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地獄輪迴站 >第一百七十五章∶扭曲的死亡

第一百七十五章∶扭曲的死亡

小說:地獄輪迴站| 作者:北極獵手| 類別:其他

夜晚22.07分...所有人都各自返回了各自房間進行休息。

絕大部分情況下,如果靈異任務的時限天數比較長必須睡覺的話,那麼輪迴者幾乎沒有脫衣服睡覺的,除非他想死,當然,在困難級靈異任務里則更是如此。

此刻,在這間套房的客廳里一共兩張沙發,其中一張的上面正躺著剛打算睡覺的何飛,不過很快他卻又直起身對沙發對面的程櫻問道「你真的打算守上半夜?」

「恩。」程櫻簡單的回答道。

聽到程櫻這麼說,何飛沉默了一會,隨後又對程櫻說道「那個,中午的事真是謝謝你,如果不是你救我,或許我可能已經死了。」

而這一次程櫻卻是很隨意的擺了擺手道「你可千萬別和我客氣,在當時那個情況下只有我率先反應過來,所以我自然要救你,我曾經聽光頭說過你曾經說過一句話,好像是只有隊伍里團結一心才能度過靈異任務對吧?」

何飛聽後立即尷尬的笑了笑道「額...這句話是我說的,也是我剛剛進入詛咒空間沒多久說的,當時我還是比較幼稚的,所以...」

不過何飛的話未說完程櫻就打斷了他的話說道「不,那句話並不幼稚,反而我認為這句話很對,就因為絕大部分人類都是自私的,所以這句話才更加顯得難能可貴啊。」

何飛與程櫻二人聊了一會,最後在半小時後何飛不由自主的睡著了,至於程櫻則是仍舊保持精神高度的集中並且用眼睛掃視著四周...

...............

凌晨2.12分...

「啊...哈...」

這時在某間卧室里,看著躺在床上陷入沉睡中的駱元,西裝男劉開奎也忍不住打了個哈欠,是的,在過不到一個小時他的上半夜就守完了,到時候他便會叫醒駱元,自己也可以睡了。

噠...噠...噠...

默默地聽著牆上掛鐘的聲音,接著劉開奎又是忍不住打了一個哈氣,所以這時候他伸出雙手使勁的揉了揉臉,沒錯,他不敢睡,因為之前那名叫鄭璇的女隊長已經說過,守夜中睡覺等於是對同房間的人與自己兩個人性命的不負責,劉開奎畢竟也不是年輕人了,這些道理他當然懂,所以當他發現自己竟然越來越困的時候...

所以下一刻,他直接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是的,在他看看來至少保持站立姿勢絕對要比保持坐在椅子上要不容易睡著。

隨後劉開奎就這樣站在了卧室的床邊並且不停地東張西望,已藉此來達到不讓自己瞌睡的目的。

不過好景不長,往往人在某種較為難受的時候就越希望時間過得快一點,然而似乎越是這樣時間過的卻反而比想像中的更慢。

目前的劉開奎就是如此,張望了一會後他又將頭抬起看向了牆上的時鐘,沒想到時間才到2.23分,也就是說剛剛他才熬過去10分鐘多一點,這不得不讓劉開奎更加有些難受,所以下一刻他就又重新坐在了床旁的椅子上。

然而...正當他剛剛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的同時...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猛然之間!一股無比詭異的女人聲就這樣憑空出現在了房間里!!!

而看過咒怨電影的劉開奎自然知道這個聲音代表著什麼!所以在聽到這個聲音後的劉開奎瞬間他的頭皮就猛地一麻,同時一股無與倫比的恐怖感也襲上他的心頭!!!

「啊...」

所以在剛剛聽到那個聲音的下一秒,劉開奎就猛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並同時朝房門快速跑去,接著他就面色極為恐懼地張開嘴想要大叫,同時也邁開步子向門口跑去!不過...就在他的嘴剛剛張開的瞬間,劉開奎就發現他本來想向門口衝過去的身體居然在這一刻動不了!?這種感覺似乎就像是被瞬間出現的低溫給凝固住了一樣...而即將發出的聲音也在這一刻卡在了喉嚨里在也無法發出...

不過這種凝固並非是100%的固定無法行動,其主要針對的則是雙腿,所以上半身依舊還是可以在那種凝狀態中勉強做出一些較小動作的,就比如...低頭...

是的,因為劉開奎發現他的這種瞬間出現的寒冰般的凝固感是從腿部出現的,所以當發現自己完全無法移動後,驚恐萬分的他就使勁低下了腦袋並同時看向了自己的雙腿...

現場一片寂靜...劉開奎就這樣滿兩隻眼睛瞪的極大並且一臉驚恐與絕望的低下了頭,不過下一秒當他徹底看清自己身下是什麼的時候,他的雙眼就在這一刻瞬間瞪大到了極限!!!

一個不知何時出現的全身慘白的**小男孩正蹲在他的腳邊,而且還仰著頭正用他那張毫無一絲生氣的臉看著他,而小男孩的其中的一隻手則是早已抓著他的的腳踝處!

「啊.............」

看到這裡的劉開奎這一刻他的整張臉早已被嚇得慘白一片,心臟也是猛然一滯,一瞬間他就將嘴巴也張到最大同時神經反射般的的想要大吼,如果他這聲驚叫可以喊出來的話那絕對會將整個樓層都給驚動,可惜...他那瘋狂的尖叫卻僅僅只是在喉嚨處發出了一絲輕微的甚至比蚊子的嗡嗡聲還要小的聲音...啊...

目前的劉開奎就這樣一臉慘白與驚恐的被一種詭異的力量給固定在了地面上,他的身體不停發著抖,可是雙腿卻始終無法移動,而腳下的那個白色小男孩也一