外的眾人不由一愣,所以接下來鄭璇就疑惑的問道「張虎你在幹嘛?還不趕快出來?」

不料這時的張虎卻是直接從兜里掏出了火機獰笑道「嘿嘿,既然咱已經被詛咒了,那麼這女鬼也不可能會放過我們了,所以不如乾脆放把火把這女鬼的老巢給燒了如何?」

聽到張虎這麼說,鄭璇與何飛還沒有來得及說什麼,但是下一秒程櫻的表情卻是瞬間一變!隨即他就迅速衝到了張虎的身旁然後一把將張虎手裡的火機奪了下來,接著在張虎與其他人不解的目光中快速把火機扔到了地上並啪的一腳踩得粉碎!!!

「你...你這是幹什麼!?」

看到程櫻竟然直接阻止了自己的放火舉動,不解的張虎就立即對著程櫻大吼大叫起來。

不過下一刻,程櫻卻反而冷冰冰的對著張虎說出了一句話...

「剛剛你把火機逃出來並且說出打算放火的那句話的時候,我注意到本來無人的二樓的窗戶上瞬間就出現了半張女人的臉,正在死死地盯著你的後背。」

聽到程櫻這麼說,一瞬間就把張虎給嚇突然地打了個哆嗦,隨即他就猛地抬起頭看向了二樓的窗戶,不過視線中的二樓窗戶里除了黑漆漆的之外,卻什麼都沒有。

「別看了,當我把你的火機踩碎後,那東西便消失了。」

其實一直在旁觀察的何飛也知道關於縱火的問題,而且原電影里還真的有人打算放火燒這棟房子,可是無一例外的都失敗了,最終還給自己引來了殺身之禍。

隨後鄭璇卻眉頭緊鎖的說道「大家快走,不要在這裡繼續呆下去了,這裡實在是...太不安全了!」

這一次,沒有人在猶豫,所有人都紛紛逃離了這棟荒宅...

...............

「怎麼樣?慌張感減輕一些了嗎?」

張虎接過了程櫻遞過來的可樂,他勉強笑了笑道「呵呵,真沒想到你的觀察力還挺敏銳的,不過剛才真是謝謝你了,要不是你阻止我放火,可能剛剛我就會立刻受到襲擊了。」

「你真的以為如果觀察力很差的的話我會有資格當職業殺手嗎?」

眾人此刻正圍坐在一個小公園的樹蔭之下,看起來似乎在商量著什麼...

聽著張虎與程櫻二人的交談,一旁的何飛卻一直安靜的保持著沉默,不過他的安靜卻並沒有維持多久,從一進入這個世界就神色慌張的姚付江卻對他開口說道「何飛,不知怎麼的,自從遠離了那棟荒宅後,我心裡的那股寒意感覺也減弱了很多。」

望著正在用手抹汗的姚付江,何飛則是苦笑了一下,其實他很明白姚付江的這種感覺完全就是心理作用,因為只要是進入過伽椰子房子內的人,無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